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锁魂玉
    “怎么可能?”顾凌震惊到无以复加。一个人融合另外一个人的神识,哪怕是最低等的意识也不应该这样快?

    “什么怎么不可能?”小女孩儿睁开了眼,薛茗玉代替她重生了。

    “你是怎么办到的?”顾凌跌坐在她一米开外,身形异常狼狈。

    “说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薛茗玉一脸的茫然,“就是刚刚你在出神的时候,她”薛茗玉指了指现在的身体,“的意识团自动进入我的神识中开始了融合。”

    “难道不是你趁我不备有意为之?”什么不会融合?分明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先下手为强。呵呵,他太傻,竟然被骗了。

    “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薛茗玉极力地辩解,“我刚刚真的什么也没做就是听你在说话,然后那个包裹意识的小光点就自动进入我的神识与我融合了。”

    顾凌将信将疑,如果这人说谎的话,那她也太厉害了。

    “你说话啊?”薛茗玉还不死心地追问,“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哪里出了问题?是哪哪都不对!”顾凌近乎咬牙切齿,“我说的融合,是需要你的神识包裹住,然后一点一点将对方神识吞掉,就是近乎于吃掉。”哪有自己蹦跶进别人的神识主动被吃的?而且还这么快就完成了。

    “哦。”薛茗玉点点头,却不是十分认同。作为有经验的人,她刚刚可是一点都没觉得费事。

    “罢了,”顾凌摆摆手,“你今后好好修炼吧,我还要再去找一具可以夺舍的身体才行。”

    “对对,你快去。”薛茗玉也着急起来,“要不我帮你去寻?”

    “不用了。”顾凌有些萎靡,“还是我自己去吧。”

    “顾凌。”薛茗玉轻轻唤了一声。

    “嗯?”顾凌一挑眉。

    “你会恨我吗?”

    “恨!怎么会不恨!”但他更恨的是自己。枉他一个修炼天才,竟然会输得这样惨。然后就听薛茗玉道:

    “那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将来好找我报仇。或者我去找你,还像还筑基草一般还债。”说到这里,薛茗玉鼻头有些酸,眼眶有些湿。

    “好,咱们一言为定。”言罢,顾凌握紧了拳头,头也不回从门缝中消失。

    看着消失的他,伴随着一声声“顾凌,顾凌……”的低喃,薛茗玉将小小的身子蜷缩在一起,一颗颗豆大的泪珠砸落在地。

    “别哭了,他已经走了。”

    一个小女孩儿糯糯的声音忽然响起,让薛茗玉瞬间憋住了眼泪。

    “谁?谁在说话?”薛茗玉胡乱擦了一把脸,四处张望。

    “别找了,我就在你的脑海之中。”那个声音又补充了句,“也许你们修炼之人该唤作识海才对。”

    “你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如果细细分辨,可以听出薛茗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颤抖。

    “没错。”那个声音道,“我就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是你的一部分。”

    “我的一部分?”也对,她现在已经融合了小女孩儿的意识,那她身就是自己的一部分。

    “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小女孩儿解释道,“人都有三魂七魄,你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人占据了一部分。只有咱们彻底合二为一才能算作完整。”二者现在心灵相通,小女孩儿自然知道她的想法。

    “你是说我们两个一直以来魂魄都不全?”薛茗玉吃惊地问道。

    “对。所以你我注定都活不长久。”

    “还有这么一说?”呜呜,她竟然是个短命鬼?

    “你就不能有点正行?”小女孩如果能现身,一定会给薛茗玉一个大大的白眼。

    “好吧。”薛茗玉收起了思维发散询问,“那我们的魂魄又为什么会分开呢?”

    “具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我们原本是通过一块锁魂玉锁定在一起的,却因为锁魂玉一分为二,导致你我魂魄的分离。”

    “锁魂玉?等等,”薛茗玉好像想到了什么。

    “没错,就是当初带着你从现代穿越到圣羽大陆的那块,也就是你旅游买的那块玉佩。”

    “可是那块玉佩后来就消失了啊?”她当初还曾找过那块玉佩许久。

    “那块玉佩并没有消失,而是一直在你那位顾师兄身上。”小女孩道。

    “你是说当初我砸在他身上时遗落的?”

    “应该是。”

    “原来如此。”薛茗玉点了点头,“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是你那位顾师兄身陨后,那块玉佩带着你和他一起寻到了我。”因此便有了二者夺一个尸身的戏码。

    薛茗玉呢喃:“怪不得在那一瞬,我好像又看到了那块玉佩。”原本还以为是出现了幻觉。

    “你看到的并没错。所以你并不欠你那位顾师兄什么,相反,他还应该感谢你才对。”薛茗玉自然就不需要哭,更不需要感到愧疚。

    “喂,不应该是我融合了你的意识吗?怎么你变成了主导一方?”直到这个时候,薛茗玉才反应过有什么不对劲。

    “谁让你像个二傻子似的,修炼那么多年还什么都不知道。”小女孩儿的语气充满了讥讽。

    “诶,不带人身攻击的。”她也不想啊。她在现代生活了那么多年,哪里懂得修仙那一套?

    她还是因为遇到一群参加玄灵宗入门考核的人才知道有修仙这回事儿,也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一个玄幻的世界。

    那时的她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有了练气二层的修为?所以在通过测试时那叫一个大写的懵。

    更不知道什么内外门之分。所以得知自己竟然通过了宗门测试,她哪里还会在意自己进没进内门?

    进入玄灵宗后,别人是一心想要修炼上等功法,她在得到一本最低级的种植术时都抱着偷乐了许久,更别提后来还修炼的一包子劲。

    可是问题来了,这小丫头连修炼都没有修炼,又何来知道这么多?更可气的是,这丫头得了个小小的风寒都没有治好,又怎么好意思笑话她?

    “喂……”换做薛茗玉叉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