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小黑的心思
    宽哥,‘膳禾馆’都关门了,我们老板记得焦头烂额的,你还怕什么?

    小黑不屑的说道。

    你知不知道明天就要开堂审理这个案子了,你还跑来找我!

    吴宽咬牙说道。

    那不是很好吗?马上夏老板就要完了,这不是你想要的的结果吗?

    小黑好奇的问道。

    你是蠢蛋吗?!我明天也要作为证人上堂的!你跑来找我,万一被人发现了呢?!

    吴宽咬着牙,忍着胸中的怒火。

    此时他恨不得将这个不晓得事情严重的傻子揍一顿。

    放心,我来的时候非常小心,还绕了好多路,肯定没人的。

    小黑拍着胸脯保证道。

    听到这里,已经转移到他俩附近偷听的卫林和同伴对视一眼,有些好笑。

    到底是年纪小,阅历少了就是容易天真。

    不过,这也帮了卫林的忙,不然怎么可能发现吴宽居然会是小黑背后的人。

    吴宽看了看小黑,见他一脸的笃定,知道小黑做事谨慎小心,不然怎么会找到小黑来做那件事呢?脸色便缓和了不少。

    这两天我闷在家里,哪里都没去,就是担心有人查到我这里。

    小黑看吴宽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便继续说。

    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你还这会儿来找我做什么?

    吴宽摁下心中的不耐说道。

    你刚刚说‘膳禾馆’关门了?

    吴宽突然反应过来问道。

    你不知道?我都休息两天了,刘夫人说什么时候开店等通知,至少也要案子有结果吧!

    小黑赶紧对他说道。

    哼,我还以为这个夏小麦又多么厉害呢!这才几天就坚持不住了?

    吴宽冷笑一声,心情稍稍松懈了下来。

    宽哥,我办事你放心。

    小黑得意的看着吴宽。

    嗯,不然这件事情我也不会找你来办了。

    吴宽勉强的笑了笑,夸赞了一下小黑。

    小黑喜笑颜开,心中更加的得意。

    他答应吴宽偷换药材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大家眼中的胆小怕事之人。

    虽然这件事不可能公布出来,但是小黑却觉得内心却从此有了自信。

    突然关门,你知道原因吗?

    吴宽还是有些奇怪。

    那个人跟他说的时候,明明分析过夏小麦性子要强,肯定不会关门的啊。

    杨恕他娘天天堵着门闹腾,谁受得了?再说了,饭馆子死了人,谁不怕?

    小黑嘲讽的说道。

    吴宽点点头,膳禾馆的名声臭了,也就意味着刘星辰的名望会受到影响,这就是那个人的要求和目的。

    小黑看见吴宽脸上的满意,赶紧凑上前。

    宽哥,不光是杨恕他娘的闹腾,我还动了点小手脚呢!

    小黑说这话,是想邀功。

    卫林听到这里,恍然明白了自己心中的一个疑惑。

    他在之前自己分析案子的时候,就觉得小黑后来在四物汤里偷加草乌的事情有些多余,现在看来,原来是这小子想邀功才自作主张的。

    什么手脚?我告诉你,你别乱来啊!

    吴宽一听这话,瞬间紧张起来,赶紧警告的看着小黑。

    那天上午,花商白老爷和夫人居然跑来‘膳禾馆’给刘夫人撑场子,我就在他俩的膳食里面,加了点药材。

    小黑神秘的讲述自己一手策划的事情。

    什么?!

    吴宽惊呼出声,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

    有没有被发现?东西都处理干净了吧?

    吴宽紧张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刘夫人发现了汤里的猫腻,但是却没有发现我!哼,她把白家夫妇,请到楼上包厢里,各种讨好道歉,最后还亲自下厨,这才是让白老爷闭了嘴。

    小黑炫耀的说着。

    很可惜,大部分的事情都是他的臆测。

    唉……要是刘夫人没发现我加的东西,白夫人喝了就算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小黑说着竟有些愤恨和恼火。

    卫林听着,心惊不已。

    他如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一个孩子,平时看起来人畜无害,没想到心思却是如此的狠毒,根本就没把认命当回事!

    吴宽也很惊诧,很多了一丝恐惧。

    特别是小黑在讲述这件事情时候脸上的表情,完全就是在描述一件孩子的恶作剧一样。

    但他已然顾不了那么许多,死几个不是死?只要这事儿出在膳禾馆,那就是对他们有利的事情。

    所以吴宽惊诧至于,更是惊慌担忧小黑会不会被人发现了端倪和破绽。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出了事,前面做的都白费了!

    吴宽恼怒的呵斥道。

    宽哥,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让这件事闹得更大啊!你想想看,我若是成功了,‘膳禾馆’就极有可能发生两件命案了,夏小麦和将军府就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干系了!

    小黑辩解道。

    他心里却有些瞧不起吴宽了,原本吴宽找上自己来做这么惊险刺激的事情,他还挺感激吴宽的。因为他认为,吴宽选择自己,说明吴宽看中和相信自己,小黑那么能不兴奋?

    可现在看来,吴宽原来也是个胆小怕事的人。

    小黑厌恶曾经的自己,所以他现在打从心眼里已经瞧不上吴宽了。

    可是现在白夫人没事!京城里根本就再没有任何消息了。

    吴宽懊恼的说道。

    他怎么会想的到,小黑居然是这么个狼子野心的人;他居然敢独自做这样害人的事情!

    你刚刚说,出了事之后,夏小麦就关门给你们放假了?

    吴宽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你确定你吧东西都处理好了?

    吴宽慌张的质问小黑。

    废话,我蠢吗?草乌和川芎共服有毒,量并不需要太多,我从药柜里面偷得那点量根本查不出来。

    小黑有些恼火。

    既然已经开始瞧不起吴宽了,他的情绪便表露了些许。

    你不是说,夏小麦当时就发现问题了吗?

    吴宽也很是恼火。

    她发现什么?后厨、药室那么多人,她怀疑的过来吗?

    小黑反问道。

    你!这就是你现在有恃无恐的依仗?!

    吴宽咬牙逼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