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我……我没有
    安流烟眼里的恨意一闪而过,她想到前世安轻舞的话。

    便断定安善一定知道自己的身世之谜,而那个关键就是眉梢的胭脂红。

    安善花心又无能,小妾一房又一房,十七年前业国和仓黎国大战,他上战场乱出计谋,只是碰巧胜利,他才稳坐将军之位。

    那一年,安流烟出生了,听传言说,安流烟的生母因为产后血崩而死。

    有道士来看过,说安流烟眉梢一点胭脂红,煞气天生,克死了生母,因此很久以来,安流烟就背着这个不祥的骂名,在潦倒的流烟院苟活十几年。

    安流烟泫然欲泣,哭得越来越大声,“我……我没有……没有……”

    安氏目光凌厉,她盯着安流烟片刻,只道一声,“好了!”

    这一声很有震慑力,安流烟慢慢停止哭泣,抽抽搭搭地望着床上的安轻舞和安语蝶。

    她们俩冷得直打哆嗦,安语蝶没完没了打着喷嚏,她破口大骂,“安流烟!你这个骗子,你让我和大姐去……啊……”

    安语蝶突然叫了一声,她皱着眉头看向安轻舞,只见安轻舞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安语蝶这才想起来,那是关于云凡表哥的,不能随便说出来。

    安流烟可怜巴巴地说道,“大姐,二姐,你们没事吧……”

    这时,门口看门的小厮进来通传五王爷和五王妃到了。

    “哈哈,本王不请自来了,安将军不会怪罪吧。”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众人的目光齐齐挪向门口。

    只见一个穿戴华贵的中年男子携一位雍容大方的安氏一同进来,安流烟脑海中飞速闪过许多面孔,她想起来了,那是五王爷宇文卓和五王妃宇文氏!

    前世里宫宴之上,安流烟和宇文卓有过一面之缘,他忠义勇敢,年轻时和业云帝南征北战,是一名好将!

    而这五王妃,安流烟想起来心里还暖暖的,那时她怀着身孕被打入冷宫,没有一个人敢来看她,五王妃却进宫来给自己带了吃食,说了许多体己话,虽然没能改变什么,但这已经是雪中送炭了。

    安善急忙站起来,安氏也随之笑脸相迎,“五王爷五王妃大驾光临,是将军府上下的荣幸,快请上座!”

    安语蝶和安轻舞在床上动不了,只能干看着,就在下人们奉茶之际,安流烟恭敬向前,深深拜倒,“将军府安流烟拜见五王爷,拜见五王妃。”

    这一礼行得郑重其事,实际上安流烟真心实意要拜谢五王妃当初的关心。

    安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安流烟又磕一头,“家姐落水风寒,流烟替两位姐姐给王爷王妃请安了,希望王爷王妃不要怪罪。”

    五王爷笑着点点头,五王妃看着懂事知礼的安流烟感到十分亲切,笑着扶她起来,“好孩子,行这么大的礼做什么呢。”她又看向安氏,“安氏真是教女有方,这样知礼。”

    安氏尴尬一笑,私下狠狠剜了安流烟一眼。4w34yuoxx93ld0mnjeaejedet8en0yp/jy7xmrcovss40bvmimfgfvwhbo3czpd8

    “五王爷,五王妃,轻舞给二位请安了,恕轻舞不能亲自下地请安……”安轻舞躺在床上,惨白着脸,眼眶通红,真是我见犹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