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生死不明
    “刘夫人,刘大将军出生入死的,你就不担心吗?想必他的俸禄也是不少,怎么会需要你来抛头露面的做生意啊?”

    柳夫人轻笑着问道,语气却是酸得不行。

    “就是啊,我听说刘将军的父母健在,还有弟弟弟媳,一大家子,你这整天忙着店铺的事情,家里就不管了吗?”

    魏夫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太子妃似乎是没有听见两个夫人的言语,对着药膳看了又看。

    夏小麦早在太子妃出现的时候就做好了被嘲讽的准备,所以一点都不奇怪。

    “两位夫人可是误解我了,其实这只是我的兴趣爱好而已。在老家的这些年,我也就是闲来无事的开了这么一家药膳酒楼而已。我的夫君本是不愿意我吃苦受累的,可是他见我整日无聊,又对医药感兴趣,这才同意我开了酒楼。”

    夏小麦满脸的幸福模样,一说一笑。

    “他也知道他常年在外,我会无聊,就给了我一些钱让我在京城里开间酒楼玩一玩,哪知道一不小心就做到了今天这个模样呢?”

    夏小麦故作惊讶。

    “不过说来也奇怪,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本事,偏偏就是对养生有不同的理解,开店铺也是一开一个好,可比不上两位夫人,自是比不上在家休养的两位夫人这般好福气呢!”

    阴阳怪气的话语,夏小麦也会,只是她向来不屑。

    “呵呵,我家的可是当朝太傅,我哪里敢在外面丢人现眼,自己丢人也就算了,不敢丢朝廷的脸!”

    柳夫人真是太傅柳绪杰的夫人。

    “丢脸?我倒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一个女人相夫教子之余,也不应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不是?不过,看柳夫人这肤色和皱纹,想来家里的糟心事恐怕是不少了。您要是不介意,我让‘养生馆’给您送点护肤品去。”

    夏小麦轻笑一声。

    “你!”

    柳夫人终于变了脸色。

    “对了,这护肤品是我是送给您的,省得您还要考虑贵府的开支问题。”

    夏小麦最后一句可是毫不客气的用着嘲讽的脸色看着柳夫人。

    说她在外面做生意赚钱不应该,那么她为何不能讽刺柳家主母游手好闲,只能靠夫君俸禄养活。

    实际上,大多数官家夫人虽然表面光鲜是一家之母,但是花钱什么的还是要看丈夫脸色的,如果家用花费太多,这些个大男子主义的官员可不会容忍。

    “哼,不用刘夫人大方,你多送上几套都成,钱我照给!”

    柳夫人细眉微蹙,不顾魏夫人劝阻的眼神。

    “我那儿最好的护肤品,一套下来需要二百两,您既然这么说了,我就差人给你送上三套……”

    夏小麦宛然一笑,缓缓说道。

    “二,二百两?!刘夫人不会是讹诈我吧!”

    柳夫人脸色大变,一共算下来就是六百两啊!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讹诈?柳夫人您何出此言?哦,看来柳夫人是对我有什么误会了,刚刚您还说我这‘膳禾馆’丢人呢,不知道皇上听了这话会有什么想法。要不,您让柳太傅去向皇上谏言好了,把您的观点告诉皇上,看皇上会不会收回成命?”

    夏小麦一副好心的模样,柳夫人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刘夫人玩笑归玩笑,牵扯父皇就有些不合适了。”

    太子妃淡淡开口,这才让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一些,柳夫人闭了嘴,一脸恼怒的看着夏小麦。

    “太子妃说的极是,不过,这还是柳夫人先质疑圣上的,我只是想维护名声而已。”

    夏小麦无奈的说道。

    “你别跟她计较,她也是关心你,怕你疏漏了家里人不是?算起来,这刘将军离家也小半年了吧,刘夫人想必很是思念吧!”

    太子妃一脸关切。

    “他奉身负皇命和百姓,我的思念只不过是妇人不懂事的行为而已,不足道哉。”

    夏小麦微微一笑。

    “这话说的,难道刘夫人就不关心他的近况吗?”

    太子妃说完,挑眉看向夏小麦,似有深意。

    “他要做的事情都是军事机密,难道太子妃还能知道?”

    夏小麦反问道,但是心里却是一个咯噔,太子妃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这个的。

    太子妃心中一凌,还以为夏小麦会迫不及待的询问自己知道的消息,没想到她居然沉住了气,还给自己留下一个打探机密的言语陷阱。

    不过,话一出口,太子妃不说接下来的话,怎么能忍下之前受得气?

    “魏夫人,你的夫君是军机处的,你来说。”

    太子妃将话题丢给了沉默很久的魏夫人,没有理会夏小麦的“军事机密”。

    “刘夫人,我夫君是军机司员,昨天他告诉我,边疆传来消息,刘将军在那边的处境非常不好,恐怕……”

    魏夫人满脸的犹豫和不忍心。

    “恐怕什么?!”

    夏小麦再是警觉,也无法平静面对刘星辰的消息。

    她真的太久没有刘星辰的消息了!

    “这……我说了您别急,现在也不是确切的消息,只是局势不太好……”

    魏夫人顾左右而言他。

    “魏夫人,还请您明说,拜托了……”

    夏小麦诚恳又急切。

    “边疆局势不稳,刘将军带着人深入敌军腹地,暂时失去了联系,恐怕……性命堪忧……”

    魏夫人支支吾吾的说道,言语间满是同情。

    “什么……”

    夏小麦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说这些做什么?人家正忙着赚钱呢,哪有什么心思……”

    柳夫人阴阳怪气的讽刺着,夏小麦却听不见她的声音。

    太子妃看着夏小麦惊恐慌张的模样,就觉得解气。

    “我就说呢,昨天下午太子和萱王爷他们被急召面见父皇,我还以为怎么了,看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呢!怎么,萱王妃没有告诉你吗?不应该啊,她向来关心你,怎么可能不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你呢?”

    太子妃故作惊讶的说道。

    夏小麦脑子嗡嗡作响,根本已经无法思考问题了,茫然的听见太子妃的言语,想起刚刚萱王妃还说了,萱王爷昨天下午进了宫的。

    星辰……难道真的出事了?!

    夏小麦只觉得心头哽咽的生疼,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