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世子妃的呵斥
    从胡侧妃进来开始,箫琬洁就很紧张的拉着夏小麦的手,躲在夏小麦身边。

    “郡主……”

    夏小麦心疼不已,赶紧将箫琬洁抱在怀中,拿出绢帕为她擦去泪水。

    胡侧妃被这丫头一哭,顿时觉得头疼,可她是万万不敢呵斥箫琬洁的,世子从来都很宠爱这个女儿。

    “别哭别哭,胡侧妃不是在说你,你别哭……”

    夏小麦说着,冷冷的看了一眼胡侧妃。

    “哼!看来我说的没错了,胡侧妃在王府里的威风果然不一般,连堂堂郡主都要被你如此对待,真是尊卑不分!”

    夏小麦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你胡说什么!”

    胡侧妃瞪眼反驳道。

    刚刚的一番动静,外面可是来了不少围观的下人,胡侧妃现在服软就是失掉了王府中的威望。

    “郡主是皇上御赐亲封的,更是这王府里的嫡长女,世子也最是疼爱,你一个侧妃,见了郡主不行礼也就罢了,还敢当着她的面耀武扬威!不知道的,恐怕会以为您才是这王府的世子妃,难道王府的规矩和尊卑就是这样的吗?我今天倒是开眼了!”

    夏小麦扬声将自己的不屑说了出来。

    “刘夫人,这府中的事情,世子已经全权交于我来管理了,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来说三道四、指着我!”

    胡侧妃恼怒的说道。

    “哼,刘夫人,你自己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折腾生意也就算了。没多少本事却还要弄什么‘养生’、‘护肤’?‘膳禾馆’还出了命案,我看你分明就是个招摇撞骗、谋财害命的!”

    胡侧妃怒火上头,话出的语已经忘记了身份场合。

    夏小麦恨不得能掏出一张官府的告示直接糊在胡侧妃的脸上。

    “放肆!胡侧妃,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世子妃大声的呵斥道,从远处匆匆的走进。

    “我说的实话而已,京城里面谁不知道?!”

    胡侧妃冷哼一声,也不给世子妃行礼。

    “娘~~~”

    箫琬洁一头栽进世子妃的怀中。

    “胡说八道!府衙的告示已经出来了,‘膳禾馆’的命案是他人所为,和刘夫人、将军府一点关系都没有,是谁让你在这里对刘夫人无礼的?!”

    世子妃平时就算在势弱,此时也不能退让。

    夏小麦是客人,若是今日她还被胡侧妃压住,那么日后这王府里,世子妃就真的没有威信可言了。

    “无礼?世子妃可知刚刚这位将军夫人是如何羞辱我的?这分明就是羞辱王府!”

    胡侧妃突然一副无比委屈的模样。

    “羞辱?胡侧妃,您的所作所为,确实有辱牧王府的威名,若是老王爷和世子在场,听到您刚刚那副主母的威仪也定然会刮目相看的!”

    夏小麦讽刺的反驳道。

    “胡侧妃,本妃命你,速速给刘夫人道歉!”

    世子妃厉声逼上前。

    “世子妃,您怎么可以颠倒黑白向着外人呢?我道歉不要紧,这王府的颜面该往哪里放啊!”

    胡侧妃居然委屈的哭出了声,梨花带雨的模样很是惹人怜。

    夏小麦脸上冷漠,心中却是感慨胡侧妃的演技厉害。

    “世子妃,虚伪的道歉我就不需要了。今日本来也只是来给您送点东西的,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qianqianxs/0/12029/)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想我还是先告辞吧!”

    夏小麦觉得自己再留下来,也只是和这个胡侧妃无谓的折腾,实在是无趣的很。她边说着便往小苑外走。

    “世子妃,她……”

    胡侧妃不甘心的想说什么。

    “你这个坏女人,欺负我娘,我打你!”

    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夏小麦毫无防备的被一个小小的身影撞到。

    夏小麦重心一个不稳,便向后退,可惜她的脚后是院子里的石凳,夏小麦瞬间便被绊倒在地。

    “哎呀,小麦!”

    世子妃惊慌一声叫,小苑里便乱成了一团。

    “夫人!”

    青儿赶紧放下礼盒,去扶夏小麦。

    世子妃顾不上训斥胡侧妃和她四岁的儿子,赶紧让嬷嬷和青儿扶着夏小麦进屋,又匆匆的去请大夫。

    “我没事……”

    夏小麦主要还是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了。

    “什么没事!你要是在我这儿出了事,我可怎么和你家的将军交待?”

    世子妃关切的说道。

    “夫人,身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青儿轻轻的揉捏着夏小麦刚刚倒地时支撑的那只手臂,焦急的询问道。

    “我手上没事,就是小腿上……嘶~~~”

    夏小麦说着动了动小腿,发现还真的有些疼。

    “我看看!”

    嬷嬷上前,轻轻的掀开夏小麦的衣裙。

    大家便看见,右边的小腿外侧,有很明显的伤痕,皮肤已经发紫,显然是石凳上摩擦挤压造成的。

    “夫人,这……”

    青儿一看,心疼的不得了。

    嬷嬷赶紧去拿了一些府中常备的药酒,小心的给夏小麦擦拭了一下。

    不多时,管家领着大夫前来。

    “大夫,快看看刘夫人,有没有伤着骨头!”

    世子妃赶紧吩咐道。

    “回世子妃,您不用担心,刘夫人只是擦伤而已,并没有伤到筋骨。”

    大夫不敢怠慢,细细的检查一番,最后才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

    世子妃这才放了心。

    大夫重新准备了外敷的药膏,让夏小麦涂抹,折腾了好一会儿。

    “胡氏!看看你今天做的好事!”

    世子妃转头,声色俱厉。

    “世子妃,我……”

    胡侧妃早已将儿子送回了自己的院子,此时她只需要假惺惺的道歉就好了,别人总不至于跟孩子过不去吧。

    “哼,你平时就是这么教导孩子的吗,对客人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世子妃严厉的质问道。

    “世子妃,孩子是无心的,请您要责罚就责罚我吧!”

    胡侧妃此时跪倒在地,哀求的说道。

    “孩子能懂什么?不就是当娘的教的,当然是责罚你!胡侧妃,你平时飞扬跋扈,不将我这个世子妃放在眼里也就算了,教孩子也是眼睛长在头顶上吗?如此没有规矩,让我和世子还如何敢将王府的事情交给你?”

    世子妃大声的质问着,实际是连带着说给在场的每一位下人。

    断更反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