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口嫌体正直(捉虫)
    灌木丛后面,孤傲的少年盘腿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只黑猫。黑猫懒洋洋的偶尔叫两声,少年终日垂着的嘴角也扬起了一个好看的角度。

    梅仁突然觉得自己出现的不是时候,但又舍不得离开,严傲笑起来太好看了。

    他干脆靠在墙上,借着前方树的遮挡,正大光明的盯着严傲看。

    灌木丛的两边,一边是撸猫的少年,一边是盯着少年看的...变态。

    梅仁不乐意了,“嘲风,麻烦你用词准确点。”

    嘲风很遗憾,“你说你要是长的好看点,这画面该多美啊。”

    为什么这个人永远都拎不清这一切到底是谁害的...

    过了一会儿,严傲站起来了,顺手捡起手边的书走了。

    梅仁这才走出来,内心五味陈杂。若非亲眼所见,他绝不会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严傲,那个傲慢毒舌洁癖的自大狂。

    “嘲风,我是不是瞎了。”

    “没有。”嘲风的语气里带了骄傲,“我就说攻略目标不会那么差劲的。”

    梅仁奇怪,“那你骄傲什么?”

    嘲风又不说话了,梅仁走到刚刚严傲待的地方,黑猫还待在那,懒洋洋的舔爪子,看到梅仁过来,也只是轻轻掀了掀眼皮。

    跟那个自大狂一样,不正眼看人。

    但是软萌的小猫比他可爱多了。

    梅仁忍不住蹲下摸了摸,皮毛摸起来很舒服,梅仁忍不住也把猫抱在怀里,翻来覆去的蹂/躏。

    “你在干嘛?”一个冷淡的声音响起。

    梅仁惊讶的抬头,他本来以为已经走了的人去而复返,手里拿了一根香肠,正皱着眉看着他。

    黑猫看见严傲回来了,立刻从梅仁怀里跳下来,乖巧的去蹭严傲的裤脚。

    梅仁气急,这年头,难道连猫都看脸的吗?

    当然不是,猫看的不是脸,是香肠。

    严傲蹲下来把香肠掰碎了,喂给小猫吃。

    看严傲一点也不介意的把碎香肠放在手心,让小猫舔着吃,梅仁好奇的问,“你不是洁癖吗?”

    “我什么时候说我洁癖了?”

    梅仁愣住,随即怒道,“你是不是就对我洁癖!”他还是对严傲那个恶心的眼神耿耿于怀。

    “放心,你还没这个荣幸。”

    一根火腿肠,小猫很快吃完了,严傲摸摸他的脑袋,站起来转身走了。

    “你去图书馆吗?”梅仁追上去问。

    “嗯。”

    “那我和你一起去。”

    身边有个学霸的话,学习效率都会高很多,梅仁遇到不懂的题,拿去问严傲,似乎没有他不会的东西。

    鉴于上次的教训,梅仁没敢再装不懂,老老实实的听一遍就行。

    “我还以为你脑子真是石头做的呢。”严傲讽刺道。

    “这两天可能开窍了。”梅仁装傻,他当然不能承认当初都是故意的。

    严傲哼了一声,梅仁心里惴惴,也不知道他信了没有。

    梅仁当初来上学的时候就答应了安雁,不能耽误录歌的时间。安雁想借电影的东风给梅仁出一个新专辑,这两天选好了作词,等着让梅仁过去试试曲子。

    “梅仁竟然没来。”罗成看着空荡荡的座位,寂寞又惆怅。这么多天的前后桌交情下来,罗成已经习惯了时不时转过来跟梅仁唠两句磕。

    但现在后面只要严傲,严傲是一个眼神也不会分给他的。

    罗成自觉无趣,转过去不再说话。

    梅仁这一消失,就消失了一周。

    再次看见梅仁的时候,罗成激动的扑上去,来了个熊抱,“一周没见你这张丑脸,竟然还有点想念。”

    梅仁翻个大大的白眼,“你该不会爱上我了吧。”

    罗成一拳打在梅仁肚子上,“想啥呢,就冲你这长相,爱上你那怕不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梅仁心里有事,挠心挠肺的等了半天,严傲终于来了。

    梅仁献宝似的凑上去,把手里的东西给他看。

    是一个粉红色的树脂玩偶虎,小小的身子,大大的脑袋,头微微昂着,眼珠子都要瞪到天上去了。

    “你看像不像你?”

    严傲气急,“你脑袋才这么大。”

    梅仁嘿嘿一笑,把小人放在他桌子上,“出去玩的时候看见的,送你了。”

    罗成不干了,“好你个梅仁,我在这心心念念你了一个星期,都没有礼物,你凭什么给他!”

    梅仁笑嘻嘻的把人推开,打闹了一会再回来,发现桌子上的玩偶虎已经不见了。

    看严傲还在一本正经的学习,梅仁心里嘚瑟,嘴上说着拒绝,内心还是很诚实的嘛。

    他贱兮兮的凑上去,“喜欢吗?”

    “什么?”

    “跟你一样的那只老虎啊。”

    严傲嫌弃的看着他,“不喜欢。”

    梅仁高深莫测的笑笑,“那你还收起来。”

    严傲一脸你是智障吗的表情看着他,顺手指了指他的桌子,一只粉红色的玩偶虎孤零零的站在那,只是刚刚被书挡住了,梅仁看不见。

    “操!”梅仁气急,“不要拉倒。”

    坐下后,梅仁越想越气,他录完歌出来吃饭的时候,在橱窗里看见这个,第一反应就觉得和严傲很像,眼巴巴的等着送给他,结果人家根本不稀罕。

    谁要热脸贴你的冷屁股啊!梅仁腾的站起来,拿起玩偶,走到垃圾桶跟前赌气似的扔了进去。

    “你。。。”严傲看了眼梅仁,眉头皱了皱,终究没有说话。

    梅仁因着这个事,一上午没跟严傲讲话,放学后,气呼呼的拽着书包走了。

    严傲慢腾腾又写了会作业,等班里人走的差不多了,才站起来。

    他走到垃圾桶跟前,小小的一只粉红豹还孤零零的躺着。

    犹豫再三,严傲还是伸手把玩偶拿了出来。

    垃圾桶里有人没喝完的牛奶,玩偶上沾了点,严傲拿手帕把玩偶细细擦了一遍,再走时,垃圾桶里孤零零躺着的就是一方洁白的手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