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县令不在?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也不知道,就觉得心里有些发慌,感觉自己虽然从小没吃过什么苦,一直被我爹捧在手心里,可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却不能像你和刘星辰一样,好好的在一起,连见个面都要偷偷摸摸的。”说着,瑶儿脸上的苦涩又加深了一些。夏小麦一把抓住瑶儿的手。“别想这么多了,从这段时间来看,你爹也没有之前那么反对你跟三柱的事情了,只要咱们能解决你二娘那边的事情,你跟三柱的事情自然能成。”这话并没有让瑶儿高兴多少。她跟二夫人虽然在不同的院子里住着,可好歹也是在一个府上,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她是了解二夫人的脾气的。要是能这么轻易就摆平,还用等到现在?……等瑶儿回到县令府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瑶儿正觉得有些疲倦,准备直接回屋休息,没想身后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瑶儿。”回头一看,心头莫名微微紧了紧。“二娘?”小翠立马给二夫人行了礼。“二夫人。”随即赶紧扶住瑶儿,心里也在担心。往常二夫人没什么重要的大事都不会来小姐这里,怎么偏偏今天就过来了?二夫人微微笑了笑,在灯光的照应下,她那张脸显得越发精致迷人了。往前走了两步,看了看瑶儿,这才微微张口。“瑶儿最近气色不错,看来你那个朋友的医术确实挺好。”瑶儿手心微微一紧,微微拧了拧眉。“小麦的医术,爹也见识过,虽比不上镇上老先生的医术,却还算数一数二的佼佼者。”“哦?佼佼者?能让瑶儿和老爷都夸赞,看来确实不错,改日若是有时间,也请她来给为娘瞧瞧吧。”说着,二夫人的脸上倒是显出了一丝疲倦之色。瑶儿顿时心头一怔,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糟了!该不会是二娘把心思转移到小麦身上了吧?那她刚才那番话,岂不是害了小麦了?想着,心里就后悔不已,一双手都开始冒冷汗了。“怎么?瑶儿还舍不得你的好朋友了?”闻声,一旁的小翠立马打了个激灵。“不是的二夫人,小姐今天外出踏青,这会儿身子有些疲倦了,若是二夫人没什么事的话,小翠便扶小姐回屋休息了。”说着,小翠扶着瑶儿转身就往屋里走去,二夫人微微斜着眼瞥了瑶儿一眼,很明显见到瑶儿那僵硬的背影,还有微微颤抖的身子,上个台阶都差点要摔倒了。此时身后的飞儿便凑了上来。“夫人,小姐今天似乎有些不对劲。”二夫人嘴角微微一勾。“去查。”“是。”这边,小翠把瑶儿扶进屋,瑶儿立马瘫坐在了凳子上,一双手还在颤抖着。小翠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热茶。“小姐,刚才夫人那意思,该不会是要对小麦姑娘动手吧?”被小翠这么一说,瑶儿顿时打了个激灵,赶紧往外看了一眼,确定门口没有动静,立马拉住小翠的手。“小翠,明天一大早,你赶紧去跟小麦说说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很聪明,应该能猜到些什么,也好让她提前做个准备。”“好的小姐。”第二天一早,刘星辰便陪着夏小麦来了县衙。“什么?县令不在?”夏小麦转眼看了刘星辰一眼,只见到刘星辰的眸色也紧了紧,看来他也觉得这事有蹊跷了。转眼又问道:“那你们大人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捕头摇了摇头:“大人出去,哪里会跟我们这些小的们说。”没办法,刘星辰和夏小麦只能往回走了。一路走,夏小麦的心里总有些不放心。“星辰,前两天咱们才见过县令,他一般也不会轻易离开,怎么这次又不见了?会不会又被人绑架了?”刘星辰摇了摇头。“不会。”毕竟绑架县令的事情不小,一般人也不敢这么做。只是,县令到底在不在府上,这就不确定了。“要不咱们去找找瑶儿?”说不定她知道县令去了哪里呢?两人便又回到了县衙府上。却没想,才走到瑶儿院子里,就看到二夫人也过来了,而且身后,居然还跟着李翠花?夏小麦顿时手心一紧。她们怎么来了?难道瑶儿的事情这么快就被她们发现了?正想着,就感觉手上突然附上了一只大手,转眼一看,就见到刘星辰正低眉看着自己,眼里布满了温柔和爱怜。夏小麦顿时心头一暖,刚才那股担忧和焦躁竟然少了几分。而对面的李翠花,手里的帕子早就拧得不成样子了。瞪着一双猩红的双眼看着夏小麦。贱人!“早就听说,瑶儿和夏老板的感情深厚,昨日才见过,今日就难舍难分了?”二夫人上前就微微勾了勾唇。夏小麦和刘星辰给二夫人行了礼。“二夫人言重了,既然二夫人找瑶儿有事,那我跟夫君就不打扰了。”说完,夏小麦就准备转身离开。“慢着!”二夫人的声音立马传了过来。夏小麦步子一顿。“不知二夫人还有何事?”二夫人微抬了下巴。“昨晚我正跟瑶儿说起你,听说你医术高明,既然今天来了,也省的本夫人走一趟,一块儿去瑶儿屋里坐坐吧。”说着,还不等夏小麦拒绝,二夫人抬步就往瑶儿屋子那边走去了。夏小麦顿时心头一紧,转眼就看了看刘星辰。刘星辰也正微微拧着眉头看着她呢,两人似乎默契般的都认为,二夫人这次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到了屋里,小翠给大家倒了茶,几个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瑶儿看了小麦一眼,又看了二夫人一眼,随即笑了笑。“小麦,昨晚二娘就说,要去请你给她瞧瞧身子的,瞧你这会儿就过来了,那就劳烦你,帮二娘瞧瞧了。”说着,瑶儿就给夏小麦使了个眼色。夏小麦微微点了点头,她知道这是瑶儿提醒她,让她小心行事呢。转身就替二夫人把了把脉,顿时眉头微微拧了拧。怎么脉搏居然这么强劲有力,都能赶上男子的脉搏了,可二夫人明明就是个看上去柔弱的女人,除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