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梦里喜欢你。
    于浩林走进去,把秦歌扶起来,顺便帮王野的鸟儿归位。抹了把鼻子:“你俩没事儿吧。”

    “老子的一世清白!!”王野拿着那本词典就要往秦歌脑袋上砸。

    “等等,他好像晕了。”于浩林提醒他。

    王野揪着秦歌的头发,看他的脸,一脸潮红。

    我的鸟儿把人砸晕了?在王野还沉浸自我意|淫的陶醉中,被于林浩已提醒,把自己手搁到对方的额头上。

    “卧槽!这温度他咋还不炸!”

    “别说别的,先把他送回家。”此言一出,王野朝自己手上啐了口唾沫:“我来!”

    就横腰把秦歌扛起来,姿势和扛自来水同一样**。

    “你这不成啊,我怕他腰断了。”

    “嗯?”

    教室最后边儿有一面半墙大小的镜子,王野看见肩头儿上秦歌露出来的一截儿白嫩的细腰。

    “这货男的?腰咋这么细?”

    于浩林盯着那截儿白肉,禁不住吞咽,把衣服给秦歌盖好,慢慢从王野肩头上把秦歌挪到自己这边:“还是我来吧,先送他回家。”

    “那正好,你送他回去吧,我先回去了。”王野终于有种从地狱重生的感觉,以至于在电话响的时候,语调快飞起来了。

    “大宝,小秦给你补习完了吗?”王野他奶奶,王淑芬。

    “完了,正要走呢!”

    “你把他叫咱家来,我这里拾了点儿咱家的栗子,煮好了让他带回家。”

    王野脑门儿上冒汗:“不...不用了吧?”

    “你这孙子说的什么话!快点儿的!”王淑芬电话里对这个不争气的孙子叹气:“小秦在我们那个年代就是榜样,想当年我还是姑娘的时候,你爷爷...”

    “成,这就给您送过去!”王野猛戳结束键。

    “算了,先送我家去,我奶奶给治治。”

    ——

    路上为了彰显自己对秦歌无微不至的人文关怀,王野还是把秦歌抱起来。

    换成公主抱。

    然后就觉得这货硌手。

    “哎呦,这娃娃咋了?下午还好好的!”王淑芬连忙把秦歌迎进去,看着门外头还站着一个又高又壮的娃娃:“你也是他同学?”

    于浩林给王淑芬鞠了一躬:“奶奶好,是同班同学,秦歌他没事儿吧?”

    “一看你也是心肠好的小伙子,来来这点栗子拿回家啊,怪晚的,先回家吧,我年轻的时候是乡镇大夫,小孩儿心火旺,就是发烧,我给看看就行。”

    听了老太太的话,于浩林才放下心,抱着一纸壳子烫手的板栗,高高兴兴回去了。

    王淑芬回屋的时候,瞅见自家孙子正在看电视,秦歌就躺在脚边。

    “你个没良心的!不会把人送床上啊?!”老太太小碎步一颠起来,王野就知道她要拿拐杖,连忙站起来,又把秦歌抱到二楼。

    王野奶奶家不大,一老一少就两张床。

    “我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让你这么折腾我!”

    “你说啥呢,先给他爸妈打个电话,这么晚不回去该着急了。”

    听见“爸妈”两个字,王野微微愣神,反应过来开始找秦歌的手机。

    是个白色诺基亚,王野又骂了一声:“娘炮!”

    然后开始翻通讯录。

    “爸...找着了。”电话打过去,把王野听了个懵逼。

    “嗯,有事吗?我在忙,一会打回去,先这样,挂了。”王野一句话还没说。

    算了,再给他妈打,

    “喂,有事找你爸,嘟——”

    “我他妈——”王野就操了,一家子都他妈神经病!

    秦歌在床上哼哼唧唧,难受,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面,头上都是汗。

    王野翘着二郎腿在床边玩儿秦歌的手机,猛然发现通讯录里有一个名字特别扎眼。

    “草莓酱酱的大宝贝。”

    “这名儿够骚。”王野扒开秦歌脸上的被子,看着这么一张一本正经的好好学生脸,居然是个变态!

    就想捉弄一把,看看这个骚气名字的背后到底隐藏怎样骚气的人。

    “嘟——”

    “嗡嗡——”王野屁股后边儿开始震动,心下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傻孙子!让你照顾病人又自己玩儿起来了?快点把人扶起来,喂他吃点退烧片。”

    王野把秦歌的脑袋搁在自己肩头,一下子脸拉这么近,王野有点儿不适应,微微别过脸去。

    “小娃子皮肤这么好啊?哎,都是孙子,差别咋这么大。”王淑芬又指挥自家孙子:“把他嘴张开。”

    “嗯?”

    “把他嘴张开。”

    “咋张?”

    “你没胳膊吗?!手指头驾崩了?!还是骨头让你蘸酱啃了?!帮着把人嘴张开那么难吗??!”王淑芬年轻的时候在知青队伍里就是一朵霸王花,和脸蛋子成正比的是她的脾气,随着年龄增长,脾气又呈几何递增。

    王野甚至觉得,她奶奶的更年期或许就是个逆天的存在。

    “哎哎哎。”王野低着头,还怕奶奶觉得自己敷衍,特地往自己身上蹭了蹭才放到秦歌嘴边儿。

    嚯!这柔软的触感,跟自己的糙嘴巴子就是不一样。

    “小娃娃烧的不轻,都是帮你补作业累的,以后可得好好谢谢人家,知道不?”

