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再下手怕是难了!
    :,最快更新!无广告!

    想着,夏小麦抬手就抚上了刘星辰的脸。刘星辰立马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脸上,感受她手上的柔软,感受她手上的温度,才能心安。“星辰,这阵子,辛苦你了。”刘星辰抬手摸了摸夏小麦的头。“傻瓜。”随即转身抱着夏小麦坐在床头,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这一刻,就像是刚从死神面前将夏小麦的命抢了回来一样,更加珍惜有彼此的时光,就算失去一切,他们也要好好守护在彼此的身边。而徐有为,站在院子里,看着那屋子的灯,眸子里泛着忧伤,嘴角挂着苦涩的笑容。这阵子,他对夏小麦的担心,丝毫不比刘星辰少,可是他明白,夏小麦的心里只有刘星辰,他曾经挣扎过。可是就在那天,他问刘星辰会不会担心夏小麦越来越招人的时候,刘星辰那股坚定,那股自信,让他明白,他们两个之间,不会存在第三个人,更不会有人能将他们拆散。正想着,一个人影就落在了他面前。“主人。”徐有为回过神,一边往门口走去,一边听着那人说话。“李翠花给主人留了一封信,在酒楼里。”闻声,徐有为的步子顿了顿。信?想了一下,徐有为继续往前走。“另一边呢?”“倩儿今晚又去了秦老板那边。”“说了什么?”“他们似乎没有多少时间了,最近应该有行动。”听着,徐有为的神色越来越凝重。“好,继续盯着,任何一点消息都不能放过。”“是。”“还有,派人暗中盯着二夫人,暗中盯着就可,别被发现了。”虽然他还没有跟二夫人接触过,但是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也明白了不少,这个二夫人肯定不好对付,不然也不可能一个人能将这么多人拉进她的局里。“夫人,夏小麦醒了。”飞儿得知了这个消息,立马跑了过来。二夫人正准备更衣休息,一听这话,顿时脸色都变了。醒了?再下手怕是难了!想了想,转眼看向飞儿。“李翠花那边如何了?”“奴婢送了信给李翠花了,她已经按照奴婢说的,给徐有为写了信。”“好,明天一早,派些人出去,把李大娘找回来。”“是。”想要李翠花对她衷心,还得拿捏住她娘才行,这些村里的女人,都是见钱眼开的,只要给足了银子,答应给好日子,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的?这边,徐有为回到酒楼,一眼就看到放在桌子上的一封信。还不急着打开,看着这封信,徐有为眉头拧了拧,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按理说,李翠花若是找他有事,直接过来便是,或者派个人传个话就可以了,怎么今天还写了封信?徐有为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也练就了非常谨慎的性子,凡是都要先考虑清楚再行动。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打开那封信,一看,顿时神色突变。“来人!”男子立马从窗户跳了进来。“主人。”“去找沈林,千万不能让他们两个碰面,要快!”“是!”说完,那男子立马就从窗户跳了出去。徐有为捏着信的手越来越紧,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居然还漏掉了一个沈林。之前他见到沈林,觉得他不过是一介柔弱书生,而且看得出来,他喜欢夏小麦,应该不会对夏小麦不利。没想到,到了这个关键时刻,居然是他。这边,李大娘已经连夜从山洞里跑了出来,跟沈林碰面了。“李大娘,这是翠花姑娘让我转交给你的,你拿着这些东西赶紧走。”“不行,我的翠花还在镇上,我要等她一起走。”她在山洞待了这么多天,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李翠花的,出来之后,她就想好了,就算豁出去她这条命,也绝对不能让翠花一个人待在那里。沈林也有些无奈,他今天出了县令府,本来正觉得心里难过,觉得自己跟夏小麦再无可能的时候,突然李翠花就出现了。随后李翠花跟他说了一下,她为何现在会落到这个地步,都是因为徐有为,所以两人就商量了,要联手,一起对付徐有为,并且要帮他得到夏小麦,自己当然也要帮李翠花得到刘星辰了。可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李大娘,要是她不走,李翠花随时有可能遭到二夫人的威胁,那她以后就算跟刘星辰在一起了,也要被二夫人牵制。她知道,刘星辰向来不喜欢被人束缚,所以她必须现在就做好准备,到时候直接带着刘星辰离开。想着,沈林手心一紧。“李大娘,实不相瞒,我跟翠花姑娘是商量了的,我会在这里接应她,您要是现在不离开,很可能她就要被人要挟,若您真疼爱翠花姑娘,就听她的,拿着这些东西赶紧走。”闻声,李大娘就算再不想走,也没办法了,只能先听沈林的,拿着东西,到了他帮忙安排好的马车那里。沈林亲自送李大娘上了马车,看着马车走远了,这才转身。可他却不知道,在二夫人的眼皮子底下,没人能逃跑的。接着,沈林就去跟李翠花会和了。趁着天还没有亮,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伴随着初夏的微风,两人快速往县衙那边走了过去。这个时候打更的已经回去了,连守门的现在也到了要交班的时候,所以就算是县衙,这个时候门口也一个人都没有,更别说院子里还有人了。两人偷摸着到了夏小麦的屋子前,李翠花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这才冲着沈林点了点头。沈林拿出一根竹子,将窗户戳破了一个小洞,随即将竹子伸进去,轻轻一吹,一团白烟就冲了进去。这阵子可把刘星辰累坏了,现在见到夏小麦醒了,抱着夏小麦睡得很香,全身心的放松,哪里还能时刻保持警惕?兴许是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冲了进来,微微拧了拧眉头,心里明白,这一定是有人下迷药了,抱着夏小麦的手心紧了又紧,想要睁开眼睛,却觉得头越来越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