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的喜欢你。
    黄毛看校长来了,怕坏事,连忙点头:“我们这儿可都是成年人,正规生意。”心里头还奇怪,怎么一个糟老头管个奶娃娃叫哥?

    看来这个小子大有来头。

    校长有点生气,怎么秦歌自甘堕落?

    秦歌背上书包,拉着王野的手:“校长,我是帮王野补习来着。”

    “是不是?”

    “对对对!补习!你看看,书都拿来了!”王野熟练地把秦歌转了身,从书包里拿出练习题,扔到桌子上就开始妆模作样。

    校长鼻子哼了哼气:“下午让家长来一趟。”

    这话,对着王野说的。

    一行人来去匆匆,网吧警报解除,原来躲在后边儿的学生一股脑儿都冒出来,看着秦歌的眼神多少都有些不友善。

    故意的!秦歌一定是故意的!

    “你小子有一手啊?!”王野重新把秦歌提起来:“你这为了坑我也是煞费苦心,既然你这么给面子,我也不能少了招待不是。”

    混混嘛,王野熟得很。

    所以,秦歌出网吧的时候,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但是他心情舒畅,尤其是被王野打,拳头落在肉上的真实感,总是在提醒自己还活着的事实,还好,一切还能重新开始。

    ——

    校长办公室,在一年前就成了王野的后花园,有事儿没事儿都带携家属来一趟。

    家属就一位,王野他奶奶。

    校长看一头白发的老太太心里头就难受,说话前喝口茶润润嗓子。

    “王野!去网吧您知道吧!”老太太耳背,每次说话正校长基本就是吼。

    要是楼道里听见校长跟个喇叭似的咋呼,准是李老太太在里头呢。

    老太太七十多,还爱打扮,原本沟通的下午三点,老太太非要涂口红,磨叽到了四点半才到,偏偏正校长红木书架上规规矩矩提笔写了个“孝”字,见着老太太就矮了一头。

    “啊?去你妈,你个校长咋骂人咧?!”

    正校长“啪”地一声收起扇子开始敲脑袋。转头问王野:“跟你奶奶说说说,别站着跟个没事儿人似的。”

    王野脑袋上扣着个白色低音炮大耳机,正摇头晃脑。

    正校长更是来气:“老太太,我说您孙子去网吧!”

    “你才是王八!”老太太小脚裹着往前挪,手里拿着个龙头拐杖就往校长身上戳。

    “你才王八!你才王八!”老太太碎嘴,一直叨念个不停,王野就站在那儿看,无动于衷。

    “你!你们!”正校长又喝了口水,准备给老太太写字。

    “校长,我能进来吗?”秦歌抱着一摞刚整理的纸,拿眼缝儿瞟了一眼王野,又冲老太太点头示意,才走到校长跟前儿:“这是昨天您要的学生会新进人员的名单,您给看看,不合适。”

    王野心中鄙夷。

    呸,狗腿子!

    校长擦着汗,肚子往桌子上垫的玻璃一撅:“小秦啊,你来的正好,年纪轻嗓门大,你给老太太解释一下,昨天王野都干什么了!”

    李老太看着秦歌脸上立马不怒了,过去拉拉秦歌的手:“这个娃娃长得真俊!”

    王野不乐意了,摘了耳机:“奶奶!”

    李老太对着自家孙子就是一拐杖:“你给我站好喽!整天嘻嘻哈哈没个正行。”

    秦歌拿胳膊挡住下一棍,轻声说:“奶奶,您坐下来,王野没啥大事儿,就是昨天我给他补习的时候,地方选错了。”

    “哦,这么回事呀,你还给补习,这浑小子,还不过来谢谢人家!”

    王野这辈子爹妈都不怕,唯独见了老太太眉毛一竖腿就要发软。

    蔫着脑袋,摘了耳机:“谢了。”

    老太太朝他后腚上踹一脚:“好好说话!”

    “谢谢你了!”王野猛地鞠躬,规规矩矩九十度。

    校长纳闷儿,这老太太耳背是间歇性的啊?觉得秦歌说得不够严重,连忙趁这个空档儿过去补充:“是网吧!在网吧打游戏!”

