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你平白无故地摘下来做什么?
    吃过了饭,安流烟早早起身,因为安氏又吩咐了她去干活。

    安流烟知道自己逃不掉,但她岂是那种坐以待毙之人?

    于是她起身却不离开,而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五王妃送的镯子从手腕上褪下来揣到怀中,然后这才准备离开。

    安善见她这般举动,心中一万个不满,她这就将五王妃送的镯子摘下来算是怎么一回事?

    莫不是他们又苛待了安流烟这死丫头不成?

    到时候让登门的五王妃看到这镯子没有戴在她的手上又该如何作响?

    “流烟。”

    安流烟背对着他们,嘴上浮过一瞬间的冷笑,而后转过身,小心翼翼地道:“父亲,怎么了?”

    安善询问道:“五王妃送你的镯子就好好带着,不许摘下来。你平白无故地摘下来做什么?”

    安流烟一脸吃惊,连忙做了一个自己并没有其他意思的表情。

    一遍摆着手一遍嗫喏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父亲,女儿还要去洗衣服,生怕将五王妃所赠的镯子给弄坏了,您也知道的,女儿

    一向是笨手笨脚的,万一在干活的时候一不小心将五王妃所赠的镯子给磕碰碎了,女儿哪敢付得起这样的责任啊?”

    安流烟越说声音越小,越说声音越急,俨然一副害怕到死的委屈模样,可她心中已经乐开了花。

    真是笑话!

    跟她斗心思?

    安氏,你们的心思看我拿捏得准不准?

    果然,安氏陷入沉思,她上下打量了安流烟一番,而后斜着一双眼珠说道:“衣服你不用洗了,去做你自己的事。”

    还不等安流烟回话,就听安轻舞插话道:“母亲,怎么能轻易放过安流烟!你忘了她在太师府出的风头了?你忘了她将女儿推下

    水了?”

    安流烟一听,假装自己很害怕的样子连忙抖了一抖,窃窃地抬头看向安氏和安善,与他们对视一眼后又连忙将视线移下来看着

    自己的脚尖。

    安氏叹了口气,无奈道:“你,你将五王妃的镯子好生戴在手腕上,不许摘下来。”

    说完,安氏见安流烟呆愣愣地没有反应,于是大喝一声:“你听到我说话没有!”

    安流烟身体抖如筛糠,连忙哆嗦着说:“我……我知道了,母……母亲……”

    安轻舞见她被吓成这个样子,拍着桌子大笑起来,全然一副恶人嘴脸。

    “好了好了,赶紧走,看见你就心烦。”安氏挥挥袖子赶紧将安流烟打发出去了。

    安流烟低着头,怯懦地悄声走出了正厅,临了关上门,还听到里面传出安轻舞和安语蝶的笑声。

    就在两扇木门严丝合缝关上的那一刻,安流烟如同变了个人一般换了一张脸,将方才的胆怯,害怕尽数收了起来,她诡谲一笑

    ,而后侧头斜眼看着里面的人。

    笑吧笑吧,你们没有多少时日了,我安流烟一定要将你们所有人折磨致死才算解恨。

    我要你们知道,你们前世加在我身上的痛苦,我要十倍,百倍,千倍万倍地讨要回来!

    安流烟不禁握紧了双拳,她那一张绝世美丽的小脸上布满了阴鸷和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