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2章 感激与自责
    夏小麦赶紧让宋北跑了一趟刘府近一些的小药铺,买了一些对症的药材。

    宋北腿脚利索,回来之后,夏小麦便急匆匆的去厨房煎药。

    夫人,炉火我来看着吧。

    张婶主动帮忙,夏小麦点点头,又回到了护卫的房间。

    只见,萧婉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尧江的床边,正将尧江额头上的毛巾取下,放回水盆中用冷水中,替尧江更换额头上的毛巾。

    夏小麦先是一愣,发现另一边的涂天岚神色古怪,似乎很是为难。

    婉娘,你……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涂护卫吧!

    夏小麦也觉得不妥。

    要不是今早尧江突然高烧,事情紧急,夏小麦这个将军夫人都不应该亲自去翻看尧江的伤势的,毕竟是男女有别,更何况是还未出嫁的公主殿下。

    我……我只是担心他……担心涂护卫也受伤了,他笨手笨脚的!

    萧婉儿惊慌的扔下毛巾站起身,心虚的瞪了涂天岚一眼。

    我?我……夫人……

    涂天岚有些语塞,被公主这般指责,委屈不已,但是他总不好反驳公主的话语,只好低下头。

    自己明明劝阻过了,是公主莫名其妙非要自己亲手做的,他还能违命不成?

    夏小麦将涂天岚和萧婉儿的神情反应看在眼里,加之对这些护卫的了解,大概也猜出来了。

    不过倒也很好理解,公主感激尧江,昨天就哭个不停,现在想帮着做点什么也不奇怪不是吗?

    如此,夏小麦也就没多想什么了。

    天岚,这边交给你了,主意好尧护卫的情况,有事随时告诉我。

    夏小麦没有多说什么,拉着萧婉儿出来了。

    嫂嫂,他是为了救我才弄成这样的,我只是想……

    萧婉儿扭扭捏捏的解释着。

    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现在府里上上下下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你还是需要注意身份的。

    夏小麦小声的劝道,公主的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萧婉儿咬了咬唇,回头看了一眼尧江的房间,低眉点了点头。

    夏小麦见她这般,想着之前萧婉儿活泼可爱的模样,和现在对比确实差别很多,看来这一次的事情是真的让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不过她又很奇怪,这么多的暗卫,皇上不可能不知道出了事啊,怎么还是接公主回去呢?这是为了公主的安全着想,夏小麦不是嫌弃萧婉儿如何如何,但她也总不好主动提这件事,那就不成了赶公主离开吗?

    早上这一折腾,夏小麦早饭也还没吃,看看萧婉儿的模样,看来也没吃,夏小麦便又带着萧婉儿回到厨房。

    张婶向来想的周到,灶里留了火,将馒头、粥什么的都温着,这样大家随时都可以吃了。

    这会儿张婶瞧着厨房门口炉火的汤药,夏小麦便自己盛了两碗粥,拿了两个馒头递给萧婉儿一个。

    萧婉儿似乎胃口不大好,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门外。

    怎么了?你起来到现在都没吃,难道不饿?是不是这些不合你的胃口

    夏小麦有些担忧,难道公主吃不惯这种简单的早餐?

    不对啊,前几天不是都好好的吗?

    看来萧婉儿还是在担心尧江的伤势。

    没事的,嫂嫂,我只是没什么胃口而已,要是等会饿了我再吃就是了。

    萧婉儿说完,便是直接放下了手中的馒头,直接不吃了。

    夏小麦有些无奈,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萧婉儿了。

    正在这时,陆清玦匆匆的赶了回来。

    张婶,夫人呢?

    陆清玦有些焦急的问道。

    屋里呢!

    张婶刚说完,听见动静的夏小麦便自己出来了。

    怎么样了?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

    夏小麦焦急的问道。

    夫人,棚顶被烧了大部分,已经看不出什么端倪了……

    陆清玦满脸的遗憾和懊恼。

    怎么了?为什么?

    夏小麦皱了皱眉问道。

    昨天出事的时候,本就起过火,后来李管事带着人收拾的时候,又起了火,棚顶被烧了大半,根本瞧不出什么了。

    陆清玦无奈的解释道。

    夏小麦这才恍然想起,棚顶下面还有灶台火炉,涂天岚的烫伤就是因为火炉上的汤罐翻倒导致的。

    现在想想她不禁有些后怕,当时火没有烧起来,真的是万幸啊,不然被压的五个人能不能脱身都是问题了。

    夫人,这事是不是意外岂不就……

    陆清玦有些犹豫的看着自家夫人。

    算了,不是意外也只能是意外了。你先回屋去照顾尧护卫,他这会有些发烧。

    夏小麦也只能这样说了。

    陆清玦一听这话,瞬间担忧不已,赶紧回屋了。

    夏小麦心里却有了一些计较,卢二娘她得找个时间拜访一下了。

    对于自己突然的晕倒,她怎么都想不通。

    诶,可不能这样扇,这样劲太大了。

    夏小麦身后的张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教萧婉儿照顾药炉了。

    萧婉儿的手脚还不是很利索,毕竟没做过,夏小麦看着想了想没有阻拦,萧婉儿现在能有一件事情去专注,总比发呆不停回忆昨天的惊恐场景好。

    几口喝完米粥,夏小麦又去看了看石头,赵氏正在哄着他,倩儿在一旁笑着看着。

    闲聊了几句,徐大夫就来了。

    发烧了?

    徐大夫一听夏小麦的话,脸色凝重起来。

    我诊过脉了,大概是见了风,有些感染风寒,不是伤口炎症引起的。

    夏小麦解释道。

    徐大夫不放心还是亲自过去搭了脉。

    夏小麦见状,便吩咐陆清玦听徐大夫的安排。

    至于她自己,既然有了去见卢二娘的心思,那么便不想拖延什么。家里有徐大夫在,她很放心。

    由于青儿还在养伤,夏小麦向倩儿借了小丫鬟春雨,这是二柱出狱之后给倩儿买回来,也是担心倩儿肚子越大不好照顾的缘故。

    夏小麦带着春雨去了一趟天心斋,买了上好的点心礼盒装,这才前往卢府。

    刘夫人?你怎么来了?

    卢二娘对于夏小麦的拜访非常的惊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