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抢夺
    “你出去,是我先进来的。”一个长相绝美的男子长身玉立朝对面的女子粗暴地喊道。

    “应该出去的是你。”对面娇美的女子叉着腰指着该男子寸土不让,“顾师兄,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也好意思跟我抢?

    被指责的顾凌一挑眉道:“薛师妹,难道凡事不应该讲个先来后到?”

    “哈……”薛茗玉嗤笑,“这可是个女孩子身体,你要是夺舍也应该选个男子才对吧?难道你有什么特别之处?”

    谁能想到,此时这两人是为了抢夺一具尸体在争吵。

    “哼!”顾凌不以为意,“你以为要是能找到第二具有灵根的尸身,我会和你抢这个?”此时保住神识不散才是关键,哪里还会在乎男女?何况无论是男是女,还是样貌丑俊都不是不可以解决,只不过需要修炼到结婴利用劫雷重塑才行。

    “可你怎么不想想,要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么会挂掉?”薛茗玉再次指责对方。

    “挂掉?什么意思?”顾凌不解。

    “切,说你笨你还不承认。”贬低了对方薛茗玉这才解释,“挂掉就是死掉,就是咱们修仙之人说的陨落,即使不知道也该猜到才是?”

    “我一心只管修炼,哪里知道那些。”顾凌为自己找了个自认为完美,实际很是失败的一个借口。他一个古人,哪里会知道“挂掉”是现代流行词汇?没听过才是正常。

    “哈,你要是一心只管修炼,又怎么会惹出这等祸事?”还真是多说多错,这一下又被薛茗玉抓住了把柄。

    “不是……”

    没有给顾凌插嘴的机会,薛茗玉继续苦口婆心道:“不是我说你,你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林渠师叔。林渠师叔是什么人?那可是门派的筑基期精英。即使你已经修炼到练气期大圆满又如何?看着只差一步,可是却差了整整一大层级。”

    要不然也不会人家只是放了一个大招,连带着她这个正在旁边种灵田的吃瓜群众也跟着一起陨落。这让薛茗玉怎么不生气?

    “那还不是因为你!”提及筑基,顾凌的怒气也被激发,“当初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拖到今日还没筑基?”

    “那个,”薛茗玉的气势变弱了许多,委屈巴巴道,“我不是给你赔过礼,道过歉了吗。另外还给了你十株筑基草作为了补偿。”筑基草是筑基丹的原材料之一。

    说起来两个人还真有着不小的渊源。薛茗玉本是现代一名刚入校不久的大学生,谁能想到旅个游,买了一块玉佩就会坠崖。

    摸着良心说啊,她确实不是一时想不开跳崖给几位同游的同学找麻烦,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被下面仿若深渊的吸力给吸进去的。

    一顿心跳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从高处落下后,竟然被傻子给接住了。哈,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

    “你以为浪费我五年时间还没有筑基,光赔十株筑基草就了结了?”说到这儿,顾凌的眼珠子微微泛红。天知道,他一个天之骄子这些年因为筑基失败遭受了多少的鄙夷?

    原本五年前,他已经摸到了筑基的门径。好不容易寻了一处人迹罕至且灵气浓郁的地方打算筑基,可偏偏在临门一脚之时,一个不明物体忽然从天而降朝着他砸了下来。

    不是他不想躲,实则那个时候他正进入到奇妙的境界根本无法移动。

    原本以为他在四周布置了阵法,又布置了结界,即使有不明物体坠落,也会被阵法和结界弹出。

    可老天偏偏与他作对,那个重物竟然好死不死的落在了他的怀中。

    没有被摔死的薛茗玉在第一时间不是不想对顾凌道谢,可当看到周身灵气一股脑消失,双目染上嗜血光芒的顾凌时,第一个想到的是逃。

    说实话,也多亏她逃了。要不然非得被差一点走火入魔的顾凌直接弄死。

    话又说回来,她是逃了,可顾凌却因此伤了根基,养了许久,又寻觅了足足五年才再次摸到筑基的边缘。

    可惜这一次,他又因得罪人而被击杀。只不过死就死呗,拉着她作伴干嘛?

    “哎,算了。”薛茗玉决定换一个话题,“咱们还是先解决一下眼前的事吧。”

    “那你说你想怎么解决?”知道现在确实不是谈论那些的时候,如果他们中的一个神识不尽快和这具刚刚死掉的身体融合,那也不会让这具身体起死回生。

    而他们中的另外一个也必须抓紧时间重新找宿主,否则也会在这个世间彻底消散,连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谁都道修仙好,可一旦踏上这条路,就是一条不归路。不是勇往直前与天地同寿,那也就剩魂飞魄散。

    像他和薛茗玉神识没有被毁还能顺利逃脱,已经是上天对他们两个的眷顾。以前听说过可以夺舍重生,可那需要至少金丹期的修为。

    至于他们两个练气期的小弟子为何会有这种机缘?实在是搞不懂,不过也不需要搞懂,能重新活一次谁还会嫌多?

    “要不咱们两个石头剪刀布?”薛茗玉提出了一个自认为十分公平的馊主意。

    “哈,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好意思提这个。”顾凌显然是不太认同,觉得太过幼稚。

    “那你说要怎么办?”薛茗玉觉得事关生死,还是要尊重一下对方。

    顾凌毫不犹豫吐出三个字,“凭实力。”

    要不是因为对方是个女的,还是个他认识的人,他会和她墨迹到现在?这可是他一早就想好的主意。

    “这不太好吧?”薛茗玉有些退却,“你好歹也是练气期大圆满的修为,而我……”

    “你是什么修为?”原本两人都有本体的时候,凭借着高阶对低阶能使用的探查术,可以查看对方的修为。现在二人皆是虚体,根本无法探查。

    记得初次相遇那会儿,她还没有吸收灵气引气入体成为可以修炼之人。可是等她参加入门考核那会儿修为却已经达到练气二层。

    只因为年纪大,即使有土木双灵根这样的不错资质,却被收在了外门。可就算她天赋异禀,修炼比常人快,入门不足五年,修为估计也不会高到哪去。

    “要说实话吗?”薛茗玉嗫嚅地问道。

    “说。”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支持。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