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8章 谣言散播
    萱王爷夫妇在房间里呆了很久,离开的时候,表情很是凝重,刘家人都以为这是因为担忧夏小麦才会如此的。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夏小麦便借口劳累睡下了。

    刘家人虽然担心,却不好多问什么。

    然而第二天,一些消息便开始在京城里传扬开来。

    你听说了吗?刘大将军出事了!

    哪个刘将军?

    你这是早上没睡醒吗?征远大将军啊!

    出什么事了?

    刘将军去了边疆,结果战事不利,现在生死未卜!

    啊?!不会吧,你怎么知道的?

    刘老妇人喜欢吃我家的馒头,刘府的张婶天天来,她早上匆匆从我这儿过,一脸的愁容的,却不买我的东西,我就好奇问了两句,是她告诉我的!

    难道刘将军真的出事了?

    那还能有假?我本来也不信的,但是张婶说,前两天刘夫人在‘膳禾馆’就是听说了这个消息,才会从楼上摔下来!一直昏迷不醒,昨晚晚上醒了之后就哭个不停呢!

    那后来呢?

    后来啊,这刘夫人悲痛欲绝,本不愿意把这样的噩耗告诉家里人的,可是这一家老小的瞒得住一时,也瞒不住一时啊!

    啊?这说了,这老人怎么受得住呢?

    你想啊,刘夫人自己一个也承受不住啊,可说了之后,刘老爷子还好,老夫人也是悲伤欲绝。这不,今早就发现刘老夫人身子不大对,张婶就是着急去请大夫呢!

    哎哟,这真的是……唉……

    早点摊老板和熟客虽然是小声议论,却也依旧吸引了其他的人。

    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京城里关于征远大将军的不幸流言便四处开花。

    流言也就算了,有些人本不会相信,但是大将军府刘夫人的三家店铺却无一例外的关了门,其中就包括刚刚被皇上下赐金字招牌的膳禾馆。

    这下子,流言似乎变得真实起来。

    然而流言蜚语再口口相传的过程中是会变样的。

    刘星辰可不仅仅是一员武将,他在百姓心中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他一出事,还是在边疆,这让人无一例外的联想到局势紧张的边疆,是不是也不保了。

    可惜朝廷一点风声都没有,这才更让这件家国大事显得不那么乐观,人们纷纷往最坏的可能性去猜测,这让百姓们开始不安。

    这样大的传言,最终还是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

    皇上直接掀翻了自己的书桌,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关总管和高公公吓得大气不敢出。

    是谁!是谁散播的谣言,朕一定要将此人挫骨扬灰!

    皇上暴跳如雷。

    他沉重的呼吸声回荡在殿内,稍稍平复一些之后,便指着关总管厉声说道:去!去把萱王给朕找来!

    皇上的命令下达,高公公哪里敢耽误。

    萱王爷还没到殿前,听说皇上大发雷霆的太子便请求面圣。

    皇上,太子殿下求见。

    关总管小心翼翼的说道。

    皇上?

    等了一会儿,发现皇上并没有回应,关总管只好继续询问。

    谁让他来的?朕不想见到他!滚!都给朕滚远一点!

    皇上一声暴喝,吓得关总管赶紧退了出去。

    太,太子殿下,皇上他……

    关总管来到殿外,脸色有些难看,不知道该如何叙述。

    皇上刚刚在殿内喊骂,摔东西的声音那么大,太子自然也是听见了。

    殿下,皇上现在心情不好,您还是先回去吧!

    关总管连虚伪的笑容都挤不出来了。

    关总管,父皇可是为了京城里的流言在发脾气?

    太子吃了闭门羹,也是失了颜面,脸色也不好。

    可不是嘛!边疆的事情那么机密,这样的流言就是皇上最不能忍的,您还是别在这个时候去碰钉子了。

    关总管劝道。

    太子沉了沉脸,看了一眼周围的下人,感觉他们定是在心里嗤笑自己。

    下人们纷纷收回自己的目光,表现的越发恭敬,太子才恢复了平淡的表情,昂首离开。

    他本想装着和没事人一样,看见匆匆走进的萱王爷,太子象征性的笑了笑,然而下一秒,笑容便凝固了。

    只见萱王爷毫无阻拦的,被关总管客气的领进了殿内。

    太子心中燃起团团怒火,自己吃了闭门羹没什么,可是萱王爷能进自己这个太子不能进,他如何能忍?

    可是萱王都进去了,太子能怎么办?

    箫亦钦,你且得意吧!

    他一脚踹翻了一旁的宫灯,阴沉着脸不甘心的离开了。

    萱王恭敬跪地,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皇上呵斥了。

    说!昨天你去刘府做什么?和刘家人又说了什么?!

    皇上恼怒的问道。

    父皇,这是怎么了?

    萱王有些惊讶的看着周围的狼藉,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父皇发这么大的脾气。

    你装什么?!京城里传的都翻天了,你会不知道?

    皇上呵斥道。

    儿臣……儿臣听说了,但是……

    萱王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别说这些没用的,回答朕,昨天你和王妃去刘府,去做什么?!

    皇上已经没有耐心了。

    儿臣听说,听说刘夫人摔下楼梯昏迷了两天,昨下午醒过来了,所以儿臣去看望一下……

    萱王正说着,被皇上抬脚一踹。

    放屁!这种事情,你的王妃去就够了,需要你亲自去?!你还要跟朕装傻是不是?!

    皇上怒极反笑,质问道。

    父皇,今天的事情与儿臣无关啊!

    萱王正了正脸色,这才道出了实际的情况。

    正如父皇所说的,刘夫人受伤,王妃探望也就够了,但是昨天……昨天是刘夫人醒了之后,亲自派人来府上送信,儿臣看完信了之后,觉得事态严重,才会亲自前往刘府的!

    萱王说着,拿出了一封信,恭敬的递给了皇上。

    信也不是很长,皇上看着上面夏小麦写的内容,脸色越发的阴沉。

    她说的魏夫人,是……魏耀志?

    皇上不确定的问道。

    是的,真是军机处司员,魏耀志!

    萱王肯定了皇上的问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