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堂审前夜
    你慌什么?!

    小黑不屑的看着吴宽。

    你!我告诉你,要是因为你坏了事,有人不会轻饶了你的!

    吴宽狠狠的说道,有些不想再跟小黑说下去的意思。

    小黑的本意是来邀功的,邀功对象自然是吴宽背后的人,所以暂时他还不能和吴宽撕破脸。

    这事你不用担心,我连药膳的残渣都悄悄处理干净了,刘夫人事后想查都没处查。

    小黑脸色稍缓,解释道。

    你怎么处理的?不会被人发现吧?

    吴宽不放心的问道。

    不光是吴宽关心,偷听的卫林也很紧张和急切。

    你放心,我已经把那么煮熟了的草乌埋在我家后院了。你要是不放心,等会回去我就挖出来烧了,还不行?

    小黑自信的说道。

    你当时怎么不处理了?还埋在自家后院!

    吴宽气哼哼的质问道。

    你傻啊,刚刚出了事,我转头就偷偷摸摸的烧东西?生怕人家不怀疑我吗?

    小黑没好气的反驳道。

    行行行,你赶紧的,现在回去把东西烧了,省得夜长梦多!

    吴宽懒得再跟小黑废话。

    卫林这边,一听,赶紧给了同伴一个眼神,那人点点头,立刻便动身赶往小黑家。

    他要敢在小黑回家之前,拿到那些草乌的残渣。

    我知道了!不过,宽哥,这件事完了,你可得带着我一起去见雇主啊?

    小黑说出了今天来找吴宽的真正目的。

    在他看来,只有跟着这些人,自己的价值和骄傲才能得到满足。

    吴宽深深的看着小黑,半晌没有说话。

    雇主愿不愿意见你,等这件事完满结束再说!

    吴宽最后将小黑推出了家门。

    嘭——!木门重重的被关上。

    小黑狠狠的看着木门,就好似吴宽就在眼前一般。

    吴宽,你拽什么拽,等着吧!

    小黑骂咧咧的说了几句狠话,这才转身悠然的往家里走。

    或许,只有在这黑暗之中,他才不会怯懦胆小,觉得自在舒服。

    小黑回家的路径不再绕路,还在大街上逛了逛夜市。

    卫林跟着他,走了一半,这才放弃了跟踪,赶紧提前回到小黑的家中。

    没有看见同伴,卫林学了几声夜莺的叫声。

    随后,他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回应,获知同伴已经得手,便隐去了自己的身影。

    等到小黑慢腾腾的走回家,卫林正在一颗大树上观察他。

    他们已经将草乌的药渣拿到手了,不知道小黑发现之后会怎么处理。

    如果他立刻回去找吴宽,那么卫林就需要做点手脚阻拦他了。

    可是出乎卫林他们的意料,小黑走到院子里面,根本没有去察看什么埋在地里的东西,似乎就准备回屋子了。

    卫林见状,和同伴面面相觑,虽然不解,但都松了一口气。

    可是推门的小黑突然回头看向了墙边的一处。

    卫林转头看向同伴,果然同伴一脸紧张,小黑看的正是他找到药渣的地方。

    哼!

    小黑却没有发现什么,而是看着那边嘲讽的笑了笑,似乎在嘲笑吴宽的胆小,然后懒散的进屋休息了。

    卫林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夏小麦和瑶儿,跟叶灵又嘱咐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分开了。

    走在路上,两个人都没有什么交流,各自有着自己的思绪。

    小麦,你说明天会怎么样?

    瑶儿担忧的看着夏小麦。

    她很清楚开堂审案子,最容易出现意想不到的变数,因为根本无法知道对方会有什么后手。

    我不知道,但是你也别灰心丧气。

    夏小麦安慰的说道,其实她也没有把握。

    其实也不是灰心,我只是担心,要是明天情况不好,二柱不能被放出来,倩儿肯定会崩溃的。

    瑶儿不忍心的说道。

    我知道,倩儿他爹本就下落不明了,现在二柱就是她的精神支柱。我一定不会让二柱出事的,你放心!

    夏小麦坚定的说道。

    小麦,你该不会……

    瑶儿有些惊慌的看着夏小麦。

    该不会什么?瑶儿,你想想看,星辰现在在外面做事,至少目前,皇上不会让他们把我们怎么样的。

    夏小麦劝说道。

    其实她自己都不信自己的说法,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星辰在外面具体做的是什么,又怎么判断皇上是否在乎呢?

    小麦,我不懂这些。但是你明天一定不要做出什么傻事,你答应我好吗?

    瑶儿不安的语气带着些乞求。

    我不会的,你什么时候见我做过傻事?

    夏小麦故作轻松的说道。

    瑶儿咬着唇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没有开口。

    以前,夏小麦是没有做过傻事,那是因为不论有多难,都会有出路,可明天……瑶儿不知道。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夏小麦和瑶儿也赶紧休息。

    夏小麦没怎么睡好,设想了很多种情况。

    天刚蒙蒙亮,夏小麦便起来了,同时起来的还有张婶,她一般会早些起来烧些热水,供大家洗漱用。

    夏小麦轻手轻脚的除了房间,便看见了张婶匆匆走进来。

    夫人,有人找。

    张婶将夏小麦拉到一边,一脸凝重的说道。

    谁?

    夏小麦边走边问。

    昨天来找青儿的那个。

    张婶已经被青儿告知了卫林是王爷府的人,所以知道这个时间来找夏小麦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

    夫人!

    卫林看见夏小麦便赶紧上前。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夏小麦满脑子都是这些事,看见卫林也只有这个问题。

    夫人,这是小黑那天偷加的草乌残渣。

    卫林将一个荷包大小的小布包递给夏小麦。

    夏小麦一愣,看着卫林,有些没反应过来。

    卫林又赶紧将昨天晚上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夏小麦。

    居然是吴宽?

    夏小麦难以置信的看着卫林。

    是的,夫人,按照他们之间的对话来看,就是吴宽指使的小黑。不过后面偷加草乌这件事却是小黑的自作主张。

    夏小麦不知道是该庆幸小黑这么做了,留给他们突破口;还是该为这样的事情感到心惊。

    人心的叵测,夏小麦已经不止一次的感受到了,可是每一次发生她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