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针锋相对
    “小麦和刘将军向来为人谦和,受了冤屈若能昭雪也不会计较。可若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娘娘原本是体恤亲人,可不明真相的人免不了臆测,认为娘娘和杨氏这等石井泼妇一样,不分青红皂白便冤枉忠良,可就不好了。”萱王妃轻轻的拉起林贵妃的手,真真看着是替林贵妃着想。本来是剑拔弩张的局势,可是看着林贵妃抽搐别扭的脸,夏小麦却忍不住想笑。萱王妃居然把她比作市井泼妇,林贵妃如何能不生气?可偏偏,人家王妃是‘替她着想’,是‘帮她’啊!林贵妃深深的呼吸几口,这才没让自己的温婉形象彻底崩盘。末了,还是狠狠的回头瞪了一眼哆哆嗦嗦的杨氏。再转过头时,林贵妃已经彻底恢复了从容大气的面容,配上贵妃的华丽服饰,果然不一般。“本宫自然也不愿意相信征远大将军的夫人会做出此等事情来。”林贵妃好似完全忘记了刚刚发生的那些事情。夏小麦对于这个林贵妃变脸的速度,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不愿意相信?不相信还把自己请到这里来?“但是事情既然出了,刘夫人都应该站出来,承担该承担的责任。”林贵妃显然不愿意就此放过夏小麦。这话说得,好似夏小麦的做派就是想逃避责任一般。“贵妃娘娘,凶手是谁自有京城府衙的调查,并非是我,或者这位杨氏所能做出结论的。”既然提到了责任,夏小麦也没必要躲着藏着。“今日我进宫之前,府衙已经派人前往‘膳禾馆’了,不知道贵妃娘娘是怀疑府衙,还是怀疑朝廷的制度呢?”扣帽子,谁不会呢?夏小麦看着林贵妃。“放肆!本宫何曾这么说过?”林贵妃冷冷的开口,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可能承认。“既然如此,林贵妃让臣妇进宫,杨氏在您的琳琅宫如此对待臣妇是为了什么?”夏小麦步步紧逼。“哼!将军夫人的架子可真不小啊,本宫还请不动了,是吗?”林贵妃撇下萱王妃,面对夏小麦。“贵妃娘娘有请,夏小麦自然不敢有所怨怼,此时此刻,臣妇也已经置身宫中了。但是杨氏的恶意揣度和人身攻击,却是实实在在有违宫制和法纪,不知道贵妃娘娘要怎么处理呢?”夏小麦可不会因为对方是身份尊贵的贵妃就如何如何了,毕竟,拥有她拥有现代的灵魂。“夏小麦,不论你是不是凶手,你的店铺出了人命,你这个老板,本宫还不信你能逃脱责任!”林贵妃眯了眯眼,脸色铁青。“贵妃娘娘的意思是,这案子,您说了算,是吗?那臣妇倒是孤陋寡闻了,虽然臣妇出身山野,但是却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国家里的命案、朝事,是由深宫里的贵妃娘娘来评断的!”夏小麦故意扩大了概念,把‘朝事’二字加了进去。“大胆夏小麦,居然敢在这后宫里,出言不逊,藐视本宫,来人!”林贵妃气急败坏,跳起来便呵斥夏小麦。“贵妃娘娘,刘夫人……”萱王妃一见林贵妃这模样,顿时担忧起夏小麦来,毕竟夏小麦在后宫里什么也不是。“萱王妃,她刚刚的话你也听见了,居然指责本宫干预朝政,这样的污蔑,本宫如何能忍?”林贵妃也懒得在萱王妃面前装什么好脸色了。“娘娘口中的污蔑,臣妇就听不懂了。臣妇只是陈述自己的判断而已,如果这都是污蔑的话,那么杨氏对臣妇的指责,就不是污蔑了吗?娘娘觉得恼怒,臣妇就不冤枉了吗?”夏小麦针锋相对,丝毫不让。“你!”林贵妃怒火中烧,娇俏的五官扭曲在一起。“人呢?!来人!”她喊的人哪去了,这么墨迹,还不进来将这个嚣张无礼的夏小麦拖出去!“皇上驾到~~~”太监尖细的声音突然响起,殿门便出现了黄袍的身影。“臣妇(儿媳)参见皇上!”夏小麦和萱王妃反应很快,转身便立刻行礼。“妾身参见皇上!”林贵妃大惊失色,愣神一瞬,便跟着行礼。中途还不忘狠厉的瞪了瞪殿门守候的宫婢,责怪她们为何不及时通报。周围的宫婢这会也跟着下跪行礼,呼喊“万岁”。皇上面无表情的走进来,沉默的扫过在场几个人的脸。夏小麦面对九五至尊,还是有些紧张和好奇的,毕竟前世今生,她都没有这样的机会。这让林贵妃更加的紧张,因为她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时候来的,看刚刚太监通报的时机,显然皇上不是刚刚抵达琳琅宫的。林贵妃开始回忆皇上进来之前说的那些话,自己是否说了什么太放肆的话语。然而,她却发现皇上正看着自己,眼中的意味不明,这下子林贵妃开始慌了。“皇,皇上,您怎么突然来琳琅宫了,这会……您不是应该……”林贵妃想说什么,但是太过紧张和突然,话有些结巴起来。“朕听说,你招了高太医来你这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皇上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微微蹙眉,问道。高太医早就在林贵妃和萱王妃对峙的时候,便悄悄离开了琳琅宫。看来,皇上是担心林贵妃,夏小麦觉得皇上还是重视这位贵妃,这会不会让皇上偏袒林贵妃和杨氏呢?夏小麦有些忐忑的看了看萱王妃。她不知道林贵妃会怎么回答皇上这个问题。夏小麦这次不敢随意打断皇上的问话。她也无从猜测,皇上会怎么看待这个发生的事情。林贵妃被这么一问,有些犹豫。萱王妃就在这里,她不可能说谎,但她也可能直接把杨氏推到最前面。“你来说。”皇上语气淡然,却给人无形的压力和威严。他转身问的是萱王妃,显然不愿意纠缠林贵妃的犹豫。“是。”萱王妃从容开口,停顿片刻,便简单的讲述了事情经过。“今日,儿媳是去刘夫人的新店铺看看,听说刘夫人的另一家店铺死了人,便和刘夫人一起去察看情况。府衙来调查,带走了老板刘二柱,也就是刘将军的弟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