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7章 再遇卢二娘
    顾大娘倒在木棚边缘,一条腿被压在梁木上,已经昏死过去了。

    她最早被人救出来,徐大夫正在给她紧急处理伤口。

    三公主,你没事吧!

    几个暗卫一边搬开杂物一边焦急的喊道。

    我没事,你们快点救我们出去!

    萧婉儿声音有些颤抖,还带了些哭音。

    木棚最里面是火炉灶台,靠外面则是一个大的石头方台,切菜啊什么的都是在这里准备的。

    萧婉儿和青儿坐在小板凳上,也就比石台高了一个头。

    所以棚顶倒塌下来的时候,靠着石台的她们并没有没木梁直接砸到,而随后的小木头和瓦片则有尧护卫和涂天岚用身体帮她俩挡住了。

    涂天岚脚步慢一些,受的伤也轻一些,身上都是划伤的,他很快便自己扒开了废墟。萧婉儿和青儿便在他和尧护卫的身下,他又赶紧扒拉尧江背上的瓦片和木渣。

    萧婉儿和青儿被吓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尧护卫是一个赶到她们身边的,看见的也是尧护卫有力的胸膛。

    别怕……

    尧护卫虚弱的声音传来,温凉的液体顺着尧护卫的头和后背缓缓滴落在萧婉儿的脸颊和手臂上。

    粘稠的感觉和血腥味传来,萧婉儿意识到这是尧护卫的鲜血,惊慌害怕的她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

    好在火没有烧过来便被扑灭了,人多很快便将几个人被埋的人救了出来。

    涂天岚的手臂被火炉上砸倒的汤水烫伤,身上也有划伤不少;青儿的头撞在石台壁上,暂时昏迷还么有醒;萧婉儿除了惊吓和轻微的擦伤并没有大碍;尧护卫的伤最重,特别是后背上撞伤最严重,浑身大小的伤痕无数。

    当半昏迷的尧江被人扶着躺下的时候,萧婉儿怔怔的看着尧江浑身是血的模样。

    公主,属下护送你回宫吧!

    方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带着人赶来了,半跪想萧婉儿行礼。

    二柱踟蹰了一下,便去继续关切徐大夫对青儿、尧护卫的救治。

    二老爷,二老爷,夫人……夫人被人劫持了……

    涂天岚看了眼尧江,觉得不能再拖了。

    什么?!这……

    慌乱之下,二柱根本没有注意到夏小麦不在,他还以为夏小麦还没从花间集回来呢。

    嫂嫂?嫂嫂怎么了?!

    萧婉儿本就不想理会什么回宫不回宫的,一听这话,丢下方东赶紧跑过来。

    刚刚回来的路上……

    涂天岚长话短说,赶紧讲述过程。

    公主……

    方东过来听了大概,明白事情棘手了,但是眼下应该最先处理三公主的安全问题。

    没听见嫂嫂不见了吗?你还不去找?!

    萧婉儿忍着泪水呵斥道。

    公主,让卑职先送您回宫吧!

    方东咬着牙说道。

    回什么宫,嫂嫂不见了,‘膳禾馆’又成了这个样子!你们京兆尹府的人是瞎了吗?你们听好了,找不到嫂嫂,我是不会回去的!

    萧婉儿语气坚定的看着一干暗卫和衙差。

    二柱,尧护卫他们都伤的不轻,我看还是将他们送回府中吧,我跟着一起去!

    徐大夫建议着说道,这会膳禾馆乱七八糟,也办法处理伤口。

    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

    接下来,二柱让李管事带着伙计们收拾后厨,大云则大致挑选了一些用得上的药材,和徐大夫、二柱一起将尧护卫、青儿和顾大婶送回刘府。

    萧婉儿坚持着也要去刘府,暗卫们自然是跟着。

    至于涂天岚,他简单处理伤口之后,让陆清玦扶着自己,和方东去寻找夏小麦。

    门外有不少围观,不过有压差阻拦,他们只能在外面指指点点看看热闹。

    这‘膳禾馆’怎么又出事了?

    不知道啊!衙差都来了,听说什么公主在里面出了事。

    啊?不会吧!‘膳禾馆’真不吉利,老是出事!

    我倒觉得,是有人盯上‘膳禾馆’了。

    这话怎么说?

    你想啊,这老板是刘将军的夫人,肯定有人看刘将军不顺眼呗!你没听说,之前的事情都被证实不是栽赃就是陷害了。

    诶,朝廷的事情,这怎说得清呢?万一不是栽赃陷害,只是这个将军夫人贿赂官员蒙混过关呢?

    你怎么能这么说,刘将军是这样的人吗?

    几个路人议论的有些激烈起来。

    吵什么吵,都走开!走开!

    衙差严厉的呵斥驱赶了看热闹的人。

    夏小麦昏昏沉沉的只觉得难受,待她醒来之时,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干净简洁的房间之中。

    房间里除了她没有一个人,夏小麦坐起身子,没觉得有什么其他的异常,便努力回想着昏迷前发生的事情。

    当时听见了身后的动静,她本想回头,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瓷瓶也摔碎了。

    自己自然是赶紧向撞到的人道。

    夏小麦只觉得眼前的妇人眼熟的很,随后就觉得浑身无力,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缓了缓,才起身下床。

    看了看半开的窗户,居然已经是晚上了。

    夏小麦有些焦急起来,这么晚了家里人若是不见自己,还不得满京城的寻找自己?

    正想着,房门被打开了,下午冲撞的妇人带着一个丫鬟进来了。

    刘夫人,你醒啦!

    妇人关切的说道。

    你……你是……你是卢二娘?

    夏小麦终于想起来了。

    这个卢二娘就是当初有人在养生馆找茬的时候,站出来帮自己说话的人。

    你还认得我啊?

    卢二娘微微一笑,拉她坐下来。

    我这是……

    夏小麦迟疑的问道。

    下午在街上,你思绪不宁的撞到我,没说几句便昏了过去,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带你回到府上了。

    卢二娘解释道。

    这样啊,那真是太感谢您了。

    夏小麦虽然心中有所疑虑,但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劲,便连声感谢。

    我还想着,你要是再不醒,我就得去请大夫了,你没事吧?

    卢二娘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么晚了,实在是叨扰了,我……

    夏小麦关心家里的情况,有些急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