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讲道理?
    “空口无凭的诬陷和抹黑,我没有闲工夫挨个去解释!”

    夏小麦冷冷的看着乌雅。

    “刘夫人果然清高!是啊,身为大将军夫人,这样见不得人的手段怎么可以在这大庭广众下承认?!”

    乌雅反唇相讥。

    “远的不说,这唇膏就是个最好的例子,明明是前两天‘美颜堂’就开始卖了,刘夫人还一大早就去‘美颜堂’叫嚣一番。起初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刘夫人不过又是想偷学我的配方啊!”

    乌雅此言一出,人群中瞬间炸锅了。

    “天啊!怎么可以这样啊?”

    “还真是诶,刘夫人去‘美颜堂’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还奇怪呢,这唇膏明明‘美颜堂’新开始卖的呢!”

    “难道那些说‘养生馆’的配方是偷来的流言都是真的?!”

    “这也太过分了!”

    ……

    一时间,大家都指责起夏小麦来。

    夏小麦冷漠的看着乌雅,耳中非议声不断,心中难受是自然的,但是更多的是无奈和愤怒。

    愤怒是对于乌雅和美颜堂的,至于无奈,则是为这些轻易被误导的群众。

    乌雅不过是靠让人震惊的言论吸引大家,达到欲盖弥彰的效果而已!

    三丫和店里的姑娘们气急不已,纷纷就要上前理论,夏小麦一把拦住了她们,在大家不解的目光中,淡然的看着门前议论指责的人群和得意的乌雅。

    过了好一会儿,养生馆的人都没有反驳的言语,乌雅看着夏小麦似笑非笑的模样,心中隐隐觉得不妥。

    “怎么,刘夫人无话可说吗?!”

    乌雅扬声问道,人群便又被吸引了。

    “按照乌雅老板的这个说法,您这是又承认了谁先开始售卖,谁就有是这些配方的拥有者,是吗?”

    夏小麦掷地有声的反问道。

    乌雅脸色微变,心里一个咯噔,她心道糟糕。

    养生馆可是比美颜堂开张的早太多了!

    “哼!你这是强词夺理,分明就是你们将我的配方偷去了!”

    乌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反正这个谁都无法证明。

    “你,你是哪里人、住在哪里,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你也没有证据证明你店里买的配方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凭什么说是我们偷的?!”

    三丫真的恨不得冲上去撕了乌雅。

    “那为什么我先开始卖的唇膏?”

    乌雅阴阳怪气的笑了笑。

    “你,你先卖的怎么了!先卖的就能证明是先发明的?!我大嫂早就……”

    三丫不知不觉的又掉进了乌雅的言语陷阱。

    “三丫!”

    夏小麦一惊,拉扯她也没来得及。

    “看看,三小姐也会说了,‘先卖的就能证明是先发明的’?所以说,‘养生馆’先开张的就能说明她刘夫人不是偷的我的配方了?!”

    果然,沉默良久的宋夫人抓住机会,声色俱厉的说道。

    围观的人其实对于这些事情根本就弄不清楚,只是被不停的带着节奏,大家听来听去,也不知道该相信夏小麦还是乌雅了。

    “哼哼,无话可说了吧!分明就是你们‘养生馆’……”

    乌雅趁机开始抨击夏小麦等人的不道德行为,也有不少人跟着义愤填膺起来。

    三丫她们着急,但是夏小麦用眼神制止了自己的人。

    夏小麦心里很清楚,这是在养生馆门口,一旦自己的人不冷静,闹起来吃亏的只有养生馆。

    “三丫,你别忘了,乌雅就是来闹事的,难道你以为她是来讲道理的?!”

    夏小麦小声呵斥道。

    三丫脸色一变,瞬间也冷静了几分,然后拉了拉跟自己一样激动的姑娘,不再和别人争执。

    等人群吵闹了一会儿,夏小麦才缓缓开口。

    “乌雅老板,您的店铺是昨天早晨开始卖唇膏的,对吗?”

    夏小麦突然出声,人群便安静了下来。

    “是的!”

    乌雅眉头一挑。

    “那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制作这第一批唇膏的呢?我也不怕泄漏什么,这唇膏的配方中用的是蜂蜡还有草植的精油,存放的时限不会太长,不然就会变质,乌雅老板总不可能半年前就准备好了吧!”

    夏小麦一番说明,将乌雅可能回答的时间范围堵死了。

    “这最早一批是在……”

    乌雅刚想胡编,说是十天前,却被夏小麦打断。

    “你的唇膏较为松软,所以更容易变质,我想顶多是在三天之内!”

    夏小麦直接下了定论,盯着乌雅。

    “是,是又如何?!”

    乌雅本就心虚,对于唇膏的性质什么的,她哪里有时间去研究?

    “想必在场的大家,也都是对我这‘养生馆’有些了解的,还有不少人更是来光顾过,早在五、六天之前,‘养生馆’和‘花间集’就已经开始宣传唇膏了,不少客人一早就预付了定金的。青儿,把账簿拿过来!”

    夏小麦站在养生馆的台阶上,睥睨的看着乌雅。

    “夫人,这便是专门记载预定情况的账本。”

    青儿笑吟吟的钻出人群,奉上了账本。

    “嗯,是的是的,我家夫人很早就预定了,我今早就是过来替我家夫人取唇膏的!”

    一个不知道谁府上的采买婆子立刻便在人群中出声,肯定了这件事。

    人群中也不少人开始附和,毕竟养生馆和花间集宣传了好几天,这是确确实实发生了几天的事情。

    “预定又如何?能说明什么?”

    宋夫人狠狠的瞪了青儿一眼。

    “哼!唇膏卖这么火,怎么没见‘美颜堂’提前做做宣传呢?我们‘养生馆’宣传这么久了,唇膏若是乌雅老板您的心血,您不早就跳出来找我们理论了?”

    三丫终于找着机会反驳乌雅了,语气便也硬气了几分。

    “我知道‘养生馆’牌子大,就算说也是哗众取宠。说多不如做多,我就是要用行动来告诉大家,唇膏是我们的!”

    乌雅对于三丫,从来就是瞧不上这个冲动的丫头的。

    “有些事情,我来说难免会招人非议。魏夫人,王夫人,烦劳您来告诉大家,你们手上的唇膏是我什么时候送给两位的?”

    夏小麦冷漠的看了一眼乌雅,转头微笑着看向魏夫人和王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