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 皇上的意思
    “嗯,真凶是那个什么被害者的同窗,买通了‘膳禾馆’的一个伙计,害死了自己的同窗还有杨恕,就因为嫉妒。”

    慕王有些不屑的说到。

    “父皇就为这个生气?”

    太子追问道。

    “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另一方面,大概是生气京兆尹文子川做事拖拉,抓错人不说还让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你说说,边疆局势这么紧张,父皇能不生气吗?”

    慕王小心翼翼的看着太子,似乎刚刚说的话题也不是很方便议论。

    太子跟着点点头,似乎这事完全和他没有关系。

    “不过,太子,我听审的时候,觉得这案子恐怕没这么简单,那个谋害人命的书生家境贫寒,你说说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银两贿赂他人啊?”

    慕王说着,深深的看着太子。

    “有,有这样的事?文大人的能力看来真的有些问题了。”

    太子脸色微变,发现了慕王的注视,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还别说,我看父皇那态度,似乎……好像事先就知道‘膳禾馆’是冤枉的呢!”

    慕王神秘的冲太子说道。

    他当然是猜测的,并且故意说与太子听的。

    “什么?!原来父皇怀疑另有人捣鬼?”

    太子脸色大变,随即知道自己反应过度了,赶紧正了正脸色。

    他想问问题继续套点慕王的消息。

    “那就知道了,父皇的心思我可摸不准,我觉得还是看文子川之后审案的结果吧。”

    慕王当然不会给太子套话的机会,立刻就摊了摊手。

    “那你觉得这案子会怎么样?”

    太子咬了咬牙,问道。

    “父皇本来就不想这件事情闹大,大事化小是他最愿意的结果,只要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我看这案子就到此为止了。”

    慕王突然补充了一句。

    他这是真的再向太子示好,同时也完成了皇上给他的任务。

    意思很明确:是太子你指使的,就去把屁股擦干净,别再让人翻腾这件命案了;不是太子你指使的,就去吩咐你手下的大臣,不要再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安静一点。

    “也是,这就是一件普通的命案而已,和我们没什么关系,我看那些大臣就是太闲了,不怪父皇生气。”

    太子惊出一声冷汗,听懂了慕王这话的意思,赶紧点头顺着慕王的话说。

    “我好久不见你进宫了,来,我发现一个不错的酒楼,一起去看看?我做东!”

    太子拍了拍慕王的肩头,笑着问道。

    “可以啊,上午听了好久,又赶着进宫面圣,你一说,我倒想起自己连饭都没吃,走走走!”

    慕王哈哈一笑。

    就这样,太子和慕王边说边笑的离开了皇宫。

    “他们两个一起走了?”

    御书房里,皇上听完关总管对太子和皇子对话的描述,沉声问道。

    “回皇上,是的,太子说要请慕王爷吃饭。”

    关总管如实回答。

    “去把方东叫来见朕。”

    皇上说完,关总管恭敬离开去叫在偏房等候的方东。

    方东本来就快走出皇宫了,半路却被关总管拦了下来。原来,皇上同意慕王求见回禀消息的时候,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阁微信号ysg162又想到了什么就让关总管把他拦了回来。

    “方东,朕刚刚听了慕王的叙述,夏小麦这个人很聪明,是吗?”

    皇上思索良久问道。

    “是的,属下命人呈上假证据的时候,她立刻抓住机会将小黑拆穿,足见这个女子思绪之敏捷。”

    方东赶紧回答,并举实例佐证。

    “嗯,她想挖出背后的人,你说她是不是已经猜出来,这件事的背后主使是太子了?”

    皇上点点头,有继续问道。

    “回皇上,属下并不这么认为。”

    方东略微思索斟酌,回答道。

    “说。”

    皇上的话简单明了。

    “属下认为,夏小麦不见得是有证据或者别的什么来做依仗。她应该只是判断出吴宽背后还有人指使,这个人是谁她不能肯定,但是,太子的嫌疑是最大的,这也就足够了。”

    方东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她已经判断出命案背后的局势和影响了?”

    皇上沉声问道,带了意思惊讶。

    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女子,已经通过一件命案,知晓朝局上的争斗,这能不让他惊讶吗?

    “属下认为,皇上多虑了。”

    方东明白皇上言语里真正的担忧,一个手握兵权的武将身边有个太聪明的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事。

    “通过观察,属下认为夏小麦只不过是关心自己的家人才会如此。况且朝廷和京城的局势,也不是什么秘密。”

    方东见皇上沉默不语,便继续解释自己的话。

    “你是这么认为的?”

    皇上看着方东,脸上的表情意味不明。

    方东用沉默来确认自己的判断。

    “不管是因为什么,能看清局势最好。去见她,朕希望这件事就此打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皇上沉声说道。

    “属下明白,请皇上放心。”

    皇宫里的帝国掌权者正在谈论自己,夏小麦丝毫不知。

    “方东看来不简单,很可能是某方势力的人,他阻拦你定然是有目的的,我看……你还是不要继续查这个案子了,毕竟二柱已经没事了,‘膳禾馆’也已经正名了。”

    回来的路上,听完夏小麦对方东奇怪举动的描述,徐有为突然很严肃的看着夏小麦。

    “为什么?我并不想就此放过背后的人。”

    想起自己这几天的劳累和劳心,家人的担惊受怕,还有狗子受到的委屈,夏小麦心里的那股气就压不下去。

    “小麦……狗急是会跳墙的!”

    徐有为知道夏小麦不服输的刚强性子,有些着急又无奈。

    狗急跳墙,夏小麦听着这四个字沉默了。

    “逼急了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你防不住的。”

    徐有为见她沉默,便继续说道。

    “所以势弱的人就活该受欺负吗?”

    夏小麦咬着唇反问道。

    拥有现代法治平等思想的灵魂,夏小麦有的时候只觉得憋屈。

    “小麦……”

    徐有为怔怔的看着她,那双明眸中的倔强和委屈让他心疼,他好像将她拥入怀中。

    &t;center>&t;center>看书还要自己找最新章节?你out了,微信关注公众号:优读文学 或者suduwx  美女小编帮你找书!当真是看书撩妹两不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