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不要怪我心狠
    安流烟刚走到流烟院门前,檀薇便急匆匆迎了过来,“小姐,不好……”

    只是她话还未说完,却是被打断了。

    “五小姐,府里新进了些丫环。奴婢奉夫人之命给五小姐送来几个使唤丫头。”

    说话的正是夫人的另一个心腹陈婆婆,陈婆婆并不像是府里面其他有权势的妈妈们一般白胖,倒是一副干瘦模样,整个人都显

    得十分冷漠。

    安流烟笑脸相迎,“有劳陈婆婆了,春秋,还不赶紧去给陈婆婆奉茶?”

    春秋刚要应声,却听到陈婆婆干巴巴的声音,“不必了,奴婢还有其他要事,先告辞了。”说着,便转身离去,丝毫没有把安流

    烟放在眼中。

    檀薇见状不由气鼓鼓模样,道:“小姐,夫人她……”

    “住嘴!”安流烟厉声呵斥,却见原本站在院子里嬉笑的几个丫头顿时都收敛了笑言,半低着头偷偷看向安流烟。

    从未被五小姐责备过,檀薇顿时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儿,夏水伸手想要拉她离开,却被安流烟制止。

    “将军府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下次再这么没规矩,别怪我把你送到夫人那里家法伺候!”

    院子里众人闻言无不是浑身一颤,檀薇更是委屈,一双眼睛里带着湿润。

    眼见着檀薇落泪,安流烟声音也柔和下来,“你是我院子里的一等丫环,自然要给她们树立起榜样来。”

    将军府规矩,每个小姐身边一个一等丫环,两个二等丫环,四个三等丫环还有几个不入等的小丫环。另外,也会有一个管事妈

    妈和几个粗使婆子,只是一般的管事妈妈都是小姐的奶妈。

    安流烟流烟院里向来都是夏水和春秋檀薇三人伺候的,而檀薇前段时间因家中事故,请假了个把月,以至于,安流烟醒来之后

    ,没有见到过她,也没有提到过她。

    流烟院里更是没什么其他的丫环婆子了,如今安氏终于把手伸了进来,倒让安流烟不由心底一笑,安氏的耐性似乎差了些。

    只是,安氏只是送来了一群丫环,却是没有给自己一个管事妈妈,是怕自己和外界联系起来呢,还是……怕落了口舌?

    檀薇闻言却是蓦然一惊,她一直觉得小姐对自己向来宽和,却怎么也没想到小姐竟是会让自己做这一等丫环,想到这里她不由

    看了看春秋和夏水,她以为会在她们两个中间选一个,却不想.

    “春秋,夏水,你们可有异议?”

    春秋,和夏水摇了摇头,眼中没有任何的不豫,“奴婢,听从小姐吩咐。”

    此言一出,立在院子里当柱子的几个丫环也纷纷点头,“奴婢听从五小姐吩咐。”

    安流烟满意地点了点头,“你们都是夫人手下的得力干将,来到我这里自然也不会差了那里去的。檀薇,你且依照云婆婆当初的

    办法将她们几人划分了等级,回头禀告与我便是。”

    檀薇闻言顿时一紧张,旋即却又是兴奋起来,“是,小姐。”

    一时间院子里新来的丫环几乎都看向了檀薇,唯独一人却是把目光留在了安流烟身上。

    屋子里,春秋和夏水无声的站在一旁,安流烟喝着茶,半晌才说道:“不要怪我心狠,实在是她心太大了。”

    春秋和夏水俩人身体一颤,不禁想起在将军府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檀薇仰着头低声哭泣的问道:“春秋姐姐,夏水姐姐,要

    是没人要我怎么办?”那时候,她们俩可怜檀薇从小就被家人卖身为奴为婢,却不料竟是有今日。

    适才,门前檀薇那般不遮掩,若真是传入了安氏耳中,小姐往后的日子怕是更难过了。小姐固然不怕安氏打击,可是……也犯

    不着自寻烦恼。

    想到这里春秋和夏水心中一凉,耳中遥遥能听到屋外檀薇细弱的声音,似乎在考察那几个送来的丫环。

    春秋想着檀薇以前的各种,低声弯腰对安流烟说道“小姐,她定是不曾注意,还望小姐再给她一个机会。”

    安流烟眼眸微微垂下,若不是因为当初檀薇自己露出了狐狸尾巴,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檀薇才会是安氏安插的人。

    而之前,自己因为误会,将春秋和夏水俩个人当做内贼而打发到军坊之中,军坊中的女子多是被家中主子处置的侍妾和丫环,

    而去处只有一处,那边是军营……

    今生,她能避开这些,只是春秋却对此毫不知情,安流烟想了一想,最后却是说道:“也罢,常言还道再一再二不再三,若她真

    是执迷不悟,也别怪我不念这点情分了。”

    春秋闻言一喜,刚想要开口却见檀薇眉目带喜走了进来,“小姐,已经安排好了。”

    安流烟慢慢放下茶盏,抬眸看向檀薇,因为兴奋,向来孱弱的面孔竟是多了几分秀丽模样,“没想到你也是能者多劳。”

    檀薇娇羞似的低下了头,“小姐过奖了,我把她们五个……”

    安流烟打断了她,“这等事情,不用跟我禀告。”

    檀薇脸色一暗,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却发现安流烟已然不在眼前,她连忙拉住春秋的手,问道:“春秋姐,我是不是做错什么

    事情了?”

    春秋顿了一下,这么可怜兮兮的面孔,她怎么也不愿相信小姐的话,可是……

    “做好我们分内的事情便是,不要多言。”

    “春秋,我们快点儿走了,小姐吩咐的事情还没办完呢”

    夏水想起小姐的话,对檀薇有了一丝的防备,她拉着夏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却不见檀薇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眼神不

    复以往的胆怯,反倒是带着些闪亮。

    流烟院里没多大会儿安静,再度热闹起来。

    “五小姐,老夫人说流烟院里还差几个使唤的人,让奴婢带几个来给五小姐瞧瞧。您要是瞧得上眼,便留下她们,瞧不上,老夫

    人再给您挑选几个送过来。”

    院子里站着的几人却都是极为眼熟的,安流烟不由眯了眯眼,玉婆婆见状笑道:“云婆婆当年也是老夫人身边得力的人儿,水桃

    、水月虽是愚笨了些,不过也都算是有一技之长。”

    老夫人这是在敲打安氏!

    安流烟看着脸上带着慈祥笑意的玉婆婆,一下子就知道了其中缘由。

    安氏送与自己的五个丫环中,冬蜜本来是木槿院里的五等丫环,檀薇把她提拔为四等丫环。

    至于顺儿和竹儿不过是被贫苦人家卖入府中的,在府中没有半点根基,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