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你怎知本座会帮你?
    安氏最后骂完一句,一甩袖子愤愤地走了。

    果然不出安流烟算计的,她确实将自己扔下独自走了。

    安流烟站起来,检查一下周身伤势也不算严重,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抬脚向着太师府内走去,刚走进两步,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

    “安流烟。”

    那声音清脆好听,婉转动人。

    安流烟回过头,见是司南炎,本以为他还在招待往送宾客,却不成想在这里见到了他。想起他维护自己的事来,顿时好感大增。

    “太师大人。”

    安流烟俯身盈盈一拜,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

    司南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果然看出她方才被打的事来,但并不挑明,而是转过话头问道:“你这是在哪里磕碰的?”

    安流烟一时恍惚,但很快明白他的意思,有些尴尬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害羞说道:“这是方才不小心在门槛上碰到的,没有大碍。”

    司南炎本就不打算戳破她,但是也猜了个**不离十,“本座听说国师算过将军府的嫡出小姐曾说过灭国之言,可是真的?”

    安流烟面上一惊,确实如此,都是当年那句话,害她轮落到现在想着下场,想当初,想当初真是悔不当初。

    她心中想了一肚子的话,但最后还是微微一笑,不打算答话,这没什么好说的。

    “怎么?五小姐?”

    安流烟无奈,只得硬着头皮道:“流烟想,太师大人必不会相信国家存亡取决于女子的一句话吧?那想起来,也真是太过荒谬。”

    司南炎微微点头表示赞许,但他在这件事上不好多说什么,看她此刻身上带着的伤就知她这些年过得也是十分不易。

    “五小姐怎么没有同将军府的人一同回去呢?”

    安流烟又是俯身一拜,语气平静,没有分毫怨由:“我……我还找五王妃有些事讲。”

    “可是五王爷同五王妃已经回去了。”

    安流烟一惊,他们竟然已经走了,真是算错一步,虽然她进不了五王爷府,但是太师大人必是可以。

    “不知太师大人能否帮流烟通传一句话给五王妃?”

    司南炎却不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怎知本座会帮你?你又怎知本座要去五王爷府一趟?”

    安流烟当然知道,她进府之时就见到五王爷送了六柄玉如意给太师,那么太师必然要还礼才是,而今日宴罢,五王爷与五王妃又早早离去,想五王爷与太师一向交好,太师必定很快会登门造访才不失礼数。

    虽然心中是这样想,但是安流烟却不说出来,是不想过早暴露锋芒,而自己确实安善最不喜欢的女儿,所以这样一想,她最后决定装傻到底。

    “流烟猜的,不知是否猜对?”

    司南炎也不说她猜得对不对,饶有兴致地问:“你倒是说说,你需要本座带句什么话给五王妃?”

    “就说我流烟后院的桃树开了。”

    安流烟说完,连忙俯身行了个万福礼,而后转身快步跑开了。

    司南炎望着安流烟连忙跑开的背影笑了良久,这个女子果然有点意思。

    桃树开了……4w34yuoxx92tvbpmej6kehm6p5f7dvltglrfy6sv/18ruib**t9+j35jmz

    将军府一棵桃树都没有,她后院哪里来的桃树?真是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