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木妈妈,那后山的姨娘可有来找你过
    “起来起来,你这偷懒的妮子,就知道睡觉!”

    “木妈妈,小姐落水后风寒严重,你就让小姐歇息片刻吧。”

    “是啊,小姐有什么活儿我和春秋去做吧。”

    “作死的丫头,夫人吩咐的事,也轮得到你们插手!滚!”

    她看见一点白光慢慢模糊缩小,想要拼命叫喊却发不出声音,而安轻舞那张狠毒的脸在一片模糊中还在笑着。

    安轻舞幽幽的声音忽近忽远,“皇后烟氏,结党营私,谋害先皇在先,与多名男子私通,混淆皇室血脉在后,废后,赐死……”

    安流烟心有不甘,流脓血的双眼瞪得老大,目光的方向正是安轻舞的所在。

    若有来生,定要让安轻舞血债血偿,以万断碎尸来祭奠她的孩子和悲惨的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阵吵闹声,和身上被拉扯的痛感,让安流烟从恶梦中醒来。

    她揉了揉睡眼,却见自己院子里的丫头夏水和春秋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那个神气十足的老妖婆木妈妈,明明自己已经……

    看着安流烟坐了起来,木妈妈讥讽地说道,“呦,尊贵的五小姐终于醒来了,三天前沾了点水就躺了这么久,小姐的身子可真是金贵,可姨娘吩咐你做的活儿你还没干呢。”

    那木妈妈是安氏的得力助手,是从跟着安氏陪嫁来的,仗着资历老。

    飞扬跋扈,还亲自动手帮安氏了结了一个本要嫁进府里做姨娘的女人,而她的生母就是被她陷害与人私通,落得惨死下场,这一切的一切。

    可这是怎么回事?

    落水?

    三天昏睡?

    现在在将军府的流烟院,自己的床上?

    安流烟蓦然想起那个飘渺的声音,她连忙跑去铜镜跟前。

    手脚都健全无损,小腹平坦,左眉眉梢上的胭脂红还是一小点,她抬手一看,右手手背上还有一道肿着的红印,这是刚被二姐语蝶用树枝打的印子。

    十六岁的自己……

    重生……

    对!

    是这样,她重生到十六岁了!

    安流烟莫名惊喜,上天真的给了自己一个再活一次的机会,上天都在帮助自己。

    那么,这一次,宇文恒,安轻舞,还有那些曾经欺负她的人,我安流烟会将这世界搅个天翻地覆,谁都别想好过!

    木妈妈看着安流烟对着镜子傻笑,心里更加看不起这个地位低下,傻里傻气的五小姐,她语气更加不耐烦,“五小姐,快点走吧,今天的衣裳还有三大盆没洗,你……”

    安流烟冷不丁转过来看着木妈妈,眼神像是要吃人似的,她从前一直都是柔柔弱弱,言听计从,可这样阴狠的眼神让木妈妈都有点冒冷汗。

    春秋和夏水连忙向木妈妈磕头,“嬷嬷您别生气,别向安氏提起了,奴婢们这就去洗衣服,别为难小姐……”

    安流烟心里有些感动,怎么以前没有看出来这两个丫头对自己这么好?

    前世的她对长姐轻舞和二姐语蝶的话从不反抗,以至于后来,那姐妹俩将唯一维护她的春秋夏水都活活打死,最后把她也连带着关进流烟院五天,不给吃不给喝,几乎要饿死。

    这一世,她可不会任人宰割!

    安流烟的眼神莫名的柔软,甚至是有些妩媚,她走近木妈妈,轻声道,“木妈妈,你埋在将军府后山的姨娘,她有来找过你聊天吗?她的声音,也是这样轻柔动听吧?”

    安流烟的声音幽幽的,又是娇声叹气,像是从哪个阴森古墓里飘出来的一样,让木妈妈一下子想起了她亲手埋下的那女人,那张惨白狰狞的笑脸。

    木妈妈眼神顿时骇然,她臃肿的身体有点颤抖,难以置信地看着有些妖媚的安流烟,这哪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该拥有的目光?

    “你……你……你知道?”

    木妈妈话也说不利索,她本以为那件事做的干净利索,可却没想到,正巧被当时起夜的安流烟看到。4w34yuoxx91l7xzesvp6arjm61bf4oia6f0eowbhtuguxp1qiumc8qocdyc

    当时安流烟不明白为什么木妈妈半夜里还要背着一个人从后门跑,第二天就听说府里不迎娶新姨娘了,她还为此高兴了一阵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