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怎么这么好看(快穿) 生日会和烧烤你选哪个
    严傲递请柬的手愣在空中,他连生日会上要跟梅仁道歉的事都想好了,他竟然说不去。

    梅仁看似决绝的转身,其实走的很慢。在他的设想里,严傲应该追上来,再不济也会叫住他,可怎么到现在还毫无动静?

    “嘲风,你说...咳,严傲会叫住我道歉吗?”

    “不会。”嘲风回答的斩钉截铁。

    也是,想起上次叫严傲去道歉费得九牛二虎之力,这次能邀请他去生日会可能已经是极限了。

    梅仁越走越慢,“那咋办?”

    “要不回去?”嘲风建议。

    梅仁有些犹豫,“这多没面子啊。”

    嘲风反问,“面子重要,还是严傲重要?”

    梅仁没骨气的立刻回头,昂着小下巴冲严傲伸出手,“请柬给我!”

    严傲一愣,赶紧把手里的请柬递给他,小心翼翼的问,“你愿意来了?”

    看严傲难得小心翼翼的样子,就算有再大的不满,梅仁也不气了。

    有时候美色的力量就是这么大!

    嘲风毫不留情的点出重点,“我觉得是爱的力量。”

    梅仁难得害羞了一瞬,但他在嘲风面前没脸没皮惯了,害羞过后很快不要脸的承认,“果然爱的力量是无穷的!”

    嘲风吐槽他,“是谁前几天不阴不阳的说什么识人不清,遇人不淑的,还老死不相往来,连任务都不想做了。今天就转性了啊。”

    提到任务,嘲风心情沉重起来,他想起一些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梅仁。不说的话,觉得对不起梅仁,但说了...梅仁这样兴高采烈的样子,他实在不忍心去打扰。

    算了,嘲风狠下心,与其知道后担心受怕的,不如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吧。

    听到嘲讽的话,梅仁有点淡淡的尴尬,辩解道,“他来示好,我当然要大方点啊。”

    嘲风还在想任务的事,没揭穿他。

    既然是生日,总得准备生日礼物。

    梅仁拿着手机在淘宝上挑花了眼,不是太俗,就是太俗!

    烦躁的把手机扔到一边,赌气说,“他还没给我道歉,不给他送礼物了。”

    嘲风斟酌了下,问,“你们人类谈恋爱的时候,都是这么...矫情的嘛?”

    矫情...梅仁沉默,并决定假装没听见嘲风的话。

    严傲的生日会在...梅仁打开请柬...风月行这是哪?

    度娘查了下才知道,风月行是一家高级会所。

    忧伤的叹口气,“我还没去过这么高端的地方呢。”

    前世他只是个学生,受人资助长大,怎么有钱去这种地方。这一世,虽然也算是个挺火的小明星,但为了避免被狗仔拍到,梅仁连电影的杀青宴都没去,错过了唯一可能去高级会所的机会。

    “去这种地方得穿正装吧。”梅仁都不用扒拉自己那几件衣服,最贵的都没超过六百。

    这种事求助安雁姐姐最可靠了。

    果不其然,安雁听说他要去风月行参加生日会后,第二天就带梅仁去了一家私人定制的西装铺子。

    浅灰色的西装服帖笔挺,不看脸的话,的确是个难得一见的大帅哥。

    “可以去当模特了。”安雁站在梅仁身边,看着镜子里的少年,已经有了男人的身量,举手投足都吸引着他人的目光。

    “哎,对!”梅仁醍醐灌顶,“实在混不下去的时候,我还可以去给淘宝店铺当模特,不拍脸的那种。”

    安雁一巴掌打在他肩上,笑骂道,“我会让你混到那么凄凉的状态?是不相信你的歌,还是不相信我?”

    梅仁赶紧认错,殷勤的请安雁去吃日料不提。

    周六下午只有两节课,上完就放周末了。

    放学后,严傲走过来问梅仁,“会所的地方有点偏,我们一起过去吧。”

    刚好,能省下打的钱了。

    梅仁点点头,“我先回去换件衣服。”

    严傲说,“地址给我,我一会去接你。”

    留了地址后,两人一道往回走,梅仁一改前段时间叽叽喳喳的个性,安静的走在严傲身边,一句话也不说。

    毕竟,他现在可是余气未消的小可怜,占理的。

    刚要出校门,听到后面有人在喊严傲的名字,两人回头,一个矮小的男生跑过来,“严傲,你等等,齐老师找你。”

    严傲点点头,对梅仁说,“在家等我。”

    莫名听出旖旎味道的梅仁悄悄红了脸,幸好他皮糙肉厚看不出来。

    骑着自行车骑了快一条街,梅仁突然觉得不对,齐老师今天回去的很早啊,他第一节课下课上厕所的时候遇见了齐老师,齐老师说他有事先回去了的。

    “操!”梅仁咒骂一声,赶紧往回骑。

    校园里不能骑车,梅仁把车停在校门口,就往教学楼跑。

    教学楼基本已经空了,梅仁先跑去自己班的那层楼,静悄悄的,楼上楼下也没有动静。

    除了教学楼,人还会去哪?

