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讲歪理是为了喜欢你。
    眼镜店的姐姐端着眼镜盒就听见愣神的小男生来了这么一句,紧接着正月推门进来。

    好巧不巧,都听了个清楚。

    正月:“我就说你们关系真好!”顺便露了整齐八颗牙齿。

    王野:疯狂摇手!

    王野把手在秦歌面前晃了晃:“秦狗,你倒是说句话呀!”

    秦歌回过神来,一愣:“嗯?”

    “嗯个屁,刚才发什么神经,问你这两个颜色哪个好看!”王野手上的是两个颜色的隐形。

    秦歌低头往王野手上瞅:“这个吧,透明的就行。”

    王野在问眼镜店老板的时候,被明确告知,不建议给老年人佩戴隐形眼镜,所以王野打算先给秦狗整一个,不然每次做题看见秦歌的大眼镜片儿,总是一种老成的感觉,盯得人心里发毛。

    秦歌摘了眼镜,却不怎么会戴。

    “我帮你。”正月上来搭把手,她自己说:“我是来配普通眼镜的,隐形长戴对眼睛不好。”

    王野哦了一声:“这样啊...”

    “我的天,秦歌你眼睛有颜色哎!”正月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亚洲人很少见的蓝灰色,还挺好看的。”

    正月忙活一阵,帮秦歌把隐形戴上,秦歌眨眨眼,眼泪就决堤了。

    “有点儿难受。”秦歌两行热泪滚落下来,店员解释:“习惯就行。”

    秦歌戴上之后,发现天时地利,打算当一把人和,让王野趁早死心,就把店里唯一的店员领到后边的房间里摘眼镜。

    外面就剩了王野和正月两个人。

    名副其实的独处!

    王野新潮澎湃,上腹翻涌,下气沉通。

    一句话还没憋出来,一声屁先出来了。

    “不是我!”王野连忙撇清关系,在女孩子面前怎么能承认自己放屁呢,我真他妈聪明。

    正月脸上表情微妙。

    ——

    “啊啊啊啊!我都干了什么!”王野一路崩溃。

    秦歌笑声劈叉:“哈哈哈,傻逼吗你!”

    “你没看见正月看我的眼神!”王野路上疯狂发□□跟正月道歉。

    就听见秦歌身上哔哔直响。

    [对不起!]

    “叮叮——”

    [屁是我放的!]

    “叮叮——”

    [那]

    [我]

    [道歉!]

    “叮叮——叮叮——叮叮——”

    王野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你手机我看一下。”王野朝秦歌伸手。

    秦歌拒绝。

    有猫腻!

    两人刚到秦歌家里,王野反手锁门:“今天我要是整不清楚,你就甭想出去。”

    秦歌:果然祖孙两个,祖传锁门秘技。

    王野伸手钳住秦歌的胳膊,被迫对方抬起手,顺势把人抵在门上,另一之手开始摸他兜。

    左右屁股前后摸了一个遍,愣是没找着。

    “你手机呢?”

    “你自己找啊。”秦歌虽然矮了半个个头,但是腿长上不输王野,脚尖剔到王野脚底下,对方一滑,秦歌反下为上,倒扣住王野的胳膊。

    王野来劲了,小子跟我玩儿这套。

    事实证明,秦歌还是低估了王野能力,扣住王野的瞬间,被他反压。

    秦歌笑得无力:“饭是没白吃。”

    “手机拿来。”

    “叮咚——”

    “秦歌你回来了?”

    于浩林的声音在外边儿响起来。

    王野眼睛蹭得亮了:“滚,家里没人!”

    结果对方从外面推门进来了。王野喊:“卧槽,我不是锁门了?”

    秦歌摇头:“跟你奶奶比还差点儿。”

    “你们搞什么啊?”于浩林看秦歌被压在墙角,一副待人宰割。就抱着球,看着他俩问:“天儿这么好,确定不来一把?”

    “不了,我要搬行李。”秦歌说着去够箱子,于浩林的手随即伸上来:“我帮你。”

    王野看他俩的动作,插手进去:“有我就够了。”

    “王野会帮我。”秦歌抬头:“对吧,奶奶说的。”

    王野慢慢挪到秦歌身后抱起一个箱子,点头。

    于浩林:“三个人快一点儿。”

    三个人把行李搬到三轮车上之后,就开始考虑一个问题。

    这个车谁来蹬。

    秦歌:“我不蹬。”

    王野:“于浩林蹬。”

    于浩林:“好,那我开车。”

    于浩林说开车是真的开车,指着门口一辆别克说:“那搬到我车上,拉过去。”

    王野说:“那不成,这三轮咋办?”

