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出头因为喜欢你。
    现在的小子一定是疯了。

    秦歌早上穿衣服的时候,头疼,一半是被王野气得,一半是被于浩林急得。抬头看看已经5点半,高三真是苦逼,赶早自习真是最痛苦的事没有之一。

    本来想草草打发早餐,但是遭到胃的抗议,所以,秦歌不情不愿热了包奶,顺手煎了个鸡蛋。

    正揉着头,有人敲门。

    秦歌头又疼起来。

    “这是给你买的包子和豆浆,你热得奶我喝了啊。”于浩林带了一身秋天的寒气进来,怕伤着秦歌还特意进了门把自己放热才进来。

    端着秦歌的温奶煎蛋,于浩林笑笑:“以后我都来。”

    秦歌苦着脸:“何必。”

    出门于浩林拍拍自己的后座:“上来。”

    是一辆摩托车。

    “学校让骑?。”秦歌怀疑。

    “我骑的慢。”

    “嗡嗡嗡——”摩托的声音很大,路上冷,秦歌就找了件王野奶奶给的那件衣服披上,虽然于浩林带了自己的衣服,但是秦歌觉得这诡异的发展走向真的很奇怪,再想想于浩林这样的人,以后上了社会,不知道会霍霍多少小姑娘和小伙子。

    正月抱着书,刚从校办公室出来,看见两人骑车进了校门,很感兴趣,凑上去:“这车真帅!”

    “光着车帅,我不帅吗?”于浩林开玩笑。

    轻轻一撩拨,正月就红脸。

    秦歌又叹了口气。

    王野整个人容光焕发也从门口溜进来,想着晚上去电影院和正月见面,简直舒服极了,所以昨天晚上回家被霸王花揍一顿的事也可以轻轻翻过。

    “这么热闹啊。秦狗,面色挺好啊。”王野伸手想搭秦歌的肩膀,被于浩林侧身切进去:“昨晚你们玩儿的好吗?”

    “好的不得了。”王野看于浩林不由得生出一种竞争感。

    不晓得为什么。

    “走了,该迟到了。”秦歌抬脚往教学楼里走,正月瞅着于浩林,一路小跑跟着秦歌进去。

    剩下于浩林和王野。

    于浩林问:“你看秦歌和正月关系不错吧。”

    “还行,怎么了?”

    于浩林笑着:“怕不是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王野:???

    “话说到这儿,自己慢慢品,走了。”于浩林用食指摸了摸嘴角,也走了。

    王野恍然大悟。

    “卧槽,不会吧?”

    ——

    课前早读,秦歌看着课本发呆。

    想起之前王野拼命追求自己的时候,自己端着架子,他王野足足追了2年自己才勉强同意,现在想来,一切大概都是报应吧。

    “秦歌,晚上看电影你真的不去?”正月很奇怪,昨天下午的时候,秦歌塞给自己两张电影票,说还有一张为了感谢于浩林,送他了,让自己叫上王野,替自己去看场电影。

    “你怎么不去了?”正月从转校过来,就对秦歌的行事很好奇,感觉对方简直就像一个琢磨不透的存在。

    “原本是想请他俩看个电影,感谢之前的照顾,但是临时有事,去不了了,你们去吧。”秦歌在看昨天王野交上来的习题。

    几个圈圈在秦歌手底下画出来,秦歌皱着眉头。

    正月看秦歌一本正经的样子,也没敢多问,她知道于浩林也去,就收下票,向秦歌道谢。

    秦歌划着突然想起一件事儿。

    “那个名单是不是给校长了。”

    正月难得俏皮的眨眼:“你都知道呀。”

    “说着下周一通报批评,还挺对不起他们的,我爸说这样才能摸透有谁不按规矩带手机。”

    秦歌说:“你再加一个。”

    “谁的?”

    “王野。”

    ——

    王野盯着前面的一举一动,看正月笑得欢,早上被于浩林这么一提点,自己也觉出味儿来了。

    怎么就对秦歌这小子没设防呢?

    从后头看,王野发现秦歌的头发比较卷,颜色更黑,侧脸跟正月说话的时候,露出的半张脸和正月一对比,王野有点蒙。

    怎么感觉秦歌还要好看一点?

    出现这个想法的一瞬间,王野给了自己一巴掌。

    把身边睡觉的段其民吓了一跳:“王爷,你最近怎么有点疯疯癫癫的?”

    “也许这就是爱情的魅力吧。”王野不敢再看,总觉得关注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得很奇怪。

    王野捏着手里的电影票,心里还是暂时将那股怪异感压抑下去。

    总之,晚上才是一天美好的开始。

    ——

    于浩林手里也有一张电影票。

    秦歌后来给自己的,说是作为一直以来的谢礼。

    于浩林特别想笑,靠在窗户上,看着电影票发呆。

    “林哥,晚上打架缺人。”

    “不去。”

    “可是,咱不是早说好的吗?”

    于浩林抬眼:“听不懂人话?”

