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起洗澡还是喜欢你。
    王淑芬抱着一床红花小棉被,从后面给王野披上。

    “这么大了,还光着到处跑,不嫌丢人。”

    “习惯了嘛。”王野披上坐在秦歌身边,觉得对方身上有点冷,索性把小花被子给他盖上一截儿:“别以为电影票的事儿就这么算了,回头进屋儿再收拾你。”

    秦歌拿指头捏着小被子的一角,往自己这边拽了拽,冲王野笑:“行,你想怎么收拾都行。”

    秦歌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一弯,睫毛就盖在眼眶上,王野瞅着一排细密卷翘的睫毛心里头说了句卧槽,然后按捺心绪扭过头泡脚。

    王淑芬从里屋的柜子里拿了包中药,用纱布包着,放进木盆里:“这个呀,是老家的艾叶,多泡泡脚,对身体好。”

    “奶奶您不泡吗?”秦歌抬头问。

    “我得先去美个容,一会回来,你俩先泡。”王淑芬搓搓手,又进了里屋。

    两个人在客厅,正巧上面正放着时下最火热的青春偶像大剧《一起来看雷阵雨》,里边儿的女主正闭着眼等着男主的亲吻。

    王野没眼看,自己看倒没什么,关键这旁边儿还坐着个白花花的男人,两个男人看总有点怪。

    “你下午到底咋了,人还被你捅进医院了?你这么牛逼吗?”王野用脚翻着水花,低头看秦歌。

    “就是点小麻烦。”

    “你这么瘦还挺能打呢。”

    “还行。”

    王野抠着手指头开始掰扯:“打架、抽烟...你学习咋还这么好啊?”

    “着很矛盾吗?”秦歌问。

    “不矛盾吗?”

    “你喝酒了。”秦歌闻到王野嘴里的酒味。

    是王野回来路上买了罐啤酒解渴。

    “没想到你这么小就会喝酒了。”秦歌低下头,看起来不是很开心。

    “喝酒算是我的天赋了吧,反正我是没醉过。”

    秦歌想到王野每次出去喝酒应酬的时候,就可劲造自己的身体,拼了命想养活自己,突然又是一阵愧疚,顺着感情就把自己的脑袋放到王野肩头上。

    王野瞪大眼。

    “你...你...干干...什么?”

    “累了,靠会儿。”

    秦歌头发很软,倒在自己肩头的时候,王野感觉肩膀上像蹲了一只兔子,低头又看见玻璃镜后边儿那一排要命的睫毛。

    “赶紧泡,一会儿水该凉了。”王野抖抖肩,想把上面的兔子抖下来,结果秦歌整个身子就往下滑,眼看就掉脚盆里了,王野连忙一把兜住:“洗脚水这么想喝吗?大哥你看着点儿。”

    王野身上冒着热气,秦歌穿着衣服还是透凉。

    “你以后少喝点酒吧。”

    王野慌张回答:“知道了!磨叽!”因为秦歌的眼睛里边肯定加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隔着镜片儿都阻挡不住里面散发出来的诡异气氛,看久了就觉得要人命。

    水哗啦啦响,秦歌把脚从里边儿抽出来,穿上拖鞋,蹲在王野前面。

    然后王野眼睁睁看见秦歌一撸袖子就开始给自己搓脚!

    卧槽!

    “不是,你别...嚯,舒坦!”王野还没拒绝完就被一阵舒爽刺激到了,秦歌骨节分明的手硌在自己脚心,马上一股电流窜到头顶,王野舒服向后靠在沙发上。

    “这疼吗?”

    “没感觉...卧槽,疼疼!”王野又哭又笑,一阵狼嚎,猛然想起个事来,勉强坐正身子,为了能好好说话,一把拽住秦歌的胳膊:“我说,你先等一会。”

    “昨天晚上,于浩林给你按摩来着?”

    秦歌点头。

    “以后你少找他。”

    “为什么。”

    “总觉得他要挖我墙角。”

    “那..你知道挖墙脚是什么意思么?”秦歌想继续,但是被王野拽着胳膊提起来:“拆我台呗。”

    “记着,你是我小弟。”

    秦歌眨眼:“一直记得。”

    “小秦子!快起来,你给这个小子捏啥脚,大宝还不让小秦子休息去,明天周末,你俩好好休息,我去给烧热水,洗洗澡睡觉了啊!”王淑芬贴着面膜,利索收拾一圈,把两个小孩儿赶到浴室。

    “奶奶,我不跟他一起洗,这么大了都!”

    “这不节省时间嘛,快点,冲一把出来,再废话明天给我跪拐杖去!”

    秦歌倒是淡定脱衣服。

    王野本来基本上就光了,拿了浴巾遮住:“不是...你等一会,我...我出去...”

    “咔嚓”一声。

    “我把门锁了啊,洗完一块儿出来!”王淑芬晃荡着钥匙打开收音机,在外头练太极。

    “??!奶奶!你开门!我靠,这...这哪出儿啊!!”

