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今天也喜欢你。
    “你瞅瞅,真稀罕,王爷怎么跟秦狗一起来了?”说话的是原高二级部霸王卢汉天。

    卢汉天嘴里正嚼着口香糖,在早读的空档儿唱黄歌儿,自己原本横行霸道惯了,哪里料到上一朝还有没走的元老。

    “不知道,王爷最近都这怂样儿,真配不上‘王爷’两个字。”

    卢汉天扯着嘴角:“是句人话,下午把那套碟儿借给你看。”

    对方笑嘻嘻应承下来,想再给自家卢少爷出出主意,班主任就进来了。

    “同学们,先安静一下,介绍个新同学。”

    王野和秦歌刚坐在凳子上,又给招呼起来。

    秦歌知道来的人是正月,王野的初恋。

    班主任话音刚落,一只细长的胳膊轻轻推开门缝儿,接着人影穿一件碎花小裙,外面套着一件米色毛衣,从门口儿走到讲台。

    “你们好,我叫正月。”声音脆脆糯糯,很柔和。

    “这妞儿正啊!”卢汉天的小跟班才说完就被卢汉天掐了一把:“闭上你的臭嘴。”

    王野昨晚上没睡好,抬着脖子正做运动呢,眼神就那么碰巧点在正月扫视一圈儿的节骨眼儿上,两个人愣了一下,正月淡淡一笑,王野觉得春天猛然把自己的胸腔打开,一股脑儿把这辈子所有的冲动塞进去,完了还忘了关门。

    “咚咚咚——”的声音聒得王野耳朵疼。

    正月穿着平底软鞋,走路基本上没声音,因为个子娇小,等她到了座位坐下,就看见王野还傻傻站着。

    全班就他一个傻逼还站着。

    王野回神的时候,顺着春天的指引发现正月旁边坐的是他妈秦歌!!

    班主任背着手,再给秦歌说着什么,正月和秦歌两个人都互相点头,才开始上课。

    然后王野不淡定了,他陷入深深的纠结之中。

    他想看正月,但是,又会瞟到秦歌。

    自己的心脏就在惊喜和惊吓之间来回转换,看了半个小时,为了自己一条狗命,王野觉得还是玩手机。

    王野在最后一排,本子的尸体就跟山一样堆在王野前头。

    “咳咳——”登上q|q,王野就看见自己的好友列表里开始闪。

    点开始后,发现是有人要加自己好友,备注:正月!

    王野当时手机就吓掉了!

    连忙捡起来,往前边瞅了一眼,发现对方正在朝自己的方向看!心里那头不知道关门的春鹿,就一头撞死在王野的心脏外壁上。

    “秦歌,你这干嘛呢?”正月看着秦歌拿着手机点着什么,听见秦歌说:“现在你回头看看最后边儿最高的那个傻子。”

    正月不知道怎么的,回头的时候莫名其妙就锁定了也正在抬头的王野。

    第二次四目相对,王野抑制住想要呐喊的冲动,猛地低头,把手机上的同意键差点点烂了。

    正月回头轻笑了一声:“那人真逗。”

    秦歌也笑了:“我也这么觉得。”

    段其民问王野什么事儿这么可乐,王野回了一句:“爱情。”

    秦歌在手机上飞快的打字。

    正月虽然不知道秦歌在忙什么,但是凭感觉,认为秦歌真是个温柔的男孩子,因为来的时候就听说他把课本都资助给了班上一个智力有问题家境还贫苦的学生。

    看着秦歌桌子上空荡荡的情况,正月在心里更加确信了传言的真实性。

    一下课,秦歌桌子上就围了一圈儿热心的‘男同学’。

    围绕正月同学的衣食起居进行了临时探讨。

    正月问:“对于学校还有一些情况不清楚,一般下了课又找不到可以问的同学,谁有手机,号码我存一下,以后还得多麻烦向他了解学校情况。”

    决定为了帮助正月更好的适应学校的状况,男同学纷纷送上自己的手机号。

    “这么多啊,那记在这个本儿上吧。”

    秦歌在旁边看书,面对小男生在这个阶段犹如脱缰野马的荷尔蒙无动于衷。

    回头看手机,王野早就把自己的手机号儿发过来了。

    秦歌:呵,男人,呵,王野,呵,傻逼。

    王野追求自己的时候两个人都在上大二,那个时候的王野已经是一副成熟男人的作派了,秦歌抬头往窗外看:“果然是自己太贱了啊。”

    卢汉天在手机名单里排第一。

    其他男同学都识趣往后站,卢汉天抹了一把自己梳得整整齐齐的油头,把校服领子正了正:“正月同学,晚上有时间吗?”

