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你有什么证据?
    “小人只是被吓到了,出,出了命案,大人你单独把我叫上来,我以为……”

    小黑一切收到了巨大惊吓的模样。

    夏小麦心里很明白,小黑是用怯懦来隐藏他真正的情绪。

    “哼!你以为什么?!”

    文大人气的脸红脖子粗。

    “大人,想必他是被您的威严吓到了,毕竟还是个孩子。”

    瑶儿抢着话替小黑解围。

    她也想到了夏小麦的担忧,万一这小黑借着这个说什么,岂不是糟糕?

    “回答本府的话,初九那天你在做什么?”

    文子川不再废话,盯着小黑问道。

    “那天,小的和往常一样,在药室里和小白跟着云师傅做事。”

    小黑低着头,声音有些发颤。

    “那天晚上,你可曾见过‘天麻乌鸡汤’的方子?”

    文大人继续询问。

    “见过……”

    小黑犹犹豫豫的说道。

    “什么时候?!”

    文子川一声呵斥,伴着他的惊堂木吓得小黑又是一哆嗦。

    “大人,药室都会出现十来次‘天麻乌鸡汤’的方子,这个小的,小的实在记不清了。”

    小黑赶紧解释。

    “那天临近关门的时候,是否又有客人点过这个?”

    方东看了眼文子川,接着问道,语气虽然严肃,但比文子川要相对和缓一些。

    “有,有!好像是同一个客人点了两份,后面想打包回家。”

    小黑急切的说道。

    “两次的药材是你捡的吗?”

    方东继续问道。

    “第一次是我捡的,第二次是云师傅捡的,但是两次我们三个人都是在场的!”

    小黑缓缓说道。

    他说的和大云说的过程一样,大家便将目光投向了大云,这下子,最后捡药的大云嫌疑最大了。

    “大人,刚刚小人已经说过了,捡药的时候张管事也在,我跟他一起将要送进的厨房,又是看着两位厨子做的药膳,小人根本没有偷换药材的机会。”

    大云很镇定的出声解释。

    文大人蹙眉,刚刚张管事等人也都上堂说过这个事情,大云的言论没有破绽。

    于是,文子川看向了夏小麦,是她指出小黑就是凶手,现在需要夏小麦提供证据了。

    “小黑,昨夜你在做什么?”

    夏小麦问道。

    小黑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就去看吴宽。

    “回答问话!”

    夏小麦也不想装好脾气,反正接下来的问话也不会拐弯抹角了。

    “我在家!”

    小黑逞强的说道,他自认为昨晚没人跟踪自己。

    “说谎!”

    夏小麦呵斥道。

    “我父母都知道,我为何要说谎?”

    小黑咬着牙说道,知道自己既然说了谎,就不能再改口。

    “怎么?你要我把证人请上来吗?”

    夏小麦冷笑一声,佯装就要转身去叫所谓的证人。

    “我去朋友家了,老板这个和案子有什么关系?”

    小黑慌张的反问道。

    “放肆!这里是公堂,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文子川又一次拍响了惊堂木,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但同时警告的看了一眼夏小麦。

    “小黑,是哪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夏小麦没有理会文子川。

    “是……”

    小黑咬着嘴唇,知道自己不可以说出那个名字,现在连看都不敢看吴宽了。

    “既然你不肯说,我来替你说吧!文大人,昨晚小黑在父母入睡之后,悄悄的出了门,小心翼翼的避过所有的路人,去见面的,就是他身边跪着的吴宽!”

    夏小麦扬声说道。

    “没……”

    小黑立刻就要反驳,而吴宽已经知道不妙了。

    “没有什么?昨夜你偷偷去见吴宽,他的娘亲可是看见你了!吴宽还告诉他娘,你小黑是自己在书院的同窗!吴宽,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夏小麦冷冷的看向吴宽。

    “吴宽,小黑,还不从实招来!”

    文子川怒目而视。

    “大人,小黑昨晚,昨晚确实是来找过小的,可……可他是为了……”

    吴宽想编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大人,我们两个认识也说明不了什么,这同样与案子无关!”

    小黑强撑着辩解道。

    “无关?你受吴宽指使,偷换药膳中的天麻,导致杨恕死亡,还敢说案子无关吗?”

    夏小麦一声厉呵,满堂皆惊。

    “夏小麦,你说什么?”

    文子川愣住了。

    “什么?!他……”

    杨氏怔怔的看着吴宽,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吴宽脸色惨白,惊慌之下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

    “你胡说!你有什么证据?!我跟吴宽认识,我就是凶手吗?老板,你害死了人,就往我身上栽赃吗?”

    小黑尖叫着直指夏小麦。

    “小黑,你这是狗急乱咬人吗?所有人都知道那几天我根本不在膳禾馆!”

    夏小麦冷笑一声。

    “你……你是为了包庇刘掌柜……”

    小黑指向一旁的刘二柱。

    “看样子,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文大人,我又证据能证明就是小黑做的!”

    夏小麦义正言辞的看着文子川。

    “速速呈上来!”

    文大人连连指着夏小麦,很是急切。

    “瑶儿,将证物呈上!”

    在大家的注视之下,瑶儿双手将小小的布包放在了文大人的桌案前。

    文大人疑惑又急切的轻轻打开布包,一推碎土似的东西呈现在大家眼前。

    只一眼,小黑的脸便失去了血色,而吴宽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偷偷的看了几眼,又慌张的看了看小黑。

    “这是什么?”

    文子川问道,顺便给了方东一个眼神,方东便默默的退出去交待了几句,又回到了堂上。

    新的证物呈上,自然府衙也要派人合适查证。

    “回大人,这是我从小黑家的后院挖出来的东西,是草乌和其他药材的残渣,仵作一验可知。”

    夏小麦从容解释道。

    “草乌?为什么是草乌,不是乌头吗?”

    文子川一头雾水。

    “小黑,你有什么要辩解的?”

    夏小麦却转头看向小黑。

    “这……这是我偷的店里的药材,我是为了给我的父母补身子才偷的!”

    小黑的脑筋极快,立刻又想好了说辞。

    “是吗?好,大人,烦请您叫仵作来。”

    夏小麦冷很一声,又向文子川请求道。

    文子川犹豫片刻,还是差人将仵作叫了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