    “去你妈狗屁?!”老太太眉毛全竖起来了,气得拍着胸脯给自己顺气,校长吓得不轻,赶紧跟送太后似的把老太太找人扶走了。

    秦歌跟着出来,老太太不撒手,怎么看这孩子怎么讨喜。

    王野在后边掐秦歌胳膊:“姓秦的,你跟着过来干嘛。”

    “送奶奶回家。”

    “这是我奶奶!”

    “也是我奶奶。”

    “妈的,谁承认了?!”

    “臭小子!你奶奶我认的!”老太太又是一闷棍。

    秦歌噗嗤笑出声来。

    王野本来恨恨的,瞅着秦歌突然眼珠子瞪不起来了。

    这货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奶奶等一下。”秦歌看见路边儿有个卖水果的小摊,背着书包走过去,王野和老太太站在路对面。

    “老板,来两斤草莓,这草莓鲜么?”

    “刚下的,来看看,果味儿浓!”

    王野觉得热,把外套扎在腰上,就看秦歌跟小贩讨价还价。

    “你瞅瞅这个孩子,多好啊。”

    “不就买个水果么,谁不会啊?”

    路上人不多,盛夏的那股子热乎劲儿似乎还不愿意下去,王野头上蹭蹭冒汗。

    “吃一个。”秦歌把刚过水儿的草莓,绿屁股拔了就往王野嘴里送,在这之前,老太太已经砸吧上嘴了。

    草莓就堵在王野嘴唇和牙齿中间,王野没张嘴。

    老子还是有尊严的。

    “怎么了,不甜么?”秦歌说完,把那已经在王野嘴里过过一截儿的草莓抽出来,还带着王野如同他脖子一般倔强的口水。

    之后王野就眼睁睁看着秦歌把自己舔过的那半截跟着整个草莓吞下去,还扭头问老太太:“奶奶,甜么?”

    卧槽!

    卧槽!

    卧槽!

    老太太点头。

    秦歌又笑了,把脑袋转回来,瞅着王野:“我也觉得挺甜的。”

    ——

    王野晚自习在扣书。

    拿着那种五毛一把的铅笔刀在纸之上划拉。

    “王爷,你跟数学有仇啊?”

    王野又从裤兜儿里掏出手机,黑色翻盖,诺基亚206。

    昨天才凑钱买的。

    “给我这个宝贝扣个战地堡垒,省的让班头儿眼尖儿给猫走。”

    王野白表面冷静扣书,实际上心里还想着下午的时候秦歌那张开合的嘴。

    真他妈红!

    “这样忒慢。”

    王野听见声音儿扣书的手就抖了一抖。

    又他妈是姓秦的孙子!

    王野眼皮子艰难的翻起来,眼白占了整个眼眶的三分之二:“你说怎么办?”

    “我帮你整好了。”

    秦歌手里端着一共四本,数学、物理、化学、英语,上边儿已经扣出几个四四方方的凹槽,而且边角顺滑,做工精细。

    真他妈神了!王野冷汗从后腰爬上后背,这秦歌怕不是神仙吧,尺寸正好不说,关键自己只听语文儿课的事儿他怎么知道的?!

    王野伸手接过来,不用白不用。

    翻开第一页,倒吸一口冷气。

    里边第一页清一水儿地写着秦歌的名字。

    “你用啥?”王野想把这顿时烫手的课本额塞回去。就听秦歌说:“我用不着。”

    “牛逼。”王野第一次发自肺腑的说一个人牛逼,段其民在一边眼都直了:“这操作太骚了吧。”

    之后,班里都知道了,秦歌为了埋汰王野,仗着自己脑子好使,把书给王野当战斗堡垒了。

    对此,秦歌看不惯王野的言论就如同发春的野草,肆意生长。

    “秦歌,一起?”于浩林下了晚自习敲了敲秦歌的桌子。

    “不了,我等会儿。”

    于浩林是原高二界的级草,上了高三,和秦歌走得很近。

    于浩林个子高,人长得精神健气,配上一口白灿灿的牙,显得格外亲人。见秦歌没有要走的意思,本着对学长的尊敬,于浩林背着包约着几个同学就打球儿去了。

    秦歌眼神瞟到还趴在桌子上的王野,装了书包准备过去。

    但是脚顿住了。

    有人已经捷足先登,2班,郝美丽。

    “你醒醒,我发□□你怎么不回?”郝美丽人如其名,长得漂亮,就是往大街上一扔,准能第一时间发现的那种。

    王野没抬头,摆摆手:“困,一会儿有事儿,你先走吧。”

    “我没车!”郝美丽搬了凳子坐在王野桌子一边儿,扯着自己刚烫的头发,撒娇:“下午体育课崴着脚了,送我回去呗?”

