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2章 蛤蚧参茸酒
    “有劳刘夫人挂心了……咳咳!”

    安郡王脸色已经苍白无比了,连嘴唇都有些隐隐的紫色。

    “安郡王,这才几天?怎么严重成这样?徐老,您诊脉的情况如何了?”

    夏小麦有些着急的问道。

    “安郡王的肠胃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才会导致现在的情况的。”

    徐大夫凝重的表情告诉夏小麦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

    “管家,这几日,郡王的饮食情况如何?”

    徐大夫问道。

    之前安郡王请教夏小麦的时候,就是夏小麦和徐大夫一起为安郡王诊脉确认了药膳,所以之后徐大夫也被安郡王信任而奉为上宾,有什么事,安郡王都是找徐大夫来,不再繁琐的去那些摆架子的太医。

    “我家郡王,这些年因为身体原因,郡王的饮食一直非常规律,没有什么特别的。两天,‘膳禾馆’拿回来的药膳郡王吃完了之后,郡王就吃了……”

    管家一边回忆一边说着,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郡王,这两日您就吃了皇上赏赐的番邦进贡的补品!”

    管家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安郡王的时候有些紧张。

    安郡王皱起了眉头,有些慎重犹豫。

    毕竟是御赐之物,怎么可能出问题呢?

    “安郡王,您方便让管家拿出来,我和徐大夫辨认一下吧!应该只是某种药材属性相冲的原因。”

    夏小麦找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安慰的说道。

    “父皇也是担忧我的病症,恰好番邦进贡的是温养进补的‘蛤蚧参茸酒’。本是父皇专供的,父皇却担忧我而赏赐给我。”

    安郡王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蛤蚧参茸酒’?”

    夏小麦一愣,显然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东西。

    “‘蛤蚧参茸酒’吗?这……”

    徐大夫皱眉思索了一番,又给安郡王把了把脉。

    他似乎有些疑惑,但是又不太确定。

    “徐大夫怎么了?”

    夏小麦担忧的问道。

    “‘蛤蚧参茸酒’我听说过,应该也是适合安郡王服用的,虽然不是完全对症,但也不至于会如此啊?”

    徐大夫皱眉解释道。

    “这就是皇上御赐的补药了,番邦年年都会进贡,是非常珍贵的呢!”

    管家进来,端着一个精美的锦盒,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

    “青儿,你服侍郡王,把药膳服用了吧!郡王这情况,估计连正常的饮食都不好了。”

    夏小麦一边说一边询问的看向徐大夫。

    徐大夫点点头,判断这药膳是不会伤害已经虚弱的安郡王。

    夏小麦和徐大夫便从锦盒之中取出了一个密封的小酒坛,酒坛就用上好的玉做的,可见这药酒的珍贵和难得。

    “这参茸是番邦特有的,所以珍贵。”

    徐大夫解释着,夏小麦点点头,就算是在科技发达的穿越前,夏小麦都知道参茸是珍贵的药材。

    酒坛的底部能看见阴影,应该是浸泡的药材。

    徐大夫先是在桌上的茶碗中倾倒了一点药酒,端起茶碗细细的查看,然后又闻了闻。

    “小麦,你看看。”

    徐大夫摇了摇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便递给了夏小麦。

    夏小麦也同样的查看了酒色、闻了闻气味,似乎是正常的药酒味道。

    “管家,你去拿一个大一些的碗和酒勺来。”

    徐大夫吩咐道,管家立刻便去取。

    这一次,徐大夫用酒勺将酒坛底部浸泡的药材也捞了一些起来。

    “这是……蛤蚧、人参、肉苁蓉、巴戟天、桑螵峭、鹿茸……”

    徐大夫缓缓的指出药酒中的药材,挨个示意给夏小麦看。

    “人参、鹿茸、蛤蚧培补元气,益精养血;巴戟天、桑螵蛸、肉苁蓉补肾壮阳、强壮腰膝……这药酒补气壮阳、益精养血,虽然不是完全对症驱寒的,但郡王是可以服用的。”

    徐大夫看着安郡王解释道。

    此时一番折腾,药酒的味道已经弥漫了整个房间。

    夏小麦听着徐大夫的解释,正在和记忆中的知识比对,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

    思绪被打断,夏小麦还以为自己想起了什么,可是她发现自己感觉不对的地方却是因为这酒香之中有一股难以言明的轻微味道。

    因为酒香太过浓郁,夏小麦自己都觉得这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很难辨识出来。

    “郡王喝这个多久了?”

    徐大夫一时间也思考不出什么,便询问道。

    “酒喝过两次,四日前和三日前,按照太医的嘱咐,都是饭后服用的。”

    管家解释道。

    徐大夫点点头,安郡王胃寒,药酒既是药也是酒,空腹是不适合服用的,所以太医的建议是没有问题的。

    “是直接饮用,还是加入汤剂了?”

    徐大夫又问道。

    “我是直接饮用的,但是两次都只喝了一小杯,还觉得胃里暖和很舒服。”

    安郡王已经服用了夏小麦带来了药膳,吃了些东西的他,精神稍稍好了一点,便开口说道。

    “郡王,这药酒还是稍稍停一停吧,酒毕竟有刺激性,可能郡王的胃还是样的不够好……”

    徐大夫解释的有些犹豫,但他目前也没有找到更合适的解释。

    “郡王,‘膳禾馆’已经可以重新开业了,明天开始,管家还是差人隔两三天来取药膳吧!”

    夏小麦说道。

    “若今日郡王还是没有好转,郡王切勿耽搁,一定要去请太医来。”

    徐大夫诚恳的说道。

    徐大夫还是担忧自己的医术,毕竟病症因人而异、多种多样,大夫永远是在实践中学习归纳。所以徐大夫不自不会惭形秽、推卸责任,而是真的担忧才会这样说。

    “管家,替我送送两位,多谢两位为我关心奔波。”

    安郡王带着歉意的说道。

    他一直这般病恹恹的,有人嘲笑有人可怜,父皇更是忧心牵挂多年。

    所以安郡王面对别人的关心时,总会觉得抱歉。

    “安郡王别这样说,我也算半个医者,和徐大夫一样,都是非常了解您所遭受的痛苦,希望您别灰心,事情总会好起来的!”

    夏小麦安慰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