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0章 原来你是公主
    “公主对于回宫这件事,还是非常的抵触,属下不敢……”

    方东犹豫着看了看皇上,发现他脸色有些沉,便不敢再说什么。

    良久,皇上叹气一声。

    方东更是看不透皇上此时的心思了。

    “关德福,将方北叫过来!”

    皇上沉声吩咐道。

    不一会儿,方北便跪在了皇上跟前,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叔叔方东。

    “方北,你亲自带人去保护三公主,朕不希望三公主或者刘府再出什么问题!方东,你给朕查清楚,‘膳禾馆’的事情究竟是不是意外!”

    皇上冷冷的吩咐道。

    方东和方北领命退了出去。

    皇上起身看着窗外苍白的月色,沉默了很久很久。

    之前围绕刘府发生的很多事情都不是意外,皇上自然不会轻易的认为今天的事情就是意外。

    凡是都认定是意外,存有侥幸心理,那么他这个皇位恐怕也坐不到今天了。

    是太子做的吗?似乎他的嫌疑最大,他本就是之前那些事的背后指使之人。

    但是他要需要请求赐婚三公主和王子川来拉拢王丞相,为了扳倒刘星辰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得不偿失?

    此时此刻,皇上已经不想前些年那般信任太子了。

    如果不是太子,那么这一次的事情恐怕指使的人身份也是不一般的,宫外不安全,难道宫里面就安全吗?

    如果皇上觉得安全,就不会培养方东、方北这些暗卫、密探了。

    这也是为什么皇上还不选择将三公主强制结果宫里的原因。

    太子的私宅里,他正在听着自己的人汇报膳禾馆的事情。

    “真的假的?三公主有事吗?”

    太子惊诧的看着自己的人。

    “无事,虽然属下没能知道里面发生的具体过程,但是三公主后来坐马车回刘府了,属下是看见的。”

    密探赶紧说道。

    “行了,你下去吧!”

    太子挥了挥手。

    “殿下,您怎么了?这件事不是我们做的,您为何还如此担忧?”

    茹夫人柔声问道。

    “之前父皇处罚林衍忠就是警告我不要再对刘家的下手,现在出了这档子事,父皇肯定又会怀疑我了!”

    太子有种祸从天降的恼怒。

    “您是说,还有其他人不想刘家人好过?”

    茹夫人微微蹙眉。

    “不清楚,也许真的就只是意外吧!”

    太子甩了甩头,不想去思考这种烦心的事情。

    “您说,会不会是太子妃她……”

    茹夫人小心翼翼的看着太子,没有把话说完。

    太子猛然坐立起来,眯着眼睛看着茹夫人良久,直到茹夫人心虚的头皮有些发麻。

    “应该不会是她,上次林衍忠做的那些事情是她指使的,但是谋害三公主这种事情,她不会蠢到去做。”

    太子冷冷的说道。

    太子和太子妃再是不和睦,但依旧是荣辱一体的,嫁祸夏小麦可以,但是以皇上对三公主的疼爱,谋害三公主却是一步臭棋,太子还是知道太子妃的一些脾气秉性的。

    “是妾身多虑了,妾身也只是……”

    茹夫人可怜兮兮的说道。

    “认清你自己的身份,本太子对太子妃如何是本太子的事情,你没有资格去置喙太子妃,听见了没有?!”

    太子说完冷哼一声,沉着脸离开了私宅。

    他虽然觉得太子妃不蠢,但还是回到了东宫。

    太子妃本就在为舅父林衍忠的事情担忧、伤心又恼怒。见太子回来,更是愉快不起来,因为她觉得太子心里已经完全没有她了,她即恼怒舅父办事不利,又哀怨太子不救舅父的无情。

    总是太子妃整日都是怏怏的,一副绝望的深闺怨妇模样。

    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

    太子见她这副模样,有些嫌弃,又有一丝丝的怜悯,但终于只是冷漠的问了几句便回房休息了。

    至少他已经确认今天的事情与太子妃无关,那么就和太子本人没有干系了,那他暂时也懒得担忧什么了。

    萧婉儿回到房间里,三丫在门口踟蹰半天,还是走了进去。

    “你是三公主,是吗?”

    三丫小心翼翼的问道,心情有些复杂。

    婉娘若只是萱王妃的远亲也就算了,她还高兴有了新的朋友,可现在,府里突然出现了这么多的陌生侍卫,二哥还告诉她婉娘就是三公主萧婉儿,她有些难以接受。

    身份一下子悬殊起来,那还怎么做好朋友呢?

    “三丫,我不是有意要瞒你的……”

    萧婉儿本就伤心,看见三丫生分的模样,心里更是难过。

    “哎呀,明明是你瞒着我欺骗我,怎么你还哭了?”

    三丫赶紧走进,责怪中又带着不忍心。

    “三丫,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从小到大我就没有朋友,那些个官家小姐就只想巴结奉承我。”

    萧婉儿抹了抹眼泪说道。

    “你这话是夸我不做作咯?”

    三丫一听这话,心里放开了一些。

    “是啊,我是真把你当朋友才隐瞒的,不然我俩关系也不会这么好了。”

    萧婉儿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不一会儿,两个女孩子的关系就恢复到之前的模样,三丫心疼萧婉儿,晚上主动和她一起睡。

    也许在三丫的心里,她对这份友谊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但是总的来说,这份友谊还是诚挚的。

    夜深了,萧婉儿看了看一旁熟睡的三丫,自己却怎么都睡不着。

    她的心里一直挂念着那个抹不去的身影。

    悄悄的,她起身下了床,穿过院子,来到了护卫房间的窗户边。

    只见里面的烛火还亮着,萧婉儿却发现里面没有人,正奇怪呢,院墙那边传来了声响。

    陆清玦刚刚才洗漱完,正在帮尧护卫和涂天岚这两个伤员洗衣裳,脸色苍白的尧江和涂天岚正靠着院墙看着陆清玦坐在那里洗衣服。

    护卫也是人,哪里天天有新衣服穿,尧护卫的外衣破损严重,直接扔了,但是里衣以及涂天岚衣服,洗干净了补一补还是可以穿的。

    “你说你们两个,受了伤,还得我受苦,等你们好了,你们得给我洗衣服!”

    陆清玦笑骂道。

    “是是是!陆少爷辛苦了,您可别忘了我的袜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