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五妹妹,难道你也和老夫人一样喜欢花鸟
    安流烟却心底里冷笑一声,府里的小姐要是真的缺东西,也应该朝安氏这当家主母要才是。

    怎么能动用老夫人的私房钱?

    安轻月向来是老夫人的小棉袄,如今这般一来是示威,二来却是提醒安轻舞她们昨个儿老夫人给自己的赏赐,这三来嘛,怕是

    也想让自己彻底成为安氏的眼中钉!

    好一个一石三鸟,好一个天真活泼的七小姐,她还真是小瞧了呢。

    昨个儿老夫人对自己的赏赐怕是不仅刺了安语蝶的眼,怕是连安轻月也嫉妒了,所以这才说话绵里藏针的。

    毕竟,安轻月可是每日里都随着老夫人的,对那翡翠镯子怕是更为熟悉吧。

    “七妹可是多操心了,五妹妹和太师熟识,还能缺什么好玩好吃的?”

    安语蝶一脸的怨怼,眼睛更是狠命盯着安流烟的衣袖,似乎这样便能把安流烟衣袖下的翡翠镯子看碎似的。

    安流烟不禁微微一笑,却见老夫人似乎有些疲惫了,倚在榻上闭目养神,头上戴着的却正是自己绣制的抹额。

    安轻月到底是从小跟老夫人亲近,看着老夫人有些打盹儿便悄声地引着几人向外走去,只留下玉婆婆在老夫人身边伺候。

    “月儿,老夫人昨个儿休息的不好?”

    安轻舞颇是忧心道,就算是对老夫人偏心有很多意见,人前她也要做那仙女般的将军府大小姐,公平正直善解人意。

    安轻月闻言撇了撇嘴,“还不是三叔他们,祖母寿辰竟也是不派人来恭贺一声,庶子庶女还真是没良心!”

    这话却也是把安语蝶和玉琴儿一起骂了进去,安语蝶顿时脸色一红,想要争辩却又想到什么似的不敢说,整个人气鼓鼓的;而

    玉琴儿直接低下了头,活脱脱一个木头人,敲打她也只是闷声闷气的回应。

    老太爷共有二子二女,嫡子女分别是将军安善和嫁给了安国公宇文安的安颜玉。

    安颜玉随着安国公镇守业国疆北,已经十五年未回京城了,逢年过节却都是派人送来礼物从来不差。

    至于庶子女则是安非翎和安可心,其实安非翎自幼失去生母,也是养在老夫人膝下的。

    后来更是娶了老夫人的远房侄女儿为妻。

    只是安非翎外放为官,到明年才能回京述职。

    老夫人对待嫡庶子女向来是一视同仁的,只是安可心当年却是帮助其生母谋害老夫人败露而彻底失去了老太爷和老夫人的欢心

    ,后来更是被嫁到了外省。

    这些还都是当年春秋告诉自己的,只是自己从来不曾上心罢了。

    安轻舞闻言也不过是不痛不痒地安慰了两句,心底里却是对这个三叔本来就没什么好感。

    原因却是老夫人疼爱安非翎的女儿尤甚自己,这让她颇是不忿,只是她也从未表现出来。

    “五妹妹,难道你也和老夫人一样喜欢花鸟?”

    安流烟扭过头去,冲着安轻舞笑了笑,“我可没老夫人这细腻心思伺候这些,只是好奇才问一两句而已。”说着,她逗了逗笼子

    里的雀儿,很是开心的模样。

    安轻舞温柔一笑,心底里不屑道,她也不过是凑巧而已,一个傻丫头还能真的闹翻了天?

    “月儿,哥哥可也是念着你的,吩咐一定要我亲手把礼物送给你的,趁着老夫人休息,你去我那儿瞧瞧。”

    安轻月顿时喜笑颜开,跟着安轻舞便离开了。

    安流烟逗弄着笼子里的金丝雀,眼底里闪过一丝讥诮,安轻舞这是在向自己卖弄呢?

    谁不知道,将军府的三少爷文武双全,一表人才?

    安流烟眼神不由一黯,她的哥哥原本也该是天之骄子的,可是现在却……

    “水桃姐姐擅长药膳,那么水月姐姐你定是侍弄花鸟的了。”

    水月有些讶然,“五小姐怎么知道奴婢的名字的?”

    旋即,她又谦卑道:“奴婢不过是帮老夫人打理一下而已,当不起五小姐这般称呼的。”

    她当初甚少来香院,对老夫人这里的事情也不是那么经心,也是今个儿再度见到两人才想起了一些事情。不过到底是老夫人手

    下调教出来的,是个有礼的人。

    安流烟心底里暗暗赞了一声,脸上却是一派活泼,“你穿了一身紫色的衣裳嘛,而且我早就听说,水月姐姐爱穿紫衣服。”

    安流烟停顿了会,想起什么跟水月讲道:

    “我看老夫人吃药膳的时候表情那么凝重,像是吃了苦药似的,不由想起书上写的,妇人们为了哄孩子多吃点饭,总是在饭里面

    加一些酸梅调剂味道,你可别说还真是有效呢。”

    水月听了不由皱了皱眉,“五小姐你是说……”

    “哎呀,我院子里还有些事,改日再和你聊。”

    水月连忙躬身行礼,“五小姐慢走。”

    走廊那头,水桃慢慢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疑惑,“怎么了,你什么时候和五小姐关系这么好了?”

    水月闻言却是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看到水桃脸上如出一辙的讶然道:“你说她真的是无心的吗?”

    水桃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有心的无心的,回头再聊不就是了?”

    老夫人头上戴着的抹额她可是瞧得清楚,那菊花味道她可是闻见了的。

    这么个精巧的物事,难道还会是个蠢笨的主儿,她可不信。

    春秋紧跟在安流烟身边,有些不解,眼看着四周无人才问道:“小姐,你为什么不……”

    她停了一下才接着道:“为什么要告诉她们呢?”若是当着老夫人的面说出来,岂不是更讨老夫人欢心?

    安流烟笑了笑,“春秋,你说老夫人刚回府中,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是什么?”

    春秋闻言愣了一下,想了想才慢慢道:“是站稳脚。”

    安流烟赞赏地点了点头,“没错,后宅之中争斗不下于官场,我想要站稳脚,就要做两件事。”

    “什么事?”

    春秋眼神一亮,可是旋即意识到自己似乎声音太大了些,她不由捂住了嘴,神色有些无辜。

    到底是不够沉稳,不过慢慢磨砺倒也是可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