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你可知错?
    “老夫人,安将军,我还要回宫向母妃禀告,就先告辞了。”宇文恒彬彬有礼道,目光却是在安流烟身上停留了一下。

    还真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安流烟心底冷笑了一声。宇文恒一句话就告诉众人,他是奉贤妃之命前来向老夫人祝寿的,如今自

    己又心忧母妃病情,便先回去了。

    活脱脱一个孝子形象。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虚伪,她前世真是眼瞎了,竟然没瞧出来。

    “太师留步,流烟有事相求。”

    司南炎侧过身来,却见安流烟一双清亮的眸子盯着自己,十分坚毅的模样。

    一旁,原本大步准备离开的宇文恒似乎也放慢了脚步。

    “何事?”冰凉凉的声音,似乎这庭院中的气温都因为太师这话而降低了温度。

    在场的女眷不由想起方才,安轻舞的“自作主张”害得自己被丢了出去。

    如今,这安流烟想打自己的脸吗?想让别人看到这太师不吃自己的那套,吃她的一套。

    安流烟上前一步,看着被锦衣卫五花大绑堵住嘴说不了话挣扎不得的古泽,柔声道:“老夫人寿宴本是喜事,还望太师能够看在

    老人家的份上,饶过古公子一命。”

    这丫头果然有意思,比那中看不中用的倒是强了几分。

    司南炎唇角一勾,“老夫人生辰,自然是见不得血腥的,那本座就勉为其难的把他带回东厂便是了。”

    古泽原本还迷迷瞪瞪的,直到被锦衣卫绑起来才晓得了事情的严重,刚才安流烟和司南炎的话让他内心燃起一丝曙光,可是“东

    厂”两个字却犹如泼天雨水浇灭了那星星之火。

    东厂,那是比刑部、大理寺加起来都还要恐怖的地方!

    据说竖着进去的人都是横着出来的。

    据说,那里汇聚了业国、大昭等六国的酷刑,直让人生不如死,更是求死不能!

    脑中,“东厂”两个字一直回荡,古泽抖如筛糠彻底变了颜色。

    自己栽培的苗子就这么毁了,安善心有不甘。

    而随着司南炎的离去,这寿宴却已经到了结尾,毕竟不是整寿,一应贺寿的京城贵妇们相继离去,不少人都多看了安流烟一眼

    。

    唯有陈氏似乎急着去捉自己丈夫的奸似的,离开的最是匆匆忙。

    看着最后一位客人离开,安善沉声道:“你们,都跟我过来。”只是目光胶着,却是紧紧盯在了安流烟身上。

    偏厅里很是寂静,老夫人因为有些劳累先行回去休息了,安善和安氏坐在那里,一个目光冰冷地打量着安流烟,一个一脸心疼

    地看着安轻舞,安善坐在主座上,似乎正在看书,头也不抬道:“你可知错?”

    安流烟震惊的抬起头,眼中带有不解,眼泪齐刷刷的落了下来,“女儿愚钝,不明父亲所言何意。”

    手中的书卷没能翻过那一页,安善抬起头来,看着那微微震惊的脸,和泪水,从这张脸上他依稀看到那人的模样。只是……

    安善眼皮一动,还未开口却听到自责的声音,“老爷,是我的过错,我疏于管教,以致于让流烟惹出这么大的祸事,还望老爷明

    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