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实在是太不对劲了,按照我之前和这些敌军大的交道,他们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认输,这片山脉太重要了,只要他们能绕过去,我们也是很难防守的,这些他们也应该知道,但是我不明白他们怎么会撤退了。”刘星辰指着地图说道,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但是也不知道这种不安是来源于哪里的。萱王爷皱眉,看着地图上面标记着的位置,听着刘星辰这样说,心里也很疑惑。“难道是他们国家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并没有听到探子说过。”刘星辰要来摇头,对于这一种猜测不是很认同。他们在敌军国家有探子,如果真的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的。两人看着地图上顿时都没有说话了,整个营帐里面的氛围有点沉重。敌军的这种异动,他们完全一点头绪都没有,这种状况是非常危险的。“报。”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出现了一声急切的报告声,声音威武诶有些颤抖,像是出现了什么恐惧的事情一般。刘星辰和萱王爷对视了一眼,心里咯噔一声,恐怕是出来什么事情了。两人马上跑到营帐门口,一把掀开了营帐的门帘。“什么事情?”两人出来后,就看见了一个士兵微微颤抖的单腿跪在门口,萱王爷急忙问道。可是还,没有等那个士兵的回答,几人耳边突然出现了巨大的嗡嗡声,他们急忙抬头一看,便看见了天空之中出现看了黑压压的一片黑影,越飞越进,他们终于看清了是一大片的虫子。两人一下子瞪大了眼,眼神里面出现了惊惧之意。“快,吩咐下去,让大家赶紧躲回营帐里面。”刘星辰反应过来之后一把将萱王爷推回营帐,并大声对着将士们喊道,一边喊,一边跑着,想尽快让更多的将士注意到。这一大片的虫子来的太迅猛了,大家还来不及躲,他们已经飞了下来,对着将士和军马便咬了下来,顿时,整个军营里面响起了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声。刘星辰脱下外套一边挥舞着阻止着飞虫的靠近,一边皱眉看着大家,直到发现了在军营厨房那边一个小士兵趴在灶台旁边瑟瑟发抖,灶台里面的火烧的很旺,他的眼睛一亮、这些飞虫怕火。“飞虫怕火,大家赶紧升起火把。”他一边喊着,一边快速的跑到了厨房那边,将找台里面燃着的木柴哪里起来,吩咐大奖赶紧点燃火把。军营里面的火把越来越多,大家用火把烧着飞虫,驱赶着它们,直到过来很长时间,终于将飞虫全部都驱赶离开了。但是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这些飞虫全部都是有毒的。那些被飞虫咬伤的,咬的你还的已经毒发身亡了,轻微咬伤的也伤的很厉害,中毒昏迷了。顿时,整个军营的将士们身亡惨重,整个军营被一股悲怆的气息笼罩着。“怎么会这样?这些都是什么毒虫?为什么会成片的飞来伤人。”宣王爷看着这一切,咬牙切齿的问着这些将士们,心里很沉重。这样的失败太憋屈了,这些将士宁愿死在战场上也不愿意这么憋屈的被毒虫咬死啊,他们明明就要胜利了。大家纷纷地下了头,他们都没有见过这种虫子啊,谁知道竟然会是这个样子。“萱王爷,现在需要赶紧撤离这里,就怕这些毒虫会再次卷土重来,恐怕敌军哪里应该是知道这种虫子的,他们的撤离恐怕就是应该和这些毒虫有关系了。”刘星辰沉声说道,双眼通红,心里异常的难过。萱王爷也明白这个道理,现在也只能按照刘星辰说的那样,先离开这个地方。他点了点头,他们两口气摆了摆手,让刘星辰下去安排。刘星辰安排剩下的部队离开了这片山脉,保护着萱王爷往山脉下方的一片地方撤离,从新的驻扎部队。刘星辰这边正在为了保护他的家国努力着,而夏小麦这边被突然上门的捕快们抓到了县衙里面。“县令大人,请问我是是犯了什么事情?”夏小麦看着高堂上面的县令问道。“大胆罪妇,还不跪下。”县令看着夏小麦笔直的站在哪里,想到那些村民说的话,心里一阵厌恶。夏小麦抿了抿嘴,皱眉疑惑的看着县令,害怕等下起冲突会伤害了肚子里面的孩子,便还是顺从的跪了下来。“大胆罪妇,你到底是什么人?还是什么妖孽?真的夏小麦是不是被比害死了?”县令坐在大堂上,惊堂木一拍,看着夏小麦严肃的问道。什么?为什么它会这么问?难道他们看出了什么?夏小麦心跳一下子顿了一下,随后便快速的跳动了起来,心里一阵惊疑和恐惧,深怕他们真的看出来了什么,将她用火烧死或者浸猪笼。她的事情太匪夷所思了,这里的人没有谁会去接受什么穿越的理论,要是说出来恐怕就真的要当妖孽杀了。“大人,您为什么要这样问,我就是夏小麦啊。”她抬起头,疑惑是看着县令说道,表示对他的问话很少不理解。“你还敢狡辩,我就让你死的瞑目,带证人。”县令完,夏一然就看见从县衙外面进进来了几位他们村子里面的那些大嘴的婆子。看着他们,夏一然心里有些咯噔一下,用他们的话当证据,就要看听的人怎么想了,不认同的人恐怕就当做无稽之谈,但是想要认同的人恐怕就真的要当做证据了。“你们说说,这个夏小麦和之前那个是不是一个人。”县令说完,那些婆子再次将他们之情在县衙里面是话再次说了一遍。他们一说完,夏一然看着县令的眼神,就知道恐怕县令本身就是要对付她,不然仅凭借这些话,怎么会抓她。“大人,他们说的都是凭空捏造来诬陷我的,那些事情之前就已经查出来的,我并没有做,我也真的就是夏小麦,只是小时候和人学习了医术一直没有当回事请罢了。”她说完,县令并不停,下令将她打下了打牢。刘家人在外面听到这个消息,纷纷道县衙求情,帮她证明她就是夏小麦,但是县令却是与安然不理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