    “有啊。”正月笑得灿烂。

    “卡拉ok去不去,我爸的场子,不用花钱!”卢汉天还特牛气地把下巴往上抬。

    正月继续笑:“好啊。”

    “你们3班怎么回事?下去集合,跑操,就差你们班儿了啊!”纪检委员袖子上缝了块大红布,扯着嗓子在门口喊。

    体育委员忙拍脑袋:“卧槽,给忘了!”

    l市三中第二节下课中间是为了增强体育锻炼专门把原来课间操换成跑圈。

    正月因为刚来,空档儿就去校长室报道。

    王野眼巴巴送走女神,出门就碰见在门口儿堵着的秦歌。

    王野继续往前走,秦歌就在后面跟着。

    王野就当多了个尾巴,索性装瞎,走到楼梯口,人家都往左走,偏偏王野溜到人群右边,猫到树林子里头。

    跑圈他从来不去,而是在树林子里练抽烟。

    王野从小到大样样儿都学得快,唯独两件,怎么都不得要领。

    一是学习,二是抽烟。

    是怎么学都不会。

    “咳咳...咳...”一口,王野就鼻子耳朵一起冒烟,每次约架想装个逼的时候,就开始咳,来个两嗓子,气势就全他妈垮了。

    所以每次一到这个点儿,王野就例行练习。

    秦歌蹲他后边儿的草上,一心一意拍照片。

    同时心里好笑,王野到26也没学会抽烟,只要抽一口,咳得跟孙子似的。

    可能是笑声太大,还在咳嗽中的王野转过身把秦歌提起来:“笑尼玛逼笑!”

    “你跟着我忍了,他妈阴地里嘲笑人就过分了啊。”

    秦歌第一次扯开王野的手,掐住王野手里还在冒烟的烟头,送到自己嘴里。

    王野看见秦歌抽烟淡定**的表情,拿打火机的手又抖了抖。

    青色薄烟从下往上,隔着秦歌的玻璃眼镜片儿钻出来,苍白骨感的手捏着烟的时候,配上嘴边儿的嫣红,王野脑子里蹦出俩个字:

    色|情。

    一根烟,让秦歌抽出大|麻的感觉。

    “吸得时候,不要憋气,自然呼吸,你再试试?”秦歌脖子细长,微微抬头,王野就看到秦歌的喉结上下拨动。

    整的自己的嗓子也痒痒的。

    等王野好不容易按下名为“崇拜”的感情之后,心里又开始愤愤不平,怎么秦歌除了脑子好使之外,社会上的东西也这么懂?

    一截烟在在秦歌手里慢慢燃烧,王野问:“你这抽烟跟谁学的?”

    秦歌一只手扣在王野左胸上,感受衣布下面包裹的心脏。

    抖掉最后一截烟灰:“你。”

    ——

    正月正在忙着借课本。

    新书教务处说还不全,让他先和同学看一本,但是秦歌也没有。

    “看我的吧。”王野有点不好意思,他头一回来第一排,有点儿不习惯。

    秦歌趴在桌子上睡觉,正月回到座位很是受宠若惊:“你离得没么远,没课本没关系吗?”

    “没...没关系!”

    被王野结结巴巴的声音吵起来,秦歌揉了揉眼,然后笑出声。

    王野的裤腰带他妈快扎到胳肢窝下边儿了!

    “笑死啊笑!”王野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忘了还当着正月的面儿呢!

    正月接过王野的书,开玩笑:“你俩感情真好。”正月是传统小姑娘,喜欢扎两个辫子和秦歌一样,也是个自来卷,但是发色不深。

    王野:???

    秦歌:“还凑活吧。”

    因为王野终于同意让秦歌教他抽烟和学习。

    抽烟为主,学习为辅。

    王野下课有事没事就往第一排跑,卢汉天瞅着烦。

    卢汉天也恋爱了。

    自己上高三以来,就一直被王野这个‘元老’压着一头,眼看自己爱情路上有了一块不小的绊脚石,卢汉天很不爽,连看他最喜欢的小人儿动作片也打不起精神,所以卢汉天决定,来一场男人间的决斗。

    ——

    午休时间。

    教室里又只剩下秦歌和王野。

    王野有点儿后悔答应秦歌的辅导,因为困。

    “集合很简单,当我们说子集就是...”秦歌扭头,王野已经枕着自己的胳膊睡着了。

    闭着眼的王野,隐隐约约有了几年后男人成熟的影子。

    这个时候的王野,眉间还没有那道褶皱。

    作者有话要说:  王野:这就是爱情吧。

    秦歌:傻逼,你清醒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