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调戏你喜欢你。
    “实数a的取值范围是0到1!对不对!”王野跪在秦歌身上,拽起椅子上的书包,翻到秦歌留作业的那张纸,把下午秦歌讲得那道题目拓展在脑子里来回过水儿。

    吃饭的时王野候就一直在琢磨,脑子里凭空多出来一张稿纸,自己就在上边儿涂涂画画,刚才秦歌关门的时候,自己在脑子里落了最后一笔。

    秦歌反应了一会儿,说:“你真他妈是个天才。”

    那道题秦歌就比照原题变了个数。

    王野整整想了一个下午。

    牛逼。

    秦歌腰疼,说:“你先起来。”

    王野翻了个身,跑到书桌前边儿,奋笔疾书。

    秦歌伸了个懒腰,看王野埋头做做作业,心里头多少有点儿安慰,再活一次,帮王野考个好一点儿的大学,让他毕业的时候能顺利去那家心仪的企业。

    但是凭王野现在的水平,还是差的太远了。

    秦歌翻身做起来,走到王野身后,指导他做作业。

    “你能离我远点儿吗?”王野问。

    “不能,我眼神儿不好,离太远看不清。”

    “那你能别喘气儿吗?”

    “你是傻逼吗,不喘怎么活。”

    “那你喘那么大声干嘛?!”

    “有吗?”

    “你说呢?”王野给秦歌看作业。

    上边儿王野的字都飞出卷子了,秦歌喘一下,王野抖一下,字跟脑瘫下楼梯一样,越写越歪。

    “你——”王野想推开他来着,一扭脸,脸上多了一滴水。

    “卧槽,不是口水吧?”

    王野猛地回头,发现秦歌在揉眼睛。

    “别动,我看看。”王野扶着秦歌坐在床上,把秦歌手拿开,吓了一跳。

    秦歌整个眼眶外加眼角都红了,还在不停地流眼泪。

    “你...你咋了?”

    “眼镜不合适。”

    “那别戴了。”

    秦歌抬头:“你说的?”

    王野发怒:“废话。”

    秦歌双手后撑:“你帮我,自己弄不出来。”

    秦歌端坐在床沿上,王野站在他身子前边,但是因为有秦歌腿挡着,弯腰不习惯。

    在王野经历了弯腰、扭腰等各种极限姿势之后。

    秦歌不耐烦地把人搂过来坐在自己腿上:“瞎跑什么。”

    王野屁股坐在秦歌大腿上,脱鞋环住秦歌的腰。

    王野别扭:“非得这个姿势吗?”

    秦歌笑出声:“你还有更好的?”

    王野摇头:“没了。”

    秦歌:“快点儿。”

    王野开始挺直后背,低头帮秦歌扒眼睛。

    “不舒服不会自己摘了啊?”

    “你不是不让。”

    “我什么时候说的?”

    “早上。”

    “???有吗?”

    “你说过的话我什么时候忘过。”

    王野突然觉得自己脸上很烫!肯定是发烧了。

    帮着秦歌把眼镜摘下来,放进小盒子里,然后就扔垃圾桶,“以后这玩意儿你还是别戴了,万一瞎了,我罪过就大了。”

    “你怕什么?”秦歌闭着眼,转眼珠。

    “怕养你一辈子!”王野落荒而逃。

    秦歌睁眼,听见外头王野喊:“奶奶,我发烧啦!!!”

    ——

    周一,班主任拿着一份名单,十分严肃的站在讲台上。

    “现在,高考的关键时候!还是有一些同学漠视学校纪律!公然把手机带到学校!这是什么行为!”

    “饥渴行为!”卢汉天坐在最后,哈哈大笑。

    班里都被他逗笑了。

    “第一个就是你!”班主任踏着高跟鞋,“拿出来!”

    卢汉天背着手表示:“证据呢?”

    “要证据是吧?”老师扯扯嘴角,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摁按钮。

    “嘟嘟——”卢汉天屁股开始震动,卢汉天惊了!

    “不是,姐,我又没用它干什么,至于么?”

    “下面我念到名字的,现在去国旗下站着,一人一句违纪反思总结。”

    “秋风送爽,在这个收获的季节,l市一中马上就要迎来建校60周年的校庆活动,作为自豪的一中人,我要由衷得为母校献上自己的祝福... ...”

    秦歌站在早阳底下,听见班主任吴女士在前边和隔壁老师交头接耳:“广播站的学生嗓子就是好。”

    “可不是嘛。”

    旁边老师:“校庆听校长说高三貌似也得参与。”

    吴女士眼皮跳了跳:“天,这是要累死咱们这些个班主任吗?”

    秦歌把眼神转到老师后边儿的一排国旗下反思的蔫茄子身上,没有王野。

    之后,就从后边儿溜走,绕道去了王野常去的那片树林。

    半路上,遇见一个生面孔。

    “你好,请问,那个校广播室在哪?”声音把秦歌的注意力吸进去。

    虽然对方声音说话很小声,但是想让人多听几次,对方低着头,就能看见一截儿红鼻子。

    秦歌指给他看:“东教学楼,三楼右拐。”

    “谢谢!谢谢!”对方抬起头道谢,秦歌微微一怔。

    秀气。

    秦歌随口一问:“广播站的?”

