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夜黑风大,我什么都没听到
    安轻月却是不管这些,娇声道:“五姐姐,祖母关心你的身体情况,牵挂的都睡不着呢。”

    安轻月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句话就成功让自己陷于安轻舞和安语蝶的“怒视”之中,而且自己要是再拖延时间,可就是不孝

    了。

    业国向来以孝治天下,何况今日还是老夫人的寿辰。

    顺着安轻月的手站了起来,安流烟羞涩一笑,“劳老夫人挂怀,是流烟的不是。”

    她说着,她转身看向安善,“父亲,刚才二姐姐说我撺掇太师,这个罪名女儿不敢当。”

    “你……”

    安语蝶刚开口却遭到了来自安善的冷视,顿时不甘心的闭上了嘴巴。

    “流烟不过是个女流之辈,只是有幸之前得太师的帮助,近日里来安分守己的待在流烟院里,又怎么会和他有所勾结?”眼眸中

    闪亮着清润,安流烟伸手拔出了一物,待看清也不由一愣。

    眼底里闪过阴郁的色泽,安流烟垂下了眼睑,缓缓抬起头来道:“女儿斗胆发言,只不过是不想老夫人寿辰之喜见了血腥,一则

    不吉利;再者,古公子若是因为此事而死,岂不是侮了大姐的名声?还望父亲明鉴。”

    安流烟很是清楚,老夫人是来给自己撑腰来了。

    但是却并不会因为这样而和安善或者安氏撕破脸皮,因为那样的话最终倒霉的只会是自己罢了。

    所以,她所需要做的便是“解释”罢了,至于安善和安氏想到哪里去,那便是他们的事情了。

    老夫人闻言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看向安流烟的目光也带着几许赞赏。

    的确是个聪明人儿。自己来这一趟固然有给她撑腰的意思,但是却也是有几分试探的意思在其中的。

    要是这丫头知进退,自己便是帮上一帮也无妨,若是这丫头顽固任性,自己固然能护得了一时,可这后院人心难测,自己又能

    护得了她几次呢?

    果然,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

    “五姐姐果然是兰质蕙心呢,老夫人,父亲,母亲,大姐,你们说呢?”

    安轻月笑靥盈盈,拉扯着老夫人的衣袖道:“祖母,五姐姐这般聪明伶俐惹人疼爱,月儿愚笨了些,你可不能喜新厌旧呀。”

    “说什么呢……”

    老夫人知道这丫头是故意活跃气氛,却也是一半无奈一半笑意的点了点安轻月的脑门,“就你是个小鬼机灵。”

    “可不是个鬼机灵吗?”

    安氏也顺着道:“也是流烟丫头嘴笨心巧,要是有月儿一半机灵劲儿,就不会有这误会了不是?”

    只是脸色却有些难看,恨不得眼神化成刀子给安流烟几下。

    被暗讽的安流烟并无半分不悦,被赞了的安轻月却也没半点兴奋。

    老夫人看了眼安轻舞,眼中带着一丝晦暗,“误会解开了便好,我那里还有宫里赏赐的珍珠雪肌膏,过会儿月儿你给你大姐带过

    去。”

    珍珠雪肌膏向来是宫中的圣品,即便是寻常宫妃也很少有的。

    安轻舞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药,听到老夫人这么说脸上不由露出笑意。

    “轻舞多谢老夫人赏赐。”

    老夫人到底年岁大了,一个寿宴下来倒是有些倦怠的很。

    没说几句话便有些精力不济,一会儿便由王嬷嬷和安轻月陪同着离开了。

    安氏心急安轻舞的伤势,压根不再搭理安流烟,直接挥手让安语蝶、玉琴儿带着她去住处,自己带着安轻舞去上药去了。

    “你倒是好手段,一张嘴巴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只是……”

    瞧着安流烟压根没听自己说话,只瞧着手里的柳枝,安语蝶不屑道:“不过是个柳枝,还当什么宝贝吗?”

    “这是太师赏赐的,难道不是宝贝吗?”安流烟微微一笑,对上安语蝶的目光带着坚持与不屑。

    “不过是个奸臣,也就皮囊长得好看,打过几场胜战也就你,比起云凡表哥……”

    “五姐姐,二姐姐是随口说的,你别放在心上。”玉琴儿连忙捂住了安语蝶的嘴,看着安流烟的目光都带着哀求。

    “夜黑风大,我什么都没听到的,二姐姐,小心呢,隔墙有耳。”

    安流烟轻轻一笑,眼角闪过一丝嘲弄。

    就算奸臣,那安轻舞前世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在他身上,就连自己的所谓父亲也是,为了巴结这太师使出了不少手段。

    只是这太师并不吃他们那套!

    安语蝶却是一阵后怕,锦衣卫罗织罪名,监察视听最是拿手,她刚才的话要是传到了太师的耳朵里……

    想到这里,安语蝶不由浑身一寒,后背已然湿了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