    “知道,知道。”

    “行吧,给他爸妈说说,晚上冷就别让他回去了,跟你凑一床,顺便你给他发发汗,小时候就数你最热,跟个铁烙头似的。”

    “奶...这...”

    王淑芬摘了老花镜,摆摆手:“给伺候好喽,明早我来看看,要是没退烧,有你好看的,不说了,上年纪了,我去看看隔壁张老头送给我的大宝好使不。”

    门被轻轻合上,王野长长舒了口气。

    这他妈造的什么孽?

    为了给秦歌发汗,把秦歌捂得跟个木乃伊似的,自己把自己扒光了,钻进被窝里如鱼得水,然后四肢又给秦歌扒了一层。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秦歌叫自己名字。

    “王野。”

    干嘛。

    “王野。”

    “在呢。”

    “王大宝。”

    “你他妈——”

    “我喜欢你。”

    “我|草。”王野听见这句话就头疼,本能的条件反射。

    秦歌说话含糊不清,王野就趴在他锁骨的地方,抬起头问:“你老缠着我干嘛?”

    “我喜欢你。”

    “为什么?”

    “我喜欢你。”

    “可我不喜欢的男的。”王野见他从他嘴里套不出一句有用的话,索性把脑袋搁回去,看着灯泡儿思考人生。

    秦歌嘴里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啪!”王野猛地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他刚刚居然对神经病话里的真实性犹豫了!

    当然是假的啊!

    “嗯...我对不起你...我错了...你再看我一眼,就一眼,成吗?”

    秦歌啜泣声夹杂着一些碎碎念,王野实在不想听,困得跟着孙子似的,就拿自己的t恤堵上秦歌的嘴,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

    一大早,秦歌觉得浑身腰酸背痛,侧头看见睡在自己身边的王野,猛地坐起来,整个人反身扣在王野身上,头埋在王野脖子上扒拉这什么,边找边喊:“王野!王野!我没做梦吧!”

    王野被他吓了一跳,本能坐起来,搂着秦歌的腰,摆头问:“啊?咋了?地震了?奶奶哎!起床啦,地震啦!”

    等秦歌看清王野脖子上啥都没有的时候,失落地坐回去,开始揉头发,摸到脸上的眼镜,和隐隐发痛的后耳根儿,知道昨晚睡觉又忘了摘眼镜儿了。

    “你神经病啊?!”王野被秦歌整的精神衰弱。

    对,就一天。

    王野看秦歌精神头儿不错,就着这个姿势,用宽大的手掌扣在秦歌后脑勺儿上,自己额头抵在对方脑门上,嘴里叨念:“谢天谢地,烧退了,得了你赶快滚!”

    然后把秦歌推到一边儿,开始磨磨唧唧穿裤子,一边喊:“奶奶!你新孙子他退烧了!”

    秦歌里边就穿了件学校的白色t恤和内裤,坐在床上低头没动弹。

    刚才的喜悦在冲上头之后,又被现实拽回他原有的位置,就觉得更难受,没缓过来,刚才王野手掌的温度,让秦歌一阵意乱情迷。

    王野提上裤子,看秦歌又不说话了,头低低的,黑色卷发遮在眼睛上,皮肤上的潮红退下去,又恢复原来的奶白。

    这么看,秦歌真像只狗。

    老话怎么说来着,越是不叫的狗,越是会咬人!

    王淑芬进来的时候,脸上敷着黄瓜片:“知道啦,你嚷什么,给小秦子穿上衣服,出来吃饭,吃完上学,快点儿的。”

    王野重点在“给小秦子穿衣服”,想说点什么反驳一下,诸如怎么大的人了穿衣服不会?但是看见老太太此起彼伏的眉毛开始蠢蠢欲动之后,还是识相把话儿咽下去,老老实实给秦歌穿衣服。

    “伸手。”

    秦歌伸出一条胳膊。

    “左脚。”

    “右脚。”

    “成了。”

    秦歌木然的接受王野的“伺候”,终于在被王野扛着进了浴室之后对王野笑出来:“谢谢你啊。”

    王野刷着牙呢开始挑眉毛:“不用,你要是想谢我,以后少他妈在我眼前晃悠,就成。”

    “昨天的集合部分还没讲,那就从今天开始,时间改到中午午休,怎么样?”

    秦歌往上看的时候,王野感觉秦歌的每一根睫毛都在嘲笑自己,仿佛在说:“弱智,你能拿我怎么办。”

    “那敢情好嘞!小秦子,以后你有空午饭也来奶奶家吃!奶奶给你包饺子!”王淑芬拿着汤勺撩开门帘子,敲在王野头上:“愣着干嘛,说谢谢啊!嘴跟着你手指头殉情了?”

    “谢谢!!!!!”

    王野心态彻底崩了。

    于是乎,整个年级开始传言,秦歌用智商吊打王野,学霸党和校霸党自此,梁子就算结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  王淑芬:放心,我安排的明明白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