    对方点头,但是看起来很害怕,跌跌撞撞跑远了。

    再往前走接着碰见于浩林。对方眼神从刚刚逃跑的人那里拉回到秦歌身上,“翘早课?”,嘴角笑得不明意味。

    秦歌也回头望了望秀气男生逃跑的方向,冲于浩林使了个眼色:“认识?”

    于浩林伸了个懒腰,活动筋骨:“不认识,刚才训人来着,口气不咋地,让他看见了。”

    秦歌明白了,原来被吓着了,怪不得跑的这么利索。

    于浩林伸手想搂住秦歌的腰,但是被秦歌“啪”的一声打下去:“王野不在这儿呢,想占便宜?”

    “啧,你还挺冷情的。”于浩林收回手,看秦歌像只呲牙的小狼狗,往身后指了指:“王野在后头,去吧。”说完,走了。

    马上,秦歌听见王野的动静儿了。

    之后是另一个女声,同样熟悉。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不明白?我倒贴找你,还不知足?”

    秦歌想起来了。

    郝美丽。

    “我不能答应你。”王野拒绝。

    “为什么?之前咱俩不是挺好的?”对方还在追问。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我就当你是普通朋友。”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她谁啊?”

    王野有点儿不耐烦:“这个你别管。”

    郝美丽哦哦意味两声点头:“正月吧?”

    “你别瞎说!”王野眉头拧起来。

    “我瞎说什么了?那个小妮子转过来,3班男生有几个眼珠子不往她身上瞅的?”郝美丽气得跺脚,“咱们认识的时间比较长吧?”

    王野说:“这跟时间没关系。”

    秦歌听了个心惊,这话自己也说过,不忍心再往下想,再抬头,王野已经站到自己面前,把秦歌吓了一跳,王野拿手兜住秦歌才没往后倒。

    “听见了?”

    “嗯。”

    “大哥我魅力还成吧,一天得拒绝十来个呢!”

    秦歌忽略王野这吹了等于白吹的牛逼,问:“那我呢?”

    “你和女生不一样。”

    秦歌问:“哪里不一样?”

    王野:“这不明摆着呢”

    秦歌装傻。

    王野自从上次篮球开始就多多少少不敢看秦歌的眼睛,随便敷衍一句:“肉多一块,少两块的你自己没数啊?”

    “多的哪一块儿?”

    王野要炸:“你脑子不挺好使的吗?这么简单还不明白吗?就...就...”

    就了半天之后的结果,是两个人被班主任抓了包儿。

    办公室里班主任敲着笔筒,哐哐响。

    “王野!一天天的管不了你了!”

    王野没个正行,接了一句:“您知道就行,还有老师,为什么秦歌坐着?”

    两个人一起被抓包,一起进的办公室,为什么他坐着喝茶,我站着挨批?

    秦歌故意说:“这茶还挺香。”

    “还有几天高考?”

    “不知道。”

    “那你就看,看完再跟我说话!”班主任顺着裙子坐下。

    王野满不在乎看就看,掏出手机,翻开盖,心里咯噔一下。

    秦歌心道,这个傻子。

    班主任笑嘻嘻换了副嘴脸:“拿来吧。”顺便拉开抽屉,里面安安静静躺着摞成山死不瞑目的手机,全是国旗下讲话收上来的。

    但是名单上没有王野。

    却在这现了个形儿。

    “老师,我奶奶得联系我,她上年纪了,我不想让她担心。”

    班主任犹豫了,王野他奶奶在学校是出了名儿的难缠,校长都无可奈何。

    “老师,手机还是给他吧,他奶奶一个人就靠这个联系了,我帮您监督他学习。”秦歌不喝茶了,陪王野一起站着。

    班主任推推眼镜,满脸堆笑看着听话秦歌点头:“那敢情好,老师相信你。”

    王野内心:什么鬼?不该是相信我吗?

    “这样,以后王野一旦有什么事儿,你就告诉老师。”

    秦歌乖巧点头。

    王野内心:秦狗可是装得一手好孙子!

    “对了,有时间让你父母来学校做个报告呀,培养出这么好的孩子,怎么教育的?”班主任借着这个话题,想争取一把。

    秦歌笑得更厉害了:“行,有时间我通知他们。”

    班主任笑不动了,基本上每次提这个要求,秦歌都这么说,三年也没见过秦歌父母长啥样,从高一到高三,回答这几个字就没动过,就知道又没戏了。

    班主任叹口气,打发两个人回去上课。

    回去路上,王野有点兴奋:“狗子,你真够意思!”

    秦歌淡淡一句:“应该的,还有,麻烦把姓儿念上。”

    王野觉得自己和秦狗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发展,都说君子之交蛋...蛋什么来着,管他的,反正现在秦狗用处太大了,简直就是学校里头活的免死金牌!

    王野春风满面,意气风发刚一只脚迈进教室,立即发现教室里诡异的气氛。

    基本上都针对一个人。

    正月。

    作者有话要说:  给王野正个名。

    他高中是个大傻子,感情开窍慢,就算肢体做出本能反应也不知道这代表什么。

    对于正月,是一见钟情,但是不是长情,他后来自己明白,不会虐。

    秦歌重生前,王野大二才明白自己喜欢的是什么,这里不会让他这么慢哈。

    王野:你这作者说来说去,就埋汰我!!

    三花:张能耐了,敢跟我叫板,信不信下章让你暴毙(滑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