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五丫头,这是你弄得?
    安流烟手中的小包袱顿时凝聚了所有人的目光,那是唯一能藏礼物的地方。

    安轻舞见状不由后悔,她怎么就忘了这丫头自从进府后就一直拿着这小包袱?

    真是失策了!

    她一双妙目紧紧盯着那小包袱,恨不得能看出一个洞来。

    “老夫人……”

    安流烟看着老夫人平静的面孔,慢慢解开小包袱,“流烟女红不好,还请老夫人见谅。”

    “哎哟,原来是抹额呀。”

    玉氏啧啧叹道,只是语气里却分明是嘲笑安流烟小家子气,送了这么个拿不出手的礼物。

    老夫人瞥了一眼那抹额,神色间看不出什么情绪,一旁伺候的徐妈妈上前一步,取过了安流烟手中的抹额,顿时眼中露出一丝

    惊异。

    陈夫人坐的靠近老夫人,看到那抹额的绣工,不由惊叹道:“哎哟,五小姐这女红可是把绣云坊的绣娘都比下去了,还真是谦虚

    呢。”

    就连老夫人玉氏也眯起了眼睛,细细打量那抹额。

    抹额上面是五蝠捧寿的图案,阵脚严密端重,确实是下了一番心思的。

    她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那些花哨的宝石,戴在头上沉甸甸的,还不如这简单稳重的绣工讨人欢喜。

    “咦,怎么一股菊花香味?”

    不知道是谁一句话,大厅里的人都不由寻找那清香的来源,毕竟这秋菊怎么着也不会在春天绽放的。

    老夫人却是看着安流烟,眼神中带着些询问色彩,“五丫头,这是你弄得?”

    外人不明所以,毕竟适才安流烟都说了这礼物“拿不出手”,老夫人再这么一问,分明是有怀疑的嫌疑在其中。

    一时间,这女眷大厅里顿时看向安流烟的目光缤纷复杂了起来。

    安语蝶更是丝毫不掩藏看热闹的心思,一旁玉琴儿脸上略有些忧愁,似乎在为安流烟担忧。

    安流烟却是宠辱不惊,“菊花有明目养神的效能,只是味道太过于浓郁未免呛人。可若是用花汁浸泡绣线,这香味便会浅淡了许

    多,却又不失菊花的效用,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大厅内众人闻言看向安流烟的目光顿时复杂了许多,有惊讶,有羡慕,有不屑,有嫉妒……

    安流烟却是视而不见,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好像真的是一个不过十留岁的女孩子罢了。

    “哎哟,五小姐说得这般简单,要真是这样的话,京城的绣娘可不是都要累死了?”

    这等奇巧的心思,若真的若安流烟说得这般简单,怕是这绣坊也要改头换面一番方可。

    安流烟闻言却是敛眉低头,这其中复杂可是这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

    她从重生之后就开始筹谋,整整用了半时间才准备好了这礼物,其中辛苦,谁也不会知道的。

    “五丫头有心了,来,过来让我好好瞧瞧。”

    老夫人当年也是聪明人,一下子便明白了安流烟的心思。

    何况这两年她上了年纪,耳目的确不如之前聪明,她又是厌倦了苦药的,看到安流烟这细腻的心思,心底里到底有了袒护之意

    ,更何况,这丫头还是那人的女儿……

    安流烟自是不敢迟疑,只是身上那灼烧般的目光却是顿时多了几道。

    “你病才刚好,祖母没什么好送你的,这镯子算是我的一片心意了。”

    老夫人褪下手腕上的翡翠玉镯就往安流烟手上笼,安流烟顿时愣在了那里。

    前世,她与老夫人交情不深,可是后来却也知道这翡翠玉镯的来历。

    这翡翠玉镯看着不起眼,可却是当年业云帝赏赐给老太爷的礼物,后来老太爷送与了老夫人。

    老太爷死后,这翡翠玉镯老夫人更是从来不离手,今日却是大庭广众之下送给了自己。

    安流烟顿时又感觉到一股灼热的目光,“老夫人,孙女儿承……”

    “真是可喜可贺,看来本座这贺礼,真是拿不出手了。”

    犹如泠泠琴声的最后一个音调,那余音缥缈引得众人莫不是想入非非,却又转眼间莫不是身体一冷,犹如坠入万丈冰窟。

    老夫人脸上笑意凝滞,安流烟余光更是扫到一旁安氏的僵硬,她不由诧异,来人到底是谁,竟是让这喧闹的大厅顿时冷寂如坟

    场,除了沉重的呼吸声,竟是别无他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