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那日你和太师是怎么一回事?
    安氏连连点头,当即把自己的玉镯子取下来戴在安流烟的手腕上,搂着她说,“好孩子,母亲没管好下人,让你吃苦了。”

    这一句话把责任都推得干干净净,五王妃和五王爷都低着眉眼,看也没看这两个虚情假意的人。

    安流烟暗笑,至少日后的月例可是比安轻舞和安语蝶的要多一倍,这让着实让她们吃了个闷亏。

    有了五王妃撑腰,安流烟的日子从污泥中爬上了云端。

    “五小姐,新来的丫鬟该让她们做什么?”夏水望着院子里新来的五个丫鬟正发愁。

    安流烟向窗外瞥了一眼,“你们俩以后就是这流烟院的小管家了,让她们去做粗活,别让她们进屋就行,衣食住行不许她们沾手

    。”

    春秋蓦然笑道,“小姐,您变成这样,真好,以后咱们就不用担心您会被大小姐欺负了……”

    安流烟知道春秋是直性子,听到春秋这样维护自己,心里很是欣慰,至少这世上还有她们俩真心对自己。

    “流烟,你这里好热闹啊,不介意姨娘来打扰吧。”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笑吟吟地进来。

    安流烟笑着迎上去,“姨娘,您好久没来教我跳舞了,我正想去找您讨教呢。”

    兰语,舞女出身,这是将军府唯一没有孩子还能占据一席之地的姨娘。

    她年轻美丽,安氏一直很忌惮她,处心积虑不让她怀孕。

    安流烟对兰语倒是很喜欢,虽然兰语对别人嘴毒,但她可怜安流烟无依无靠,觉得同病相怜,从前没事时就来指点安流烟跳舞

    。

    安流烟在心中盘算,就听兰语开口,“听说五王妃都给你撑腰,倒是姨娘小瞧你了,这样也好,你的日子也能好过些……”

    安流烟笑道,“流烟怎么会忘记姨娘的好,现在流烟手里也能多一些钱,这是给姨娘准备的礼物。”夏水将一件玫红绣花小袄捧

    出来给兰语。

    兰语有些惊讶,她舞女出身,举目无亲,从未享受过这样的温暖,“都说女儿是母亲的小棉袄,我,我也算圆了有孩子的梦了。

    ”

    安流烟搂住她的腰,撒娇似的,“府里就属兰姨娘对我好,我早就把姨娘当做亲娘,这不,我还等着学姨娘那绝世无双的流水剑

    舞呢。”

    兰语抹了抹泪花,欢喜应道,“哎,哎,我这舞艺当然要传给你这关门弟子了。”

    “不,是传给女儿流烟。”安流烟莫名有些感动。

    原本是想利用兰语,让她教给自己一技之长,看着流泪的兰语,安流烟突然有些不忍,可重生的她,一定要报仇雪恨!

    安流烟练完剑舞,就去了正厅吃饭,如今的她已经不用躲在小院子吃冷饭了。

    安轻舞倒是保持淑女风度,安语蝶就不同,安流烟的筷子伸向哪里,她就马上把菜夹走,盘子里很快就满了。

    “流烟,那日你和太师是怎么一回事?”

    安善看着在一旁只顾着吃饭的安流烟,出声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太师大人,就是那样啊。”

    安流烟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安善这老狐狸心中犯着嘀咕,难不成是太师喜欢这安流烟?

    难道太师不在乎她那句丧国之言,要知道,那句话可是国师亲自测出来的,太师没有道理不忌惮啊。

    安善想不明白,但是既然这个自己最不喜欢的女儿,说不准还能给自己带来好处也说不定,如果这样那就是最好了,既能打发

    掉这个看着心烦的人,又有好处可拿,何乐而不为呢?

    “流烟啊……”

    安善语重心长地和蔼道:“要是太师又来找你,你记得回禀为父。”

    此言一出,那安氏,安轻舞,安语蝶气得鼻子都歪了。

    安流烟看到安善挨着安氏那里的桌布轻轻抖动两下,就知道他们在桌子下面的腿又在打架了。

    “哦……好……”

    安流烟闷头小声答应一声,然后看着一桌好菜没人动,就旁若无人地享用起来,看着他们生气她就放心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