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6章 突如其来的证据
    “是,是我做的,我偷偷加入了草乌!”

    小黑干脆的认了罪。

    “好啊!那你为何要谋害白夫人,谋害杨恕,速速招来!”

    文子川眼睛一亮,赶紧追问。

    “大人,我谋害白夫人不假,可是我没有谋害杨恕!”

    小黑冷冷的说道。

    “大人,我谋害白夫人不假,可是我没有谋害杨恕!”

    小黑挑衅的看了一眼夏小麦。

    “大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偷换了杨恕药膳里的天麻?”

    小黑咬着牙问道。

    “这……”

    文大人被问住了,迟疑的看向夏小麦。

    “你谋害了白夫人,小小年纪就这般恶毒,那你谋害杨恕的嫌疑最大!”

    瑶儿激动地说道。

    好不容易逼出了小黑认罪,她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哼,嫌疑,在场的人谁不是有嫌疑的?文大人难道要仅凭嫌疑就定我的罪吗?”

    小黑显然已经破罐破摔,承认了一个罪名,另一个打算咬死不承认了。

    现在夏小麦觉得有些棘手了,发现小黑和吴宽的问题已经是她最大的依仗了,付大夫下落不明,她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如果就此打住,那么事情岂不是又回到原点?

    “如果你与杨恕的死没有关系,为什么要在命案发生之后,避开所有人偷偷去见吴宽?”

    夏小麦虽然心里着急,脸上却是非常镇定。

    “我不可以见他吗?我们是朋友。”

    小黑冷哼一声,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那你为什么要隐瞒你们两个见面的事情?心里没有鬼你们两个遮掩什么?”

    夏小麦等着小黑,又看向吴宽。

    “能有什么鬼?你这算什么证据?”

    吴宽看着夏小麦只能咬着牙像小黑一样硬顶着。

    “那好,你们两个倒是说说,昨晚谈话的内容!”

    夏小麦嗤笑一声。

    小黑和吴宽对视一样,看样子谁先说了,另一个跟着照样说救好了。然而,夏小麦又怎么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方捕头,麻烦您将他们二人中的一个带出大堂,我们大家一起听听看,他们两人说的是不是一样?”

    夏小麦淡漠的看着俩人。

    “不,不行!”

    小黑大惊失色,拒绝的话语脱口而出。

    吴宽惊惧的看着他,心里也是惊慌不已。

    “不行?放肆,公堂之上,你们还敢放出这样的厥词?我看你们是不敢吧!”

    夏小麦嘲讽的看着他们两个。

    “方东,把这个小黑给我拖出去!”

    文子川气愤的看着小黑,冲着方东呵斥道。

    方东二话不说,就要去拉扯小黑。

    “大人,我只是,我只是……夏小麦在故弄玄虚,她这是故意转移大家的视线!您是公正的大人,怎么可以听从被告之人的指使呢?还是说官官相护,您要讨好征远大将军?!”

    小黑心一横,豁出去了,喊叫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府堂之上。

    大堂上出现了短暂的寂静,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大多数人都是惊诧的在夏小麦、小黑以及文大人身上来回游走。

    “你!”

    文子川受到了巨大的惊吓,面露出些许恐惧,还不自然的朝后堂的方向看了看。

    他涨红着脸,看着小黑像是要生吃了他,却又下意识的看了看夏小麦。

    这样的言语从来就不是平头百姓敢说出来的。

    文子川在权衡,目前堂上夏小麦似乎更有理一些,但是小黑口出的狂言确实给了他巨大的压力。

    正所谓人言可畏,“官官相护”的罪名他万万不敢接啊!

    夏小麦也被这个无知无畏的小子给吓到了,看样子小黑已经被逼急了。夏小麦明白小黑恐怕已经不在乎生死了,她也担忧文子川的态度会如何。

    就在场面僵持的过程里,两个衙差匆匆的跑进大堂,找的是方东。

    他们交给方东两包东西,还在方东耳边说了好一些话,而方东的脸色也越发的凝重。

    衙差说完之后便站到了一边,方东拿着东西走向文大人,放在了桌案上。

    “这是什么?”

    文子川怒声问道。

    “大人,这是刚刚夏老板说,在小黑家的院子中发现了掩埋的药渣,属下便立刻派人前去察看确认。”

    方东严肃的说完,便一次打开了两包东西。

    “这一包虽然多为泥土,但是发觉的衙差说,这泥土埋藏的东西被人翻动取走了,跟随前往的仵作依稀辨认出了川穹之类的药渣,与夏老板所说的‘四物汤’完全吻合,想必正是夏老板取证的残留。”

    方东指着第一包东西,详细的解释道。

    “至于这第二包东西……是有些**的乌头,应该是蒸煮之后被掩埋起来了,所以**严重。”

    方东说完,转头看向了小黑。

    “乌头?!”

    瑶儿惊呼出声,欣喜不已的拉了拉夏小麦。

    夏小麦先是心头一喜,但是立刻便皱眉起来。

    小黑家院子里还埋了别的东西,卫林他们为什么没有发现呢?

    下意识的,她便看了看两个衙差,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方东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夏小麦总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

    “什么!你……”

    吴宽惊惧的看着小黑。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是乌头呢?绝对不可能!”

    小黑呆坐在原地,喃喃自语。

    “证据确凿,你还要狡辩吗?!”

    瑶儿厉声喝道。

    “不可能,我明明都烧了……我是说,我……”

    小黑恍惚的说漏了嘴,再想改口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烧?也就是说这些乌头就是你的!你为什么要藏乌头?还和吴宽的关系不清不楚!文大人,案子审到这个地步,您还不能断案,为我的家人和‘膳禾馆’证明清白吗?!”

    夏小麦乘胜追击,赶紧对着文大人就是一拜,瑶儿和二柱也赶紧跟着拜了拜。

    “不是的,文大人,不是这样的,这……这都是夏小麦栽赃的,我没有做过,我……是她,是她发现了草乌的事情之后,趁机嫁祸给我的!”

    小黑在进行最后的挣扎。

    “小黑,你当本府耳朵聋了吗?!证据已经摆在眼前,你自己也说漏了嘴,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居然还敢污蔑本府官官相护,你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

    文子川连拍惊堂木,以此表达自己的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