    梅仁往操场跑去,中间经过兵乓球台。台桌设在器材室后面,若不是听见声音,梅仁根本不会注意。

    “打!给我打!不给点教训都不知道天高地厚!”

    梅仁心里一跳,快速跑过去,眼前的一幕让他气的睚眦欲裂。

    向来干净俊秀的人被七八个混混围在中间,嘴角沾着血迹,脸上是他从没见过的凶狠。看严傲出拳踢腿的力度,应该是练过的。但双拳难敌四手,还是有不少拳头落在他身上。

    梅仁咬着牙抡着书包冲进人群中,就算严傲脾气再不好,那也轮不到别人来打!

    严傲看见梅仁过来,有一瞬间的怔愣,“你怎么来了?”

    “你别管!”梅仁喊了一声,趁所有人怔愣的空档,拉着严傲就跑!

    “娘希匹的!”为首的人把嘴里的烟吐出来,“追!”

    梅仁拉着严傲一路往校门口跑,这会学校里的人基本都走完了,就保安室还有人。

    “老师,有人打我们!”隔老远,梅仁就开始嚷嚷。

    后面的人忌惮老师,没再追上来。

    梅仁这才慢下来,喘了口气,“咋回事,他们干嘛打你?”

    那个矮个子男生把他引到操场那边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了,但那时已经来不及了。一群人围住他,为首的男人一看就是社会上混的,上来就说他不知天高地厚,还问他愿不愿意和他妹妹在一起。

    严傲大致听明白这场无妄之灾的原因了,但...他和梅仁就是因为这个事吵架的。现在梅仁好容易不提这事了,再提会不会又让他生气?

    犹豫再三,严傲摇摇头,“不知道。”

    梅仁愤然,“大白天就公然校园暴力,简直无法无天!你记住他们的脸了没!”

    严傲点点头,警觉的看着梅仁,“你想干什么?”

    梅仁心疼的看着严傲的脸,右脸上一片青肿,嘴角还有血迹。“你受伤了,怎么能让人白白打一顿。”

    严傲的眼睛里泛上笑意,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看梅仁这样关心他,就止不住高兴。

    梅仁小心的用指尖碰碰严傲的脸,“去医院看看吧。”

    学校不远处就有一个小诊所,两人进去,里面的医生一看就知道咋了,“哎吆”一声,去给严傲拿冰袋,还一边唠叨,“你们这些小年轻,动不动就打架,这留疤了多不好看,这么俊的一张脸。”

    梅仁忍不住笑出声,严傲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咕噜。”突兀的一声从严傲肚子里传出来。

    梅仁惊讶的看着严傲,毫不留情的大笑起来,

    严傲黑脸,“笑够了没有?”

    梅仁好容易止住笑,“你饿了啊?”

    严傲点点头,中午一直在想生日会上见了梅仁怎么道歉,饭都没吃几口,刚刚又打架,又跑步的,可不就饿了。

    梅仁坐在旋转椅子上,转了一个圈,停下来,正对着严傲,“你之前不少很喜欢吃烧烤嘛,那我们一会去吃烧烤吧。”

    严傲点点头。

    “不对。”梅仁突然想起来,“今晚上还有生日会呢。”

    “你这样能去吗?”严傲的脸颊已经肿起来了,估计一时半会消不下去。

    严傲在生日会和烧烤中很轻易的做出选择,“不去了就行。”

    梅仁不确定的看着他,“那其他客人怎么办。”

    严傲错开梅仁的眼睛,“没什么客人,就我爸妈,跟他们说一声就行。

    梅仁放了行,促狭的笑道,“就我一个你还专门弄了个请帖呀?”

    严傲绷着脸,“这样比较正式。”

    想想严傲平时的性格也确实能理解,说不定这还是他第一次邀请同学去生日会呢。

    一想到是严傲的第一次,梅仁心里就乐开了花,笑呵呵的去找医生问严傲的情况。

    趁梅仁和医生说话的功夫,严傲背过身打了个电话。

    “爸,生日会我不去了。”

    “什么!”严爸爸在电话那头暴跳如雷,“你非要大办生日会的,现在又不来是闹哪一出!客人怎么办!”

    “我去不了了,你就当商业聚会吧。”余光瞥见梅仁走过来了,赶紧挂了电话。

    梅仁无奈的说,“医生说你吃不了烧烤哎。”

    刚拒绝了生日会的严傲...

    “要不去我家吧,我做饭给你吃!”梅仁眼睛亮晶晶的,期待着严傲的回答。

    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严傲的情商是不是...不太够?

    感谢洛和离离原上草的地雷,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