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失足真相
    “嫂子,这种事情可别说了,多丢人啊!”

    高二夫人和吴夫人赶紧跟着嘲讽的看着柳夫人。

    “你,你们!”

    柳夫人气急败坏,可偏偏自己当年怎么成为柳夫人的事实是自己无法辩驳的,只好求助的看着太子妃。

    太子妃看着柳夫人只觉得废物一个,不过对面人多势众,她出面也不见得讨得了便宜。

    看了一眼,夏小麦所在的房间,太子妃冷笑一声,反正她的目的达到了。

    “唉,这刘家还真的是多灾多难啊!这‘膳禾馆’重新开业好几回了,好不容易皇上赐下了牌匾,刘夫人又从楼上摔了下来,唉……”

    太子妃叹息着摇了摇头。

    “刘将军在外征战,萱王妃,我看刘夫人醒了之后,你还是劝劝她吧!”

    太子妃说完,便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

    萱王妃和世子妃自然是生气,但是又担忧夏小麦,其他三位夫人,也不好说什么。

    你来我往的对话,也不过就是逞口舌之力而已,说到底,现在受伤的是夏小麦,说赢。了对方又能如何呢?

    比如那个柳夫人,她要是脸皮不厚,在乎刚刚的嘲讽,那这些年早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二柱和徐大夫去前厅解释一番,客人们听见刘夫人没什么大碍,便也消停下来了。

    出了这档事儿,萱王妃她们哪里还有兴致吃吃喝喝。

    询问青儿,得知公主萧婉儿今天在养生馆,萱王妃简单的吃完药膳,便和大家一起去了养生馆。

    “青儿,你家夫人醒了之后,你一定要派人来跟我说一声,听见没?”

    萱王妃临走的时候,跟青儿嘱咐道。

    “是,多谢萱王妃的关心!”

    青儿点点头。

    忙过了中午这一段时间,二柱才安排宋南宋北两兄弟驾着马车,将夏小麦先送回了家,徐大夫表示晚上会去刘府一趟。

    赵氏本来带着石头午睡,被刘老爷子喊了起来。

    “快去看看,小麦从酒楼的台阶上摔了下来,昏迷不醒,被送回来了!”

    刘老爷子是想让赵氏去帮忙,毕竟在马车里,总不好让两个护卫把夏小麦抱下来。

    赵氏、张婶加上青儿,好不容易将夏小麦挪回了她的房间。

    “这又是出了什么事?!”

    赵氏看着夏小麦苍白的脸,眼泪就往下落。

    惹得倩儿和青儿也是红了眼眶。

    “不知道是不是夫人不小心,她从三楼的楼梯滚了下来!”

    青儿咬着唇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当时自己就在旁边照顾萱王妃她们,离楼梯那么近,就算夫人是不小心,那怎么没有呼喊呢?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徐大夫怎么说?”

    刘老爷子叹气一声问道。

    “徐大夫说,夫人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就是额头的外伤和脚踝的扭伤,流血导致贫血,才会昏迷的。”

    青儿看向大家,低下了头。

    大家见青儿的叙述还好,便纷纷松了一口气。

    赵氏吩咐张婶去准备一些吃的,想来夏小麦很快会醒,贫血虚弱就需要好好的补一补。

    临近傍晚,萧婉儿、瑶儿和三丫提早了一些时间,回了家。

    夏小麦缓缓沉沉的,在黑暗中摸索,她想寻找刘星辰,呼喊他,却怎么都找不到。

    不知道摸索了多久,嗓子也喊累了,她觉得好累,又莫名的觉得脚痛。

    时间久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担忧和伤心似乎没有那么浓烈了。

    渐渐的,她脚上的刺痛变成了实质的感觉。

    就这样,夏小麦醒了过来。

    “嘶……”

    夏小麦本来没觉得什么,但是起身时一阵眩晕,额头上的疼痛才袭来。

    青儿自然首先发现了夏小麦醒来,不过徐大夫这会也在,特意吩咐了大家不要太吵闹,这样会影响夏小麦的恢复。

    于是,大家只是默默的看着徐大夫为夏小麦搭脉。

    夏小麦茫然的看着大家,想要回忆发生了什么,记忆却迟迟变的完整。

    “小麦,是不是很疼?”

    赵氏看她的模样,就觉得心疼不已。

    “娘?我……我为什么在家啊?”

    夏小麦轻声问道。

    “你是徐大夫?我这是怎么了?”

    夏小麦努力的辨认眼前熟悉的每一个人。

    可是她的反应却总是跟不上,这让她苦恼又困惑。

    “小麦,你只是头部受伤,所以不要想太多,好好养伤,什么都不要想,听见没?”

    徐大夫安慰着说道。

    夏小麦呆了呆,才点点头。

    “小麦,饿吗?”

    赵氏柔声问道。

    “娘,有一点……”

    夏小麦乖巧的点了点头,赵氏便赶紧让赵氏先端了一碗粥过来。

    见夏小麦无碍,徐大夫和其他人便退了出去,瑶儿主动要求来照顾夏小麦。

    “娘,你这是怎么了?”

    狗子看着夏小麦苍白的脸颊,带着哭音问道。

    “三婶,你说娘这是怎么了?”

    狗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一旁喂粥的瑶儿。

    “狗子,别担心,你娘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没有大事的!”

    瑶儿柔声细语的安慰狗子。

    这边瑶儿安慰狗子,但是她说的话,夏小麦却听了进去。

    不小心?

    夏小麦不由自主的去回忆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

    虽然头有些晕,思绪无法集中,但是夏小麦还是回忆到了一些片段。

    当时自己似乎是听见了谁在背后叫自己……

    自己……

    是被人推下楼的!

    而且,那个人根本是想将自己推过栏杆,直接掉下一楼!

    当时,好像是因为自己身子不稳,才会躲过一劫,只是滚下楼梯而已。

    是谁?如此恶毒!

    愤怒和恐惧齐齐气上心头,夏小麦苍白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头也越发的疼痛。

    “小麦?!你怎么了?”

    瑶儿只见她眼眶发红,表情都有些扭曲了,心道不好。

    “娘,娘!”

    狗子紧紧的抓着夏小麦的手,焦急的喊道。

    头疼欲裂的夏小麦努力的看向自己的孩子,知道自己不能再这般任由情绪激动了。

    “没事,娘没事,狗子,娘想喝水,你去给娘弄一点来,好不好?”

    夏小麦嘶哑着声音说道。

    狗子重重的点了点头,赶紧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