    “成,你等我一会儿。”王野爬起来开始发短息,才刚掏出来手就被人扣桌上了。

    “今天以及以后都不行。”

    王野开始头疼,他妈又是秦歌。

    “王野以后下了晚自习,得补课。”没等王野发作,秦歌直接把通着着的电话摁倒王野耳朵上。

    “大宝啊,奶奶跟秦歌商量好了,晚上你就给我乖乖补课,别气我,听话。”

    王野咬着牙:“哎,知道了,您好好休息啊,一会儿回去。”

    挂了电话,王野跳起来:“姓秦的!”

    郝美丽两条细胳膊攀上王野的肩膀:“怕什么,玩玩去嘛!”

    秦歌捏着郝美丽胳膊上的肉皮:“他说了,不去。”

    “疼!疼!疼!你这人有毛病吧?”郝美丽急了:“学习好了不起啊?”

    秦歌:“对啊,了不起啊。”

    “你!王野~”郝美丽不干了:“你说吧,跟他跟我。”

    “今天你先回去,我回去跟我奶奶说说。”王野在学校横行霸道,但是唯独不敢让奶奶知道,更不敢惹他生气,秦歌拿捏自己的软肋一戳一个准,真他妈邪乎。

    郝美丽扒着教室玻璃瞪了秦歌好一会儿,才把头上皮筋儿松开,散着一头波浪,走了。

    教室里就剩了秦歌额王野两个人。

    外面放学撒欢儿的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也空荡荡的,夏末的凉风顺着窗户缝儿吹进来,惊得王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是不是想玩儿死我?”王野一脚把身子前面的桌子踢翻,盖子一开,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散出来。

    他真生气了,包括在网吧那次他都没下重手,但是秦歌要是赖上他奶奶,王野说什么也不行,触到底线了。

    “你基础差,咱们先从课本习题开始。”秦歌慢慢把桌子扶正,在王野身前收拾。

    “有病就得治。”王野踩到还在脚底下乱摸的手。

    很白很瘦的一双手。

    秦歌顺势跪下,抬头笑:“这样学习你比较舒服吗?”

    “操!姓秦的,你到底要干嘛,我现在可不敢保证不会一把掐死你!”

    “给你补课。”

    “用不着。”

    “你以后会后悔。”

    “哈哈哈,我王野字典里就没有‘后悔’这两个字!”

    秦歌嘴角扯起,以前没注意,年轻的王野,中二气息这么足啊,秦歌用另一只手,把摔劈叉的字典勾过来,然后在上面一笔一划写了两个字。

    后悔。

    “这样呢?可以开始了吗?”秦歌手已经有点痛了。

    “秦歌!”王野站起来。

    秦歌闷哼一声,王野站起来的动作太大,手上的疼有点兜不住了。

    王野才想起来把脚抬起来,但是那只原本好看的手已经脏得不成样子。

    “干嘛单单给我补课?全班那么多人,你补哪个不能显示你智商超群?非得来挤兑我?”

    “你不一样。”

    “我是异类呗。”

    “差不多。”秦歌揉了揉手腕,还是没从地上站起来,反而往前挪了挪,胳膊攀上王野的膝盖,然后想拽着他的裤子站起来,腿麻了,站不住。

    王野裤子本来就是鞋带系上的,面对秦歌轻轻的抓力,就崩了。

    秦歌一个踉跄,头顶就顶上一团柔软。

    “卧槽!”王野叫出来。

    与此同时,于浩林打完球看见教室还亮着,寻思秦歌是不是还没走,碰巧进门就听见王野咋呼,

    结果就看到秦歌一头撞上王野的鸟,对方裤子退到脚跟儿,之后秦歌把脸埋在王野双腿处,轻轻说了声:“我喜欢你。”

    王野开始觉得,‘我喜欢你’这句话,该是秦歌专门拿来恶心自己的

    作者有话要说:  于浩林:名场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