    “知道了,我回头给对方说说。”来人退下去,他可不想见到于浩林发火。

    人人都以为于浩林是个好好先生。

    于浩林不是单纯的好学生,虽然成绩优异,但是所谓坏学生该干的事一件没少,于浩林之所以一眼看中秦歌,是因为昨天跑操维持纪律的时候看见秦歌抽烟。

    于浩林没见过那样的秦歌,很漂亮,于浩林想要。

    所以晚上约架在秦歌面前就要统统靠边站。

    ——

    9点半,环城影视城门口。

    面面相觑的三个人,除了正月之外,其他两人一脸懵逼。

    “怎么是你?”王野和于浩林同时出口。

    正月扎着一个丸子头,歪着脑袋问:“嗯?你们都不知道吗?”

    “总之,来都来了,进去看看呀!”正月一边儿挽起一个人的胳膊,把他们拉到放映厅里。

    王野在心里说了一万句什么鬼,以至于在座椅上还在怀疑人生。

    于浩林则是随遇而安,还给正月买了桶爆米花。

    电影院很黑,正月开始肆无忌惮得拿自己的眼角偷偷瞟坐在左边的于浩林,高挺的鼻子,还有一身休闲装,真的很戳正月,正月是个从传统家庭里出来的小女生,从小就对她爸的话言听计从,但是现在却有种莫名的冲动,就在这个影剧院里,跟这个人表白。

    当然这都是,她不切实际的幻想。

    思绪被电影拉回来之后,正月开始专心投入电影的情节中。

    王野是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

    自己来的之后想到的一套词儿因为多了一个人根本用不上!

    电影看王野想睡觉,侧头看两人还真就一本正经的看电影,整个电影院基本上都是情侣,很少见他们这两男一女的搭配。

    王野想走,又不甘心,硬着头皮开始看电影。

    看着看着,王野发现女主和秦歌的行为有点像,都是追着别人跑。

    “哈哈哈——”王野笑出声。

    “这人太逗了!”王野忘了刚才不愉快,开始进入剧情,因为他发现,女主和秦歌真的越看越像。

    一样的倔强。

    一样的粘人。

    一样的憨傻。

    话说,秦狗在干吗呢?

    ——

    “你不是王野。”卢汉天站在楼巷里,看着对面秦歌问:“这没你事儿,我找王野。”

    后面几个人认出来是秦歌,纷纷拿他打趣:“好学生还是回家找妈妈要奖励吧!”

    “哈哈哈。”一阵哄笑。

    秦歌扭着脖子:“谁告诉你我是好学生?”

    秦歌早几年练过几下子,虽说19岁的时候,身体还没张开,秦歌属于晚开骨的人,毕竟26岁的时候,自己和王野一般高,而且论体格自己也差不了多少。

    虽然现在身体单薄了一些,但是不妨碍秦歌耍技巧。

    “哟,口气挺大啊。”几个人还只是笑。

    秦歌知道,毕竟都是高中生,又是同学,除了打打嘴仗不敢怎么样。

    “王野以后都没时间的打架了,所以,有什么事,今天统一结算。”

    “你替王野出头?”

    他们像是听见什么笑话:“讲真就你这样,还真不够我们几个热身的,自己不掂量掂量骨头几斤几两沉就放屁。”

    “那你们的屁是挺臭的。”秦歌捡了一根棍子,握在手里试了试手感。

    卢汉天喜欢出头,特别是在胜算很大的时候。

    这个时候冒出头来:“都让开!今天就我!卢汉天!给在座的各位学渣正道!来让我手刃了这个出言不逊的书呆子!但是,一对一,咱不拿家伙!”

    “成。”秦歌把棍子扔了。

    “啊——”卢汉天轮着王八拳就过去了,秦歌站着没动,等人到跟儿的时候,手起掌落。

    卢汉天后脑袋上就挨了一下。

    “再来!啊——”第二套王八拳上手的时候,秦歌弯腰弓步,用胳膊肘又给卢汉天肚子上来了一下。

    卢汉天就躺在中间不动弹了。

    浑身发麻,直抽。

    “这不对啊,学习好的现在都这么全能了吗?”

    “怎么看这块头就是压也能把秦歌压死了啊?这算怎么回事,学渣不要面子的吗?”

    “...”

    “我说了,以后王野没时间打架,今天还想来的就打个痛快,没有的话下次要再来烦他,我就不客气了。”

    “等一下,你小子很狂啊。”

    人群中走出来个光头。

    看着面相很不友善。

    秦歌看他,不像是学生,也没穿校服。

    “你不就脑子好使吗?拽什么拽,我今天不信治不了你个小比崽子!”光头撸撸袖子,跳到前边儿来。

    上面有人小声问:“这人谁阿?”

    “不知道,反正听说卢汉天找了社会上的朋友来助场子来着。”

    “那他是干什么工作的?”

    “听说是祖传杀猪的,刀法一流。”

    “刀子?不会吧?”

    “卧槽,他真有!”

    几个学生在后边叽叽喳喳的时候,光头就从后腰上抽出一把锃光瓦亮的短刀。

    作者有话要说:  三花提醒:打架可是不对的哟,尤其王八拳不要乱学。

    会挨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