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5章 婉娘的心虚
    皇上一系列的处罚宣布,京城里哪里还有人敢胡乱议论和散播不实言论?

    至于刘府,一时间也成了大家不敢议论的对象。

    不过刘府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进出如常,几家店铺照常营业。

    安嬷嬷多次代表皇后娘娘慰问,就连关总管也来过刘府一次,大家似乎看出了门道,也开始巴结刘府。

    除了照顾店铺酒楼的生意之外,跟夏小麦稍稍熟悉一些的命妇商妇们则纷纷前往刘府看望夏小麦。

    好在萱王妃先给夏小麦打了招呼,再加上萧婉儿特殊的身份,除了像世子妃、高夫人等等这些真的关系好的,其他凑热闹的人都在刘府吃了闭门羹。

    其实夏小麦自己也懒得装模作样的应承这些人。

    她现在整天不是坐着就是躺着,吃喝都有人伺候,在外人看来就是享受的日子。

    可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夏小麦就没有像如今这般享受过,这让她有些烦闷。

    萱王妃、世子妃她们整天除了府上的事务,其实也没什么有太多的事情,于是,刘府成了她们新的聚集地,三四天就要聚一次。

    这天白天里,萧婉儿终于绣好了一双鞋底,针法很是生硬,所以萧婉儿绣的很慢,依稀能辨认出是简单的花花草草。

    现在尧护卫背后除了一两处特别深的伤口,大部分的伤口都已经结痂,所以他也经常起身走动。

    这不中午吃饭去顶替一会儿宋南宋北,尧护卫发现府门的门槛有一处破损,正在思索是否要找人来修理一下,如何修理。

    敏感的他,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回头却只看到那抹熟悉的背影。

    萧婉儿的衣衫很好辨认,尧江知道就是她。

    心中泛起异样的涟漪,尧江自己都愣了愣,脸上浮起笑容而不自知。

    也许,他已经习惯了她偷偷的看着自己吧!

    习惯……

    尧江突然脸色一白,沉重的感觉覆盖了所有的愉悦与开心。

    她是公主!

    尧江他不可以,也不应该有别的想法和感情。

    和所有的少女一样,萧婉儿对尧江的关注多了,心中的情感也变多了。

    或许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感情,但是她就是想多看看尧江,就觉得很满足。可是尧江对她保持距离的态度,让她恼怒又伤心,所以萧婉儿只能偷偷的看。

    可是她多么想向尧江炫耀自己绣成的东西,然后告诉尧江,她不仅仅是公主,她也可以像普通的女孩那般行事,期望尧江不要对自己生分。

    其实她渴求的根本就不多,只是希望他的眼中能有自己。

    千言万语,萧婉儿还是不敢直面尧江,坐立不安的她最后趁着尧江房里没人,偷偷的将那双鞋垫,放在了尧江的枕头之下。

    在她看来,这就是她唯一属于自己的东西,以一个女孩可以给予尧江的东西。

    身为公主,萧婉儿觉得自己不论送金送银,都摆脱不了公主的影子。

    这天傍晚,三丫她们回来的早,晚饭也就吃的早一些。

    饭后大家一起看着石头熟练的抓着护栏,走来走去,鼓励连连,谈笑着。

    夏小麦注意到了萧婉儿有些心不在焉,好像还是在偷看尧江他们的房间。这些天,夏小麦天天在家,早就注意到了萧婉儿对尧江的异样。

    但是夏小麦也不觉得奇怪,萧婉儿感激尧江不是吗?

    婉娘,看什么呢?我看你怎么好像在担忧什么。

    夏小麦笑着问道。

    没,没什么……我,我只是想到,等嫂嫂你的脚伤好了,我大概也就要回宫了……

    萧婉儿说着叹了一口气,很是失落。

    是啊,她的日子不多了……

    回宫不好吗?难道你不想你父皇和母后?

    夏小麦觉得萧婉儿应该只是对宫外生活觉得新奇吧。

    想啊!我,我怎么会不想?

    萧婉儿有些心虚,所以总觉得夏小麦的话另有所指,难免紧张。

    每一次安嬷嬷过来,我看她都是想着劝你回宫一趟,你要不先回宫两天,再过来?

    夏小麦笑着说道。

    嫂嫂,我还打算多学几道药膳呢!我怕回了宫,父皇就不让我出来了。

    萧婉儿哭丧着脸,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可怜兮兮的看着夏小麦。

    对啊!你还学药膳来着,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反正我也没啥事,明天我还是继续在家里教你做药膳吧!

    夏小麦一拍脑门,想起来这茬。

    上次学的那几道,我都快忘了呢!

    萧婉儿脸颊红了红,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儿,那明天就先复习一下之前学的,对了,要不早上你和张婶去买菜怎么样?

    夏小麦说着,觉得逛集市萧婉儿一定会觉得很新奇。

    逛早市?好啊!我还没去过呢!

    萧婉儿欣喜万分,期待起明天的早上了。

    夏小麦赶紧让青儿去给尧江他们说一声,毕竟早市人多,真要打算去的话,这些护卫恐怕要费一些心思了。

    夜里,尧江的房间里,方北也在。

    城东这边,集市在早晨是人最多的时候,我会负责暗中的观察保护,至于明面上,还是让陆清玦他们三个来吧!

    方北想了想如此安排到。

    不,不能大意,因为之前府上拜访的人多,我估计公主在刘府的事情,有心人估计已经知道了。干脆明天还是让我带着宋南宋北去吧!

    尧江摇了摇头,说道。

    你这身体,没关系吗?

    方北担忧的问道。

    放心,我自己清楚我的身体,清玦不够心细,人多眼杂的我不放心。

    尧江不客气的说道。

    陆清玦瞬间委屈的不行,怎么自己就不够细心了?

    可是方北在,他不敢顶撞抱怨上级,只好看了看一旁的其他几个人。

    其他人偷笑着,抬眼望天,无视了陆清玦的委屈。

    商议好了,方北小心张望之后出了房间,翻身上墙,离开了刘府,其他人则收拾收拾,准备洗漱睡觉。

    尧江脱下外套,取下了自己的匕首,习惯性的放到枕头之下,却摸到了异物。

    疑惑的拿了出来,尧江便看见了针脚别扭的鞋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