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皇上的怒火
    刘星辰的弟弟?

    皇上一听这个称呼,挑了挑眉,看了眼夏小麦。

    “听了衙差的话,我们才知道死的年轻人,叫杨恕。同时,林贵妃派嬷嬷来请刘夫人进宫,原来这杨恕是林贵妃的亲戚。儿媳原本是要进宫给母后请安的,便陪着刘夫人一起进宫了。”

    萱王妃说道这里,听了下来。

    这说的算是起因,萱王妃对于皇上的脾气还是知道一些,若是迫不及待的替夏小麦诉说委屈,皇上会起疑心,便会适得其反。

    “死了人,府衙既然在处理了,贵妃你又为何要让刘氏进宫?”

    皇上皱了皱眉,显然他不喜欢后宫的嫔妃掺和这种宫外的事情。

    “皇上。”

    林贵妃突然委屈的叫了一声皇上,然后抬手抹了抹泪,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让夏小麦再一次见识到了林贵妃的厉害。

    那娇美的脸蛋,配上泪水,一般男人肯定招架不住。

    梨花带雨,古人的话果然不错,夏小麦如是想着。

    皇上见她这幅模样,皱着的眉头舒缓了些。

    “皇上,杨恕是妾身的表弟,从小和妾身一起长大。妾身的姨夫替朝廷征战多年,前些年旧伤复发去世了,姨母孤身养大了恕儿,恕儿也争气,考上了书院,却熬坏了身体。听说刘夫人开的‘膳禾馆’,便前去尝试尝试药膳。姨母本是为了恕儿着想,却不想……”

    林贵妃见状,赶紧开口哭诉,说道最后的伤心处,失声痛哭。

    杨氏也跟着哭了起来,林贵妃走到她跟前两人一起哭。

    皇上虽然觉得可惜,但是对于女人的哭哭啼啼,还是不喜欢的。

    林贵妃看着皇上脸上的变化,知道自己不可以一直哭泣,便赶紧安抚了一下杨氏,眼带警告的看了眼杨氏。

    在皇上的面前,杨氏万万不可再胡言乱语了。

    “姨母从小对待妾身,便如亲身女儿一般。表弟突遭此灾,姨夫又不在了,姨母只能想到妾身,这才进宫来求妾身,让妾身为表弟做主的。”

    林贵妃说到这里,还算是客观。

    皇上听完这段叙述,看了看垂泪的杨氏,又看了看夏小麦。

    夏小麦心里有些打鼓,她不知道皇帝此时到底是什么心思。

    “嗯,是不是太伤心,所以才差人请来高太医?”

    皇上到底还是关心林贵妃的身体。

    可这个关心,却是此时林贵妃最不愿意听到的。

    她一直在回避高太医的事情,可皇上的关心却恰恰相反。

    杨氏的行为,皇上要是知道了定会严惩的。

    林贵妃又一次犹豫的沉默,这让皇上有了些许疑惑。

    回想起进殿之前,他听见的林贵妃气急败坏的话语,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判断。

    “皇上,高太医之所以来,是因为儿媳和刘夫人,杨恕的母亲在儿媳和刘夫人进殿的时候……”

    萱王妃是时开口。

    皇上看了看萱王妃,示意她开口,眼神也在告诉众人,他的耐心有限。

    “皇上,是姨母太过伤心,见着刘夫人,便以为是真凶,才会失态撞倒了刘夫人,刘夫人也因此受了伤,妾身这才请来了高太医。”

    林贵妃不敢让萱王妃来说,自己便赶紧打断了萱王妃的话语。

    然而,这次,不需要萱王妃和夏小麦来反驳,皇上却皱眉看着林贵妃,眯了眯眼。

    林贵妃惊惧的看着皇上的表情,下意识的闭了嘴。

    “府衙查到了凶手了吗?”

    皇上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没,没有。”

    林贵妃紧张的回答。

    “没有?”

    皇上语气里带了些许怒气。

    “胡闹!没有你找刘氏进宫做什么?”

    其实,进出皇宫是有制度的。

    除了皇上、皇后和太后之外,其他的嫔妃皇子是没有权利随时召见外人的。

    例如嫔妃想见家人,就需要皇后的手谕;又或者像萱王妃这样的身份,都是有固定的进宫请安的日期的。其他特殊的情况,皇上或者皇后会另外下旨。

    林贵妃算是受宠的嫔妃,悄悄的安排亲人进宫见见,皇上或者皇后知晓了,没什么太大的事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了。

    可是今天,林贵妃干预外事在先,当事人又是刘星辰这个敏感存在的夫人,皇上最近本就伤神劳心于边疆战事,林贵妃的行为明显惹恼了他。

    最重要的是,林贵妃胆敢欺君!

    “皇上!”

    林贵妃面对皇上突然的怒火,赶紧跪下。

    “皇上息怒!”

    萱王妃拉着夏小麦下跪,其实她和夏小麦有些没反应过来,也没明白皇上这是为何。

    “你带着刘氏去给皇后请安吧。”

    皇上的语气不容拒绝。

    “是!”

    萱王妃赶紧拉着夏小麦离开了琳琅宫。

    “皇上……”

    林贵妃除了装可怜委屈,此时也不敢说别的,况且她还不是很明了皇上的怒火何来。

    “朕听说,萱王妃进了你的琳琅宫,随后她的婢女又去请了高太医。”

    皇上淡淡开口,俯视跪地的林霖。

    林贵妃一惊,终于明白了皇上的怒气何来。

    刚刚慌张回话,林贵妃为了隐藏杨氏的行为,便说了谎话,称太医是她请来的。

    可是,好死不死,皇上因为担心林贵妃,太监禀告的时候便多问了几句,所以皇上早就知道高太医是萱王妃的人请来的。

    如此一来,林贵妃描述的经过,在皇上这里便不可信了。

    林贵妃咬了咬牙,此时此刻,她已经顾不上保杨氏了,她已经自身难保了。

    当今皇上,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欺瞒!

    “皇上,妾身有罪!妾身的姨母杨氏,伤心过度,不小心冲撞了萱王妃和刘夫人,刘夫人为了救萱王妃,伤了手肘。高太医是过来察看刘夫人的伤势的。”

    林贵妃再不敢说谎,照实说了出来。

    “皇上,请念在姨母丧子、姨夫是为国操劳身亡的份上,原谅姨母的放肆行为吧!”

    林贵妃说完,拉着发呆颤抖的杨氏,下跪。

    杨氏已经惊恐的脸色惨白了,跪下不停的磕头。

    皇上虽是恼怒,但还是在乎林贵妃的,不然也不会先让萱王妃她们离开,算是保全了林贵妃的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