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李大娘不见了!
    :,最快更新!无广告!

    之前本来是让沈林接应,将李大娘送走的,可没想,半路却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截住了,后来居然还落到了二夫人手里。她这才不得已,又被二夫人抓住了把柄,只能乖乖回来,按照她的指示行事了。只是以前夏小麦在村里的时候,都不好对付,现在出来了,不仅有徐老板帮着,现在连县太爷和宣王爷都站在了她那边,她们再想对夏小麦动手,简直比登天还难了。可这一点,二夫人心里还能不清楚?但是她可不会轻易放弃,更何况这还是上面的指示。二夫人起身,缓缓走到李翠花面前,微微低了眉头。“放心吧,只要你好乖乖替本夫人做事,你娘自然会安然无恙。”此时正趴在屋顶的刘星辰,已经将里面的情形和刚才那段话都记在了心里,顿时眉头一拧。柴房?随即转身就偷偷往柴房摸了过去。现在已经快半夜了,院子里空无一人,柴房这种地方更没有人。刘星辰偷摸着一个个屋子瞧,就在走到最后一个屋子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铁链碰撞的响声,顿时眸子一紧。立马后退了两步,再贴在门边仔细一听,那铁链正是从里面传出来的。想来这一定就是关押李大娘的地方了。就在刘星辰看到门上的铁锁,想着怎么才能破门而入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谁?”转眼一看,正是李翠花。只见李翠花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立马嘴一张:“来人唔……”就在李翠花要大喊的时候,刘星辰立马冲到了她面前,一手捂住她的嘴巴,将她往旁边一拖。李翠花顿时心里一阵发慌,使劲想要掰开他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难道她李翠华今天就要死在这强盗手里了吗?想着,李翠花心有不甘的闭了闭眼,眼泪就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心中顿时后悔不已。要是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当初她就不该答应二夫人来县令府,她现在突然好想回到村里去,和娘一起过着平淡普通的日子。正想着,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声音。“我是刘星辰。”闻声,李翠花顿时一愣,立马瞪大了眼睛。见李翠花没挣扎了,刘星辰这才放开了手。李翠花立马转眼一看。“你真是刘大哥?”刘星辰看了李翠花一眼,随即将蒙面布揭了下来。李翠花顿时心头一惊。“刘,刘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还穿成这样?”说着,李翠花就将刘星辰浑身打量了一遍。“想不想救你娘?”刘星辰也不多废话,直奔主题。李翠花回过神来,赶紧点了点头,不过在想到二夫人,还有看到门上那把大锁之后,顿时又沉了下来。“想救,哪有那么容易?”说完,李翠花抬眼看向刘星辰,想到之前对他做过的那些事情,顿时心里充满了歉疚之意。“刘大哥,我……”“听着。”不等李翠花说完,刘星辰就开口了。李翠花立马打了个激灵,抬眼认真的看着刘星辰。“我可以救你娘,不过我有两个条件。”李翠花犹豫了一下,再转眼看了一眼那屋子的铁索,随即转眼就坚定的点了点头。在她认为,只要能救她娘出来,让她做什么都可以,况且,她坚信,刘星辰的人品跟二夫人绝对不一样。刘星辰是好人,就算是他说出来的条件,肯定不会是让她去干什么坏事。……第二天一早,负责后院柴房的阿婆急匆匆就跑到了二夫人院子里,将今天一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飞儿。飞儿顿时心头一紧,转身就到了二夫人面前。“夫人,李大娘不见了。”二夫人此时正在镜子面前整理妆容,一听这话手边一顿,本来还挂着微微笑容的脸立马沉了下来。“不见了?把李翠花带过来。”她以为,把她亲娘救走了,本夫人就拿她没辙了?想着就打开了旁边的暗格,正准备将里面的盒子拿出去,却听到飞儿说道:“李翠花也不见了。”二夫人猛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一转身,一双狠忒的眸子盯着飞儿。不见了?居然敢逃跑?二夫人努了努嘴角,眸子缓缓闭上,轻吐了一口气,再睁开眼已然比刚才的狠忒的眼神更冰冷无情。“找,掘地三尺,也要给本夫人找回来。”二夫人没有大吼大叫,更没有狂摔东西,这语气听上去轻声细语,可旁边几个丫头却顿时瑟缩了身子,赶紧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再喘一声了。就连飞儿都吓得身子往后缩了缩。“是!奴婢这就去。”接下来几天,二夫人一边不停的派人出去找李翠花,一边担心会被人暗算,就一直待在县令府上,算是安宁了几天。而夏小麦这边,这几天下来,她那新酒楼,每天都由刘星辰亲自去盯着施工,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那些请来的工人自然都不敢偷工减料,更不敢偷懒。以至于这么几天下来,新酒楼就装修得差不多了。这天,夏小麦专门让刘星辰去把瑶儿,县令都喊到了膳禾馆,今天酒楼是最后一天营业了,便早早就收了工。刘家一家人,加上县令还有瑶儿和小翠一起,围了一大圈。夏小麦亲自给县令倒了酒。“大人,不久之后咱们也算亲家了,在这里我先敬大人一杯。”说着,夏小麦拿起酒杯就准备喝,没想,酒杯才到嘴边,突然一只大手就伸了过来,将她的酒杯夺了去。“星辰,夺人酒杯可不是什么好事。”刘星辰嘴角一勾,仰头就把酒喝了,随即啥话也不说,直接坐了下来。夏小麦顿时是闹了个无趣,也只能没好气的坐了下来。却没想他们这模样却逗得大伙儿一阵乐呵。“你们啊,就是一堆欢喜冤家,小麦你就知足吧,刘大哥这是为你好呢!”瑶儿忍不住就白了夏小麦一眼,嘴边却挂着笑容。夏小麦切了一声。“得了吧,你自己可不比我差,瞧瞧你碗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