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大少爷你很久没吃肉了吧,想不想吃?”
    待水桃反应过来,却见安流烟已然提步上前,虚掩的院门上积了满满的灰尘,安流烟刚要推门而入,却愣了一下。

    锈绿色的铜环上留下明显的指痕,院子里似乎也有什么声响。

    “小……”

    水桃看着愣在那里的五小姐,还以为她是怕灰尘脏了衣裳才不动弹的,她刚想要上前推开院门,却被安流烟拉住了手。

    院门里,声音越发清晰。

    “大少爷,你且等着,小的这就给你烤肉吃,你看这仙鹤长得多肥美,烤着吃,一定会很香的。大少爷你很久没吃肉了吧,想不

    想吃?”

    “想。”

    清越的声音中带着童稚,似乎是一个长不大的大小孩似的。

    “想的话就去那边把这仙鹤的羽毛拔了,小的在这里生火。”

    再也听不到里面的动静,水桃担忧地看向自家小姐。那人虽是循循善诱,可是她听得出来,那人似乎是想要害大少爷!

    大少爷,是小姐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只是却是个痴儿……

    安流烟眼眸一片黑亮,压低了声音道:“你去把八少爷引到这里来,快去。”

    水桃连忙点头,因为安氏的宠溺,八少爷十岁还没搬进前院,如今还住在后院里,距离这冰雪苑倒也是不远的。

    待水桃离开后,安流烟眼眸顿时一厉,声音微微一变,“什么人在这里?”说罢,院门“嘎吱”一响,顿时簌簌灰尘落地。

    正在生火的将军府奴仆闻声不由心头一喜,没想到自己任务竟是完成的这么顺利,看着正往荷塘边慢悠悠过去的大少爷,他撒

    丫子就往后面跑,很快就没了踪迹。

    尘埃落地,安流烟慢慢走进了冰雪苑。

    冰雪苑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便是那一片荷塘,一片翠绿之中却越发显得这庭院的颓败。

    “她是谁……”

    身后没了人,安倾羽又转过头来,看着安流烟,一张脸上写满了无辜与单纯道:“你是谁呀?”

    安流烟闻言心头一酸。

    前世今生,她都不懂安善为何这般刻薄与她。她本以为自己在流烟院已经吃尽了苦头。

    导致于自己不敢去跟这位哥哥相认,就怕相认了,会让安氏她们嫉于这位大少爷的存在,却忘了这将军府虽大,却并没有他的

    容身之地。

    痴傻的将军府大少爷,文才武略的将军府三少爷,两相对比下她怎么能认为这府里会对哥哥有半点温情?若真的有半点温情,

    何至于前世她被安氏设计,亲手杀死了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哥哥?

    “哥哥,我是流烟,你的妹妹,你还记得吗?”

    尽管知道安倾羽是痴傻的,安流烟还是忍不住柔声说道,两眼已是热泪盈眶。

    已经死透了的仙鹤顿时被丢到了地上,安倾羽欢快地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安流烟道:“流烟,妹妹,娘亲果然没有骗我,我有妹

    妹了。”

    突如其来的怀抱让安流烟一时不适应,可是很快她便回过神来,看着安倾羽亮晶晶的眼眸,一字一句道:“是的,娘亲没有骗哥

    哥,流烟会照顾哥哥一辈子的。”

    看到忽然出现的妹妹流了泪,安倾羽很是心疼着急,连忙安慰道:“妹妹不哭,妹妹不哭,哥哥给你糖吃。”

    说着,他献宝似的从怀里摸出一颗果子糖,要往安流烟嘴边送,只是自己却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这才是亲人。

    就算是痴傻又如何?

    当初,她错信安氏的话,为了……

    安流烟摇了摇头,伸手接过了那果子糖,“妹妹不哭了,只是哥哥你怎么来这边了?”

    安倾羽回头看向那火堆,又看了看死掉了的仙鹤,害怕被责骂似的低下了头,“我,我想吃肉。”

    安流烟一阵战栗,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只听到骨骼咯咯作响。

    安善明令禁止任何人出入冰雪苑,刚才逃走了的奴仆刻意引诱安倾羽来冰雪苑定是不安好心,何况,还有那死掉的仙鹤……

    脑中,一些东西交织在一起,安流烟皱眉,“哥哥,妹妹带你去吃肉,只是这里的事情你一定要忘记,好不好?”

    安倾羽用力地点了点头,跟着安流烟往外走,“妹妹,娘亲为什么不来看羽儿,她不要羽儿了吗?”

    安流烟闻言鼻子一酸,母亲当年生她的时候难产而死,哥哥已然痴傻了,自然是不知道。

    “娘亲去了很远的地方,回头妹妹带哥哥去看望娘亲,只是现在我不让哥哥说话,哥哥就不能开口,知道吗?”

    “知……”安倾羽兴高采烈地答应道,许是想起刚才安流烟的话,声音顿时消失,然后猛地点了点头。

    安流烟拉着他往树后躲去,远处安瑾俞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近。

    “臭鸟,看我抓到你不吃了你!”

    安瑾俞气喘吁吁地跑着,眼看着那鸟儿竟是飞进了院子里,他不由气得跺了跺脚。

    水桃一脸惊慌的小跑了过来,看见安瑾俞在门口犹疑,她连忙上前行礼道:“啊,奴婢见过八少爷。”

    安瑾俞并不认识她,见水桃比自己还要高了些不由心中一喜,“你是来帮本少爷捉鸟的?”

    水桃闻言一喜,“啊,原来八少爷见到那雀儿了,水月说要我帮忙照顾那雀儿两天好做下酒菜,只是奴婢手拙,一下子让它飞走

    了。八少爷知道雀儿在哪里吗?”

    安瑾俞顿时瞧了眼冰雪苑,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然后指向远方道:“飞到那边去了,你自己去找吧,我不帮你了。”他甩了甩

    袖子,似乎想要转身离开,可是目光却还是望着冰雪苑。

    水桃感恩戴德谢了一番才离开。

    “哼,你们想偷吃,也要看本少爷答应不答应!”说着,他下定了决心似的推开冰雪苑的院门,迈步进去。

    水桃一个口哨顿时招呼那雀儿飞了过来,“小姐,幸不辱命。”

    安流烟见状不由笑道:“没想到除了药膳,你竟然也会驯鸟之技。”身后,安倾羽似乎对那雀儿十分感兴趣,伸手想要逗弄,只

    是那雀儿却是扑棱了下翅膀,吓得安倾羽连忙缩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