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昨日在太师府出的风头还不够吗?
    安流烟一口气跑出太师府,而后慢悠悠地在街上走着,在心中估算着太师会不会帮助自己,但是多想无益,毕竟这不是她能左右得了的。

    很快走回了将军府,春秋和夏水在门口等了她多时,一见到五小姐回来了连忙扑上去。

    “五小姐您没事吧?怎么没和将军府的马车一同回来?”

    安流烟此刻心力交瘁,不想多说话,但见两个丫头都悬着一颗心,转头露出个微笑。

    “我没事,回去吧,我累了。”

    春秋夏水一脸道了几个“嗯”连忙搀扶着安流烟回到了她们的小院子里。

    翌日上午,安流烟不顾着春秋夏水的阻挠,径直走到假山处,刚好看到安轻舞和安语蝶。

    安流烟噗嗤一笑,悠然道,“很久没见姐姐们了,倒是很想念呢。”

    是啊,恍如隔世,安轻舞,安语蝶,别怪我安流烟不顾姐妹情分了!

    安流烟从容地走出院子,春秋夏水只好硬着头皮跟上。

    假山下,有两个娇俏的身影,那是安轻舞和安语蝶两姐妹,两人均比安流烟大了一岁,她们是安氏所出。

    两人长相很相似,只是安轻舞更恬静大方,那妹妹语蝶似乎比轻舞肚子里的弯弯绕少了些。

    “姐姐,你快接住啊!”安语蝶朝安轻舞的方向踢飞了花毽子,恰好打在了刚进沁芳园的安流烟头上。

    “哈哈哈,安流烟真是傻得厉害。”语蝶看见安流烟一脸茫然,不禁拍手大笑。

    春秋夏水紧张得不行,一看安流烟,倒是很坦然,并不像从前一被砸中就眼眶先红,可就在下一秒安流烟抬头走向安轻舞和安语蝶时,她的神色又变得唯唯诺诺起来。

    “轻舞姐姐,给你的毽子。”安流烟低着头,很恭敬地把花毽子送到安轻舞手上。

    安轻舞似笑非笑地看着安流烟,“安流烟,你怎么来这儿了?昨日在太师府出的风头还不够吗?”

    安轻舞一想到她这个贱人被太师大人维护的样子就气不大一处来。

    安语蝶跑过来,嘲笑道,“她啊,恐怕是活儿没干完,又来躲懒了,也不怕母亲教训!”

    安流烟听到“母亲”二字,吓得抖了一下,惹得那姐妹俩失笑,她只用小小声音说道,“听说,姐姐们都在这儿,安流烟也想来这儿一起玩……”

    “什么?我没听错吧?”安语蝶有些惊讶,“你还想和我们一起玩?你以为……”

    “哎,语蝶,你和流烟妹妹怎么这样说话!”轻舞拦住语蝶,又拉着安流烟的手,甜甜一笑,“那流烟一起来吧。”

    安流烟在湖边徘徊了很久,语蝶看不到好戏,不耐烦道,“安流烟,你拣着没有?”

    安流烟正站在两块巨石上,她转过头来,指着湖,喏喏说道,“就在那里,可是我不敢去捞。”

    轻舞也有些厌恶安流烟了,“怎么回事?平时不是能捡得到吗?”

    “是啊,为什么不下水去捞?”语蝶嚷起来。

    安流烟犹豫了半天,才走下巨石,慢吞吞地说道,“其实我昏睡前,也就是三天前,木妈妈吩咐我买菜,我碰到云凡表哥了……”

    一提到云凡,这姐妹俩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云凡表哥?”4w34yuoxx91hz9fshwd10hqjf248hqqotuplnlftqgd0uneueym5e7+5jc3btjoq

    如今的周蓉皇后便是出自三朝元老周氏一族,皇后是安氏周荷的堂姐,而安氏还有一个亲生哥哥周祥在朝做二品大官,也就是轻舞的舅舅,这云凡是周祥的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