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8章 父女和好
    “父皇,您怎么来了?”

    萧婉儿不安的站在萧老爷跟前,嘟着嘴问道。

    “哼,朕不来,你还知道回去吗?!”

    萧老爷看着关总管将药膳一一摆好,又瞪了萧婉儿一眼。

    “我,我不回去!”

    萧婉儿哼了一声,气急败坏的坐了下来。

    她本来是憋了一肚子的委屈的,亲手做了这些本想哄父皇高兴,可父皇这个样子,又让她想起了赐婚的事情。

    “越发的没规矩了!再让你在外面这么胡闹,我看你怕是连朕这个父皇都忘了!”

    俩父女都是一样的脾气,谁都不肯先说着软话。

    “哎呀,公主,您这手……指甲都批了了呀!”

    关总管察言观色,立刻就发现了药膳和公主之间的端倪。

    萧婉儿本是坐下来时,手顺便搭在了桌子上而已,一听关总管的话,便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萧老爷眉头微皱,一把拉起萧婉儿的手,细细一看,发现上面有明显的红色擦痕,拇指和食指的指甲也断了。

    “怎么回事?是不是昨天伤着了?!”

    萧老爷关切的问道。

    “父皇……”

    萧婉儿从小到大就喜欢缠着自己的父皇,一听他这般关切的语气,瞬间就不生气了。

    “皇上,老奴看啊,这些药膳恐怕就是公主亲手为您做的!”

    关总管感慨的说道。

    其实关总管只是给了这对父女一个台阶而已,皇上早就通过暗卫知道眼前这些药膳是公主这两天在学的药膳,怎么可能猜不到这是自己宝贝女儿亲手做的呢?

    “真的吗?”

    萧老爷惊喜的看着萧婉儿。

    “哼,才不是呢!你要将我嫁给文子川,我才不会给您做这些呢!我现在就把它们都倒了!”

    萧婉儿见父皇如此,任性劲儿又上来了。

    “胡闹!朕什么时候说过你要嫁人了?”

    萧老爷一想起这件事,还是觉得自己理亏一些,虽然是反问,语气缓和不少。

    “你那天分明就和太子哥哥这么说的!”

    萧婉儿扭过头不去看萧老爷。

    “那天?那朕说什么了?你大哥只是在建议朕而已,你听见朕答应了?”

    萧老爷既然问道。

    “我没听见,但是您当时也没有反对啊!”

    萧婉儿有些语塞,逞强的说道。

    萧老爷笑着摇了摇头,拿起筷子,品尝了一口山药炒木耳。

    “哎哟,我的三公主殿下啊,这分明是您误会了,太子殿下只是建议,皇上有没有真的下旨不是?”

    关德福赶紧很有眼力劲儿的补充道。

    “那是因为我跑出来了,父皇怕找不到我才没有下旨的!”

    萧婉儿这会儿明显是得理不饶人了。

    “婉儿,朕还想留你在身边几年,不会让你嫁给王丞相的小儿子的。”

    萧老爷面露不悦,但很快又耐着性子保证道。

    “真的?!父皇您说的是真的?”

    萧婉儿一听这话,立刻就跳了起来,惊喜的问道。

    “你看看你现在这模样,像什么话!”

    萧老爷笑骂道。

    “父皇,以前在宫里我就是这般的!您还想我陪您几年,那这几年,婉儿还是会这样没规矩的!”

    萧婉儿从背后搂着父皇的脖子,喜笑颜开。

    “这些真的都是你亲手做的?”

    萧老爷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而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对呀,这些都是嫂嫂,哦,就是刘夫人教我做的!”

    萧婉儿松开了手,坐在萧老爷身边,笑嘻嘻的给萧老爷碗中夹菜,又在另一个碗里盛汤。

    “她怎么教你的?就你这模样,见了油烟还不得吓跑了?”

    萧老爷一脸的不信。

    “真的!您看这儿,就是被热油烫的!”

    萧婉儿指了指自己手背上红色的痕迹,想想就觉得疼。

    “以后,别再做这些事情了,宫里有的是御厨,听见没?”

    萧老爷心疼不已,宠溺的说道。

    “这样不好吗?父皇觉得不好吃吗?”

    萧婉儿毫不在意这些,有些失落的问道。

    “你做的,朕爱吃,也觉得好吃!但是既然有人伺候,你可以不必受这些苦。”

    萧老爷笑着,很满意的说道。

    “苦吗?可是我不觉得苦啊!我觉得很新奇很有趣啊!而且父皇喜欢,我就更高兴了,要是父皇愿意,女儿可以天天给您做!以前,父皇忙于朝务,生病受累也都忍着,女儿却不能为您做什么,但是现在女儿会做药膳了,可以帮你调理身体,女儿不觉得苦!”

    萧婉儿说着说着,眼圈有些发红。

    萧老爷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可现在听着女儿真诚的话语,竟有些愣神。

    这还是自己那个刁蛮任性的女儿吗?

    心疼自己是一直有的,但是亲自付出为自己却是以前没有过的。

    是了,她是公主,要什么有什么,就算是孝敬自己这个父皇,也不过是下人奉上礼物,又何尝自己动过手?

    想着,萧老爷突然觉得自己的女儿长大了不少。

    这样的变化,身为父亲自然欣慰。

    “父皇,你知道吗?这个是山药,原本可不是这样的白色呢!真正的完整山药是想木棍一样的,还长着须根,通体都是的!”

    萧婉儿一脸惊喜的比划着。

    “山药食用去皮之后才是白色的,但是去了皮便是滑腻腻的!女儿一开始切得时候,总是抓不住,嫂嫂担心我弄伤自己,后来还是我自己想了一个法子,用筷子插进山药里,女儿握着筷子不滑腻了,山药变不就跑不了了!”

    萧婉儿挤眉弄眼的形容,惹得萧老爷喜笑颜开。

    “父皇,这山药可是好东西,《本草纲目》就记载,山药治诸虚百损、疗五劳七伤、去头面游风、止腰痛……除烦热、补心气不足、开达心孔、多记事……益肾气、健脾胃、止泻痢、润毛皮……”

    萧婉儿掰着手指头一样一样的说道。

    这可是她花了大功夫才背诵下来的,可不容易了。

    看着她时不时停顿下来回忆的模样,萧老爷也猜的出来只是死记硬背的。

    “总之就是补中益气,强筋健脾!父皇,您得多吃一些!”

    萧婉儿实在是背不全了,便笼统的概括了。

    “哈哈哈,好!”

    萧老爷忍不住一连吃了好几口,心情也是大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