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1章 沈林的提醒
    到了下午,夏小麦留三丫陪着萧婉儿在房中玩耍,自己则出来帮着瑶儿接待客人。

    “小麦,怎么样了?”

    瑶儿看了看萧婉儿她俩在的房间,问道。

    “估计需要一些时日了……”

    夏小麦摇了摇头。

    “也难怪,我刚刚还旁敲侧击的向王夫人打听了,这个王子川可不是什么好人!”

    瑶儿神秘的将夏小麦拉到了一边。

    “王夫人说啊,这个王子川年纪已经二十八了,府里只有妾室,大都身份底下家世不好的。你想啊,谁会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瘸子啊?所以他一直没有正妻。”

    瑶儿忍不住摇了摇头。

    “二十八?”

    夏小麦没有想到这个文子川已经是这个年纪了,都说二十而冠,二十八岁的年纪有一堆妾室却无正妻,说明文子川的脾气恐怕是真的不好。

    “是啊,王夫人还跟我说,他曾经打死了一个侍婢,侍婢的家人去京兆尹告状,结果迫于丞相和皇后的威势,这个事情不了了之。但是在贵族圈子里,这都不是什么秘密!不然,你想想,巴结王丞相的人那么多,怎么会没有家世想当的人家把女儿嫁给王子川做正室呢?”

    瑶儿话语里有些嘲讽。

    夏小麦想想也是这个理,恐怕官位低的人家王丞相自己瞧不上,但是官位高的人家又哪里舍得女儿跳火坑。

    好在皇上没有嫁女儿的意思,不然夏小麦可真的要从心里鄙视这个“狠心”的帝王了。

    来的贵妇人们见夏小麦在,自然很是欣喜的问这问那,毕竟夏小麦现在已经很少亲自接待客人了。

    过了快两时辰,客人见少,夏小麦回到了房间一看,三丫和萧婉儿不在。

    夏小麦没多想,又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她们两人的影子,这才慌了神。

    赶紧去找尧护卫,发现他也不在,最后找到了陆清玦。

    “清玦,人呢?!”

    夏小麦笑声呵斥道,她是真的着急。

    “哦,夫人!您刚刚忙着,我便没告诉您,公主和三丫小姐出去逛街了,尧护卫他们跟着,让您别担心。”

    陆清玦挠了挠头,很是抱歉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

    夏小麦这才放下心来。

    有尧江和涂天岚,暗里还安排了人,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夏小麦和瑶儿送走了最后几个客人,便清点了账目准备关门了。青儿和小翠正带着姑娘们打扫用过的房间。

    夏小麦清点数目发现了一点小问题,便去了一趟库房。

    瑶儿在前厅无意中看见了街对面熟悉的身影。

    仔细一看,居然又是沈林,瑶儿气冲冲的就朝着沈林走了过去。

    “清玦,没事,我去!”

    陆清玦也看见了,瑶儿出门的时候拦下了陆清玦。

    沈林看见瑶儿发现了自己,倒也不闪躲。

    “你还来做什么?不知道小麦不想见到你吗?”

    瑶儿气愤的说道。

    “我只是想远远的看看她……”

    沈林目光有些票闪躲。

    “看什么看,你也是个读书人,有没有羞耻心?!小麦和大哥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你!你当年做的那些事!你真是!”

    瑶儿也是正经小姐出身,骂人的言辞,她说不出口,只得涨红了脸。

    沈林一听这样的话,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沈林,我告诉你,不要再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了,小麦现在很开心过得也很好,这是大哥不在家,不然大哥定不会饶过你!还有,你这样纠缠着,只会让小麦厌恶你,讨厌你!”

    瑶儿恶狠狠的说完,有些不耐的转身。

    厌恶,讨厌!

    沈林听到这样的词语,脸色阴沉到了可怕的地步。

    陆清玦在不远处将沈林的反应看在眼里,自觉不妥的往前走了几步,怕沈林伤害三夫人。

    “瑶儿,你告诉小麦,这段时间,让千万她小心一些!”

    沈林低沉的说道。

    “哼!不用你劳心!”

    瑶儿停下脚步,冷冷的回头看了一眼沈林。

    她虽然觉得沈林神色不像有假,但是她也不想夏小麦不开心,而且有了护卫们在,哪里会有危险呢?

    所以瑶儿不打算告诉夏小麦刚刚发生的事情。

    “清玦,那人就是有病,刚刚的事情你别告诉小麦,免得她不开心。”

    瑶儿嘱咐了清玦。

    清玦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告诉夏小麦于他来说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会跟尧江说,这个沈林几次三番的出现一定要注意了。

    “怎么了?”

    夏小麦回到前厅的时候,只觉得瑶儿似乎有些不高兴。

    “没什么,我……就是想三柱了。”

    瑶儿勉强一笑,虽然只是情急之下寻得借口,但是她也真的很想念三柱。

    “没事的,算算日子,他也快回来了,你别担心。”

    夏小麦能理解相思之苦,她不也和星辰分别很久了吗?

    这样算来,瑶儿和三柱分别的时间可是比他们要久的多了。

    “他啊,就知道读书功名,连个信也不知道写一封!”

    瑶儿说着,竟真的有些生气。

    “好啦好啦,这考试可不能分心别的,不然考差了,他一定会觉得辜负你的,是不是?”

    夏小麦安慰着说道。

    “嗯,三柱也常常跟我说,现在大哥身居高位,他这次要好好考,也是不想给大哥丢脸的!”

    瑶儿言辞和缓下来,看着夏小麦。

    “我觉得啊,你应该趁着三柱不在家,把身子好好养一养。上次徐大夫不就说了嘛,你之前小产上了身子,必须要好好调养。”

    夏小麦劝说道。

    “嗯,我知道,看着你的俩孩子和倩儿的身孕,我也想啊。”

    瑶儿有些忧伤的说道。

    “我一直担心,你会因为第一个孩子伤感,才暂时不想要第二个孩子呢!”

    夏小麦松了一口气。

    “怎么会啊,徐大夫说的,我都很注意了,等三柱回来……”

    瑶儿说着突然停了下来。

    “等三柱回来如何啊?”

    夏小麦阴阳怪气的学着她的话,满眼的揶揄之色。

    “哎呀,夏小麦,你!”

    瑶儿拿起账本就要打夏小麦,脸色红扑扑的甚至可人。

    “等三柱回来了,我定要把你说的学给他听!”

    夏小麦闪躲着,笑道。

    “小麦,你!你不许乱说!”

    一时间,两人笑闹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