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珠串长什么样子?
    云凡这人,风流浪荡,到处留情,愣是把亲姑母家的这两个小表妹迷得晕头转向。

    安善已经警告过轻舞和语蝶,离那个纨绔子云凡远点,可那姐妹俩哪里抵挡得住云凡的糖衣炮弹?

    安流烟只是记得,原来这姐妹俩因为什么事大吵一架,还让自己选要站在哪一边,偶尔听到她们拌嘴时说到云凡这个人,看来果然有猫腻。

    “是啊,云凡表哥,他交给我一串珠串,用手绢包着,就在刚才要捡毽子的时候掉进湖里,他说我不能染指,一定要让姐姐亲手打开带上,但我忘记是给大姐还是二姐了……”安流烟挠着头,装作无辜状。

    没头没脑的语蝶高兴地叫道,“一定是给我的,云凡表哥肯定是给我买的。”

    轻舞就谨慎多了,“表哥没有告诉你是送给谁的吗?他怎么会让你带过来?”

    安流烟好像很害怕似的,“昨日在太师府云凡表哥给我的。哦,对了,他说,他在珠串上刻下了名字,一看就知道是送给谁的。至于表哥为什么不亲自来,当时他犹豫着说,好像因为父亲父亲在,还是别的什么……”

    轻舞和语蝶脸色一变,这应该不是假话,她们父亲一向讨厌云凡,云凡也很忌惮安善,所以一般不会单独来将军府。

    语蝶一溜烟就跑到湖边,沿着那条坎坷的小路细细看着湖底。

    轻舞也着急了,也连忙跑到湖边去找,生怕语蝶抢了先。

    安流烟望着那姐妹俩的身影,唇边闪过一丝狠毒的笑意,这才是个开始,好好享受吧……

    “喂,珠串长什么样子?我怎么都没看到啊!”语蝶气急败坏地喊叫着,可她还是不放弃寻找,连头也没回。

    安流烟站在原地,声音装作很焦急,“哦,那是一串湖绿色的珠串,表哥说很昂贵,是他费劲心思买来的,听他说,好像是要定情什么的,很重要的……”

    听了这话,无异于给这姐妹俩一个轰炸性的信息,那姐妹俩撅着屁股顺着湖边慢慢挪,害怕放过什么小角落。

    找了一阵子,轻舞好像反应过来似的,她回头盯着安流烟,“安流烟,你没有说谎骗姐姐吧?可不要让我知道你做了这样的事,否则,你是知道我的……”

    安流烟急匆匆地跑来,小脸憋得通红,“大姐,我,我怎么敢说瞎话,我真的遇见表哥了,哦,对,我想起来了,好像还有一封表哥的亲笔信,我拿过来就知道那珠串是送给哪个姐姐的了。”

    轻舞勉强笑了笑,回头一看语蝶用树枝拼命打捞,她也不再过问安流烟了,谅这丫头也没这个胆。

    安流烟向后退了很远,扬声说道,“姐姐们,那我去拿信了哦?”

    轻舞和语蝶都没工夫搭理她,安流烟又轻飘飘地来了一句,“哦,对,大姐,我刚才就是站在二姐那个位置把珠串弄掉的,你们再往那儿看看兴许就能找到,我先去拿信了啊。”

    说罢,安流烟向春秋夏水摆摆手,三人慢慢撤退。

    轻舞听了安流烟的话,赶忙往语蝶这边凑。

    “大姐,你干嘛挤我,你去那边找好不好!”语蝶气得厉害,猛地推了轻舞一把,却不曾想这手上的力道大了些,轻舞侧着身子就要摔进湖里。4w34yuoxx90f3pmswvsmrrl+doi1vqhhph1cbcg6ml5y23ytt/dmu6+gmes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