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7章 原来是假消息
    “小麦,徐大夫说了,你不要胡思乱想了!”

    瑶儿放下粥碗,劝道。

    “瑶儿,是……是有人推我的!”

    夏小麦颤抖着身子,委屈、惊惧的泪水涌了出来。

    “什么?!谁!”

    瑶儿难以置信的看着夏小麦。

    “我……我不知道,我没看清……”

    夏小麦紧紧的抓着瑶儿的手,想要获得安慰和温暖。

    “没事了,小麦,我们回家了,不会有事了!”

    瑶儿抓着夏小麦冰冷的手,感受到了她发自内心的颤栗。

    “我……”

    夏小麦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你别想了,小麦,等你头好些了,再想!”

    瑶儿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她,只是明白不能让她这样想下去了。

    “你想想狗子,还有爹娘,你现在说了,要是出点事,我们该怎么办?!”

    瑶儿含着泪花说道。

    瑶儿刚刚说完,狗子便端着一碗温水进来了。

    “娘,你怎么哭了?你别哭好不好?”

    狗子一看夏小麦满脸是泪水,自己就忍不住要哭。

    “没事,娘只是脚疼,所以才哭的……”

    夏小麦说了谎,但是疼痛的理由却是孩子们可以接受的。

    “三婶,那娘怎么才能不痛呢?”

    狗子求助的看向瑶儿。

    “姑姑偷偷给你的蜜糖呢?你去拿来给你娘吃,她就不痛了!”

    瑶儿抹干净自己的泪水,强颜欢笑。

    狗子二话不说就跑了出去,一会儿就捧着一个纸袋子过来了。

    这是三丫给他买的,夏小麦担心狗子牙齿长不好,所以不让他吃太多的蜜糖。

    夏小麦这才吃了点东西,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沉睡之中,夏小麦却有些不安,慕王爷、卢二娘、太子妃等等这些人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一遍遍的回放。

    夏小麦很抗拒这些人和事,却偏偏挥之不去。

    直到停留在了那个房间里,魏夫人的脸庞之上。

    我夫君是军机司员……

    昨天他告诉我,边疆传来消息……

    边疆局势不稳,刘将军带着人深入敌军腹地……

    暂时失去了联系,恐怕……

    性命堪忧……

    如同魔咒一般,夏小麦尖叫着捂着耳朵不想听。

    可是魏夫人的声音却是那般刺耳。

    夏小麦,你天天就知道生意!

    一大家子,你这整天忙着店铺的事情,家里就不管了吗?

    刘夫人就不关心他的近况吗?

    他死啦,哈哈哈哈哈~~~

    柳夫人狰狞嘲笑的面孔吓得夏小麦四处躲藏。

    不,这都不是真的!

    星辰不会撇下我的, 不会撇下家人的!

    不!

    夏小麦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逃离梦魇。

    奈何自己深入恐惧的泥潭,幽鬼一般的笑声让她没了力气,又沉沉的陷入了深渊。

    直到夏小麦再次醒来之时,自己的房间里居然围满了家人。

    “小麦!你终于醒了!”

    瑶儿疲惫的神色里满是喜悦。

    大家一阵手忙脚乱,夏小麦却是一脸的疑惑,她现在很清醒,觉得自己应该没睡多久啊。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她那天睡着之后,又发了烧,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爹娘,我没事了,你看我都醒了,不是?”

    夏小麦挤出一个笑容,看着大家。

    “嗯,小麦脉象已经平稳,这会儿除了脚伤却是无碍了。”

    徐大夫笑了笑,这才让大家放心下来。

    “娘!”

    狗子扑进夏小麦的怀里,不停地撒娇。

    大家见状,这才纷纷离开,不再打扰夏小麦。最后,连狗子都被赵氏拉着离开了房间。青儿则端了热水进来,给夏小麦热敷脚踝。

    “夫人,你的脚感觉还疼吗?”

    青儿一边敷一边问道。

    “好很多了……”

    夏小麦看着自己肿起来的脚踝,心里有些着急了,照这个状况,怕是需要休养很长时间了。

    可是她有好多事想要去求证!

    现在的她已不是昏迷前惊慌失措的她了,魏夫人说的话她现在存了很大的疑惑,所以她现在很急切想要见一见萱王爷,可现在的自己……

    至于推自己下楼的人,夏小麦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去调查了。

    她觉得非常有可能就是太子妃那一行人当中的谁,但是可根本无法去求证;就算夏小麦看清了是谁,没有其他人证,对方也不会承认。

    “青儿,我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但是你谁都不可以说,听见没?”

    夏小麦小声的说道。

    “夫人,什么事?”

    青儿有些奇怪,但是看夏小麦一脸凝重,便也不敢怠慢。

    “算了,你去拿纸笔来,帮我送去萱王府,亲自交到萱王妃的手中,然后把回信带回来!”

    夏小麦将所听所见以及想问的,都写在了信中,青儿匆匆赶往萱王府。半个时辰之后,夏小麦没有等到回信,而是等来了萱王爷夫妇。

    摒除了家里人,夏小麦独自面对萱王爷夫妇,终于可以求证心中的担忧了。

    “小麦,真的是魏夫人告诉你的那些话?”

    萱王爷沉声问道。

    “王爷,求你告诉我,星辰现在究竟怎么了?”

    夏小麦点了点头,反问道。

    “星辰这一次的任务就是去边疆,他深入敌军腹地是为了去见一个敌国的重要人物,同时他还需要去探查敌军的布放情况,所以不论是我国还是敌国,这都是绝顶机密的事情。”

    萱王爷有些迟疑,但终于还是开了口。

    “那魏夫人……”

    夏小麦想问更多。

    “她能知道什么?!之前边疆形势莫测,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昨天送来的军报,说的只是星辰动身的事情,怎么就叫生死不明了?”

    萱王爷恼怒的说道。

    “真的吗?星辰没事吗?”

    夏小麦急切的问道。

    “没有,你想想,以星辰的脾性,没有把握他是不会行动的,怎么可能就真的出事了?我跟父皇都不知道的事情,她一个无知妇人居然敢大言不惭,真是找死!”

    萱王爷语气里已经带着肃杀之气了。

    夏小麦所说的事情,魏夫人所做的事情,已经不是普通妇人之见嚼舌根瞎说这么简单了。什么事情都敢拿出来瞎说,这个魏夫人以及魏大人,简直就是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