    “有功夫吼,不如快点儿洗。”

    王野四肢扒在门缝儿上,不敢回头,一会屋子里就萦绕起了一圈白雾,好在起到了点遮挡作用,才转过来,磨磨蹭蹭□□。

    秦歌白得已经和蒸汽融为一体了,只有一截儿脑袋在动。

    花洒秦歌再用,王野就摆了个小凳子,坐在外面,沾着毛巾擦身子。

    王野低着头,在学校也没少见几个兄弟在一块,但是就是跟秦歌在一块儿别扭,不敢看。

    突然眼前出现一只白嫩的脚丫子,脚尖儿还他妈泛着红光!

    王野下巴磕到胸前:“你赶快穿衣服,我再洗会儿。”

    秦歌:“我没拿换洗的衣服。”

    王野闭眼:“那拿浴巾裹着啊!”

    秦歌:“浴巾在你那儿。”

    王野猛然抬头,冲着门口喊:“奶奶!求你给条浴巾吧!”

    ——

    王野浑身无力躺在床上。

    头发还湿着,但他什么都不想管了,屁股一撅,钻到被窝里蒙头要睡。

    感觉到身后的人也躺下,王野终于心满意足的闭了眼。

    再睁开的时候,又是那一排睫毛。

    不过这次前头没有镜片儿。

    王野拿手指头碰上其中一根,对方皱了皱眉头。

    “你这皮肤也太好了。”王野回想昨天也近距离偷偷观察过正月,人家妹子的皮肤都不如秦狗的好啊,难怪他奶奶这么疼他。

    王野悄悄掏出手机,找到相机,轻轻一摁。

    “咔嚓!”外加闪光。

    秦歌就睁开眼,眼皮半阖,看不真切。

    王野蹭得一下往后撤:“早。”

    “嗯,早。”秦歌回答完,又陷入沉睡。

    王野凑上来,把相机调试一边,安安静静开始戳拍照键。

    手指头摁酸了,王野才起来,伸了个懒腰,歪头看见秦歌手机正一闪一闪冒绿光。

    于浩林。

    这么早就打电话?

    “喂。”王野很轻的一声。

    “你怎么没在家,这么早你去哪了?”

    王野奇怪,于浩林都这么早来找他?

    “跑步。”又是轻轻一句。

    对方笑了:“哦,这样啊,那我在你家门口等你,带了早餐过来。”

    卧槽?!什么情况,带早餐?!于浩林收买人心真的有一手啊!

    秦歌被吵醒,看见王野拿着自己的手机,猛地夺过来,然后给挂了。

    “谁让你碰我东西的?”秦歌有起床气,重生之后,还是兜不住。

    王野也怒了:“于浩林还屁颠屁颠给你送早餐呢!”

    “知道了。”

    秦歌要下床,后腰被王野搂住,王野想拽衣服来着,但是对方没穿,肉又掐不起来,只能搂住:“你跟于浩林这么好吗?”

    “就一般同学。”

    “一般到凌晨五点半给你带早饭?”

    “他对谁都那样儿。”秦歌想掰开肚子上的手,对方一个后劲儿,把自己甩到床上,骑跨在秦歌身上。

    这时候,电话又亮了。

    “喂。”这次,王野换上自己的声音。

    “你?王野?”于浩林反应过来。

    “不行啊。”

    “秦歌呢?”

    “在我身子底下呢。”

    “他在你家?”

    “对。”王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想动物宣誓主权一样,看着于浩林就不得劲儿:“以后他就住我家了,一日三餐管饱。”

    “给我。”秦歌把手机抢过来:“以后不用来找我了,以后住在王野家,谢谢。”

    ——

    于浩林穿着件米白色的连头外套,手慢慢从耳朵上放下来,帽子盖着脸,看不清表情,他昨天晚上才知道,被捅的人是那个杀猪新人。

    而约架要干的对象是秦歌。

    关键是秦歌居然把人捅了?

    于浩林一只手拽着帽子边儿蹲在秦歌间门口,白的哈气从地下钻出来。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把早餐扔到垃圾桶,插兜走了。

    ——

    “你这狗腿子当得不称职。”王野居高临下。

    秦歌躺平:“以后注意。”

    王野腰往下弓,看着秦歌的脸,心情似乎好了一点,说:“你以后别戴眼镜了。”

    秦歌说:“不行。”

    “我今天带你买个隐形儿,我奶奶正好也行要。”

    “不戴。”

    “不戴也得戴!”

    王野拉着秦歌穿衣服,才想起来,秦歌的东西都还没搬过来,看看天气不错,就说:“今天心情好,帮你搬行李,但是你得单独帮我和正月单独待在一个屋子里,不许有第三个人!”

    ——

    秦歌站在眼镜店门口逗猫,是条橘纹碧眼的小奶猫。

    路过的人都往这看,不是因为猫,是因为秦歌正吞云吐雾。

    只要是不在学校,换了便装的秦歌总会来两口。

    王野从眼镜店出来喊:“你进来看看,喜欢哪个?”

    恍惚间,秦歌想到王野陪自己挑戒指那次。

    “哪个好看?”

    “你真的决定好了?以后就跟我在一块儿了?”

    “几年前我就一直那么打算的。”

    王野抬起秦歌的手,把戒指套上去,手掌的温度还是那么热。

    “喂!愣什么呢?问你呢?哪个好看?”

    秦歌半恍惚间,问出口:“你真的爱过我吗?”

    作者有话要说:  王野:奶奶,再爱我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