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何须惊扰老夫人休养呢?
    而若儿,她的母亲正是安语蝶的语蝶院的管事妈妈。依照着安语蝶对自己的态度,若儿几乎又是个奸细。

    “玉婆婆说笑了,长者赐不敢辞,只是老夫人将水桃、水月赏赐与我,那香院里的花鸟该如何是好?还有,谁来给老夫人做药膳

    ?”

    安流烟一脸的忧心,玉婆婆看在心里不由暗暗点头,果然是老夫人看重的人,的确是个聪明伶俐的。

    “五小姐放心,老夫人说了,反正你每日里也要去香院请安,带着水桃水月便好了,只是这样就要多麻烦五小姐了。”

    安流烟闻言眼中一笑,带上水桃水月?她们若是伺候花鸟定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老夫人这是默许了自己可以多在香院中停

    留?

    安流烟亲自送玉婆婆出的门,“玉婆婆客气了,这是流烟的福气,竹儿,你跟着你水桃姐姐送玉婆婆回去。”

    玉婆婆脚下一顿,看了眼那长相清秀的丫头一眼,方又对安流烟道:“五小姐,这丫头的名字却是使不得,五小姐还是给她重新

    赐名为好。”

    安流烟愣了一下,想起来什么似的,脸上露出一丝惶恐,为难道:“是我的疏忽,只是竹儿是母亲赏赐的,我怕若是给她改名,

    惹得母亲不悦。”

    玉婆婆到底是老夫人身边的心腹,一下子便明白了安流烟的意思。

    安氏明知道竹儿犯了老夫人的名讳,却还是直接把她赐给了五小姐,无非就是想要五小姐惹老夫人不快。

    而五小姐却陷入夹缝之中,改名,惹得安氏不悦;不改名,冲撞了老夫人。五小姐进退两难,便想要向自己讨个便宜,一来对

    老夫人有个交代,二来也不直接顶撞了安氏。

    这般委曲求全,玉婆婆不由心中一酸。

    平日里总觉得安氏偏爱长女,对七小姐不闻不问,可是如今这五小姐,好歹也是将军府嫡出,竟是比七小姐更可怜三分。

    “五小姐,如今这小丫头是你院子里的人,自然是你做主了的。”

    安流烟等的就是这句话!

    听到玉婆婆这么说,她脸色也恢复了平常,“那不如改名紫儿,玉婆婆觉得如何?”

    “五小姐喜欢便好。”玉婆婆笑了笑,由着水桃和紫儿送自己离开。

    云婆婆是个利落的人,很快便是把流烟院里的大小杂事安排得妥妥当当,安流烟对此自是不曾挑剔半分。

    只是云婆婆却知道,这位主子不是个简单的人,伺候起来更是尽心尽力。

    再去木槿院请安的时候,安氏脸色明显不豫,安流烟刚坐下一会儿,她便被请去处理府中的事情,只剩下她们姐妹几人坐在那

    里。

    “五妹妹,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母亲说便是,何须惊扰老夫人休养呢?”安轻舞微微不满,似乎在责备安流烟劳累老夫人为她操心

    似的。

    “便是母亲忙碌,你也可以告诉与我,不是吗?”从十二岁起安轻舞便开始跟着安氏打理将军府的事宜,很多事情自是手到擒来

    。

    安流烟闻言心底里却是不屑一笑,她需要银子安氏会给她吗?她四季的衣裳安氏会送过去吗?她想要她们母女的命,安氏可否

    舍得?

    真真是可笑至极。

    “是我孟浪了,下次定会叨扰大姐的。”安流烟目光炯炯地看向安轻舞,唇角勾起的弧度更是让安轻舞蓦然心中一惊。

    “大姐你何须怕她?”

    眼见得安流烟施施然离开,安语蝶不由冷笑一声,盯着安流烟背影的目光有种说不出的狠毒。

    长房这边老夫人向来独宠安轻月,此番竟是给了安流烟颜面,这让安语蝶怎么都觉得咽不下这口恶气。

    安轻舞微微皱眉,心中有些不悦。

    自己何曾怕了那丫头,只是刚才那目光太过于瘆人,让她有些猝不及防罢了。

    “难道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安轻舞的不信任激怒了安语蝶,她顿时站起身来,“办法我自然是有的,只是还需要大姐破费一些。”

    安轻舞再度皱眉,却见安语蝶十拿九稳道:“既然母亲和老夫人都赏赐了五妹妹,我们姐妹不送礼物,未免就伤了情分,大姐你

    说呢?”

    安轻舞顿时明白了她的打算,只是她面上却还是做足了姿态,“这是自然,我早就为五妹妹准备好了礼物,只是事情耽搁了一下

    ,还没来得及送与她,既然二妹妹也有此意。翠艾,你去五小姐那里走一趟。”

    安语蝶顿时心中一乐,翠艾是大姐的一等丫环,安流烟给的打赏银子定不能少了,既然如此,自己也派从儿去一趟好了,只可

    惜她不能亲眼看到安流烟肉痛出血的场面。

    安流烟并不知道安语蝶的算计,即便是知道了她也并不会放在心里。既然老夫人把云婆婆赏赐给自己,她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见安流烟停下了脚步,檀薇不由问道。

    安流烟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往头上摸去,霎时间脸色一变,“我的簪子哪里去了?”

    檀薇和水桃纷纷望去,却见原本簪在发髻上的蝴蝶簪竟是没了踪影,顿时四下里寻看。

    安流烟一脸急色,“难道是落在梳妆台上了?水桃,你赶紧回去找找,若是找不到就问春秋或者夏水,也许她们知道在哪里的。

    ”

    水桃应了一声就要离开,却被檀薇拉住了胳膊,“小姐,还是奴婢回去找吧,也许是今天早上落在了首饰盒里了。”

    檀薇向来打理安流烟的梳妆,对这些自然是熟悉的很,长袖之下安流烟握紧了左手,蝴蝶簪刺到了指尖,她感觉有点尖锐的刺

    痛,“也好。”

    冰雪苑,荒凉了了十多年的院落,这里,曾经是将军府女主人的住所。

    而这个女主人,正是将军的发妻,安流烟的生母:闵冰蓝。

    水桃是家生子,对这些陈年往事略知一二。可是,五小姐不是从小在别院,小时候患过痴傻,早已忘了自己生母的事情,可如

    今,五小姐又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