    ——

    于浩林开车,秦歌坐在副驾驶。

    “你还是不死心?”于浩林把车窗都关上。

    “你还是不死心?”秦歌又重复一遍。

    王野在后边儿三轮蹬得飞快,愣是没赶上消失在街口的别克。

    “我他妈早晚也买一辆!”

    蹬得时候,王野就琢磨,于浩林肯定是想挖自己墙角,秦歌如此优秀的狗腿子,怎么也不能便宜外人。

    车里开了空调,秦歌舒服得眯了眯眼。

    “王野那块石头开不了窍的。”于浩林伸出一只手盖在秦歌的肩膀上:“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打赌是小孩子才做的事。”

    “哈,我就说你不敢在他身上赌。”

    “激将法没用。”

    “他要是永远都不开窍呢?”

    秦歌扭头,眼神很暗。

    于浩林深呼一口气:“你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有多棒,我可真是爱死了。”

    秦歌收了表情,最终还是问:“赌什么?”

    ——

    “奶奶!”王野擦了把头上的喊,进门的时候,于浩林已经在院子里吃着栗子。

    但是王野一眼就锁定了于浩林正往秦歌嘴里送栗子的手。

    秦歌张嘴,于浩林就把栗子慢慢送到秦歌嘴里,秦歌还伸舌头舔了一下!

    王野凌乱了,在自己蹬三轮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王淑芬正忙着给秦歌收拾房间,忙里忙外,看见自家傻孙子站在门口,气不打一处来,揪着王野的耳朵:“傻愣着干嘛,快点给你同学倒杯茶,多亏了他帮忙了。”

    “这茶不错啊。”于浩林拿鼻子轻嗅,眼神瞥到秦歌的锁骨上,然后伸出手去。

    “你这打架留的?”

    被于浩林这么一提醒,王野才发现,他脖子下边有一块淤青。

    秦歌整整领子,轻描淡写一句:“嗯,不疼。”

    “那不行,不擦药好的慢,我去问问奶奶还有没有膏药。”说完抬屁股走了。

    王野也把秦歌的领子扯了扯,咂咂嘴:“还真是,我昨天咋没看见?”

    “你那眼本来就跟瞎了差不多。”秦歌继续品茶。

    “不是,咱不是说好了,别跟于浩林走得太近么?”

    “改主意了,平时亲都不让亲,凭什么听你的。”

    王野:“???”

    “这个跟这个有关系吗?”

    秦歌放下茶:“有,很有。”然后坐正身子,开始跟王野讲道理:“我是不是你的小弟?”

    “是啊。”

    “那作为大哥是不是应该从心理和生理上关心小弟。”

    “对啊。”

    “那当你的小弟提出一些正常的需求的时候,作为大哥你是不是应该无条件支持。”

    “没毛病啊。”

    秦歌叹口气:“那我想亲你,为什么不行?”

    王野战术挠头:“不对,我理理,你亲我算是正常的心里需求?”王野强调“正常”两个字。

    秦歌双手抱胸:“我再问你,我多大了?”

    “十九。”

    “是不是还是单身。”

    “是的吧。”

    “那我现在作为一名已经成年的单身男性,出现一些性|幻想是不是正常。”

    “也许吧。”

    “既然正常,那我想亲你,为什么不行?”

    王野战术挠头x2:“那...我是吃亏了?”

    秦歌继续换了个姿势托腮:“你完全可以亲回来,是不是很公平?”

    “公平。”

    “既然不管是出于大哥的身份还是包容一个十九岁少年正常的心理需求而且对你完全不会造成损失,那我想亲你,为什么不行?”

    王野好像恍然大悟:“好像...也没什么不行。”

    王野又问:“那这样你就可以只做我小弟,离于浩林远远儿的?”毕竟秦歌这样高水准的小弟带出去才牛逼。

    秦歌耸肩:“看你表现。”

    于浩林小跑回来,看着王野深锁的眉头和秦歌继续缓缓喝茶,就说:“聊什么呢?”

    王野脑子还在梳理刚才的思路,完全不能受到干扰。

    于浩林坐下,凑近秦歌开始解他胸前的扣子。

    解第一颗的时候,王野不安得挪了挪屁股。

    解第二颗的时候,王野的脖子开始跃跃欲试。

    解第三颗的时候,王野伸手钳住于浩林的手腕。

    王野站起来:“我知道了,作为大哥,这点事儿,还是我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  秦歌歪理牛逼!

    王野理解傻逼!

    于浩林一脸懵逼!

    三花可不可以求个收藏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