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究竟是什么,让檀薇以为五小姐那么软弱可欺?
    安轻舞唇角勾勒出一丝笑意,宽慰安氏道:“母亲多虑了,女儿只是在想七弟还那么小,呆在祠堂里未免害怕,女儿有些忧心

    七弟罢了。”

    提及幼子,安氏脸上闪过一丝忿恨,想起安善方才的绝情,她心中更是恼怒,“我看谁敢动我的瑾俞!”

    一旁许婆婆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安轻舞,试探地问道:“夫人,不如奴婢去祠堂里照看着八少爷,如今将军正在气头上,还是不要

    忤逆他为好。”

    安氏恼怒地哼了一声,显然也知道许婆婆的话在理,只是嘴上却还是倔犟,不肯松口。安轻舞见状点头示意,“有劳许婆婆了。

    ”

    安氏显然在气头上,回到木槿院之后整个人更是阴沉了几分似的,安轻舞屏退了左右伺候的人,看着坐在那里生闷气的安氏,

    声音中不由带了几分严厉,“母亲,闵冰蓝已经死了十多年了!”

    安氏猛地抬起头,看着安轻舞的目光带着错愕,还有几分恐惧。

    “你怎么知道的?”她抑制不住地声音颤抖,这个名字已经在将军府消失很久了,以致于再度听到让她还是忍不住的心乱,那三

    个字代表着自己曾经的一段过去。

    被刻意忘掉,被刻意模糊了的过去。她看到安流烟时会想起,可是却没料到自己的女儿竟也是知晓这个人。

    “我怎么知道的?我知道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安流烟!”安轻舞坐了下来,一双发亮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安氏,似是要传递

    自己的意志似的。

    “何况,现在她现在要保护那傻子。”

    “哥哥不要怕,大胆的下笔便是。”

    “可是,可是我……”

    安倾羽怯怯地看着那纯白如雪的宣纸,紧张模样溢于言表。

    安流烟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脸上是温和模样,眼底的笑意都绚烂出百花齐放的粲然,“来,哥哥慢慢的下笔。”

    两只手慢慢地往下移动,挂在笔尖的墨滴再也承受不住似的“啪”的一声落在了宣纸上,安倾羽顿时吓得松开了手,任由那毛笔

    落在了宣纸上。

    安流烟没想到竟是这般,看着抱头蹲在那里的人慢慢上前,“哥哥……”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

    看着瑟瑟发抖的安倾羽,安流烟心头满是酸涩。安倾羽之前住着的院子里只有一个哑巴仆人伺候,院中的房子莫不是透风漏雨

    的。而院子外面却是有两个看守之人,生怕安倾羽没事乱跑似的。

    “紫儿,送大少爷回去休息。”看着被墨汁浸透了的宣纸,安流烟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紫儿刚上前一步要搀扶他,安倾羽猛地推开了她,逃离似的离开了这凉亭。生怕安倾羽乱跑,紫儿连忙追了上去。

    春秋见此情景,眼中不由浮现一丝担忧,“小姐,大少爷他……”

    安流烟拿起了那毛笔,看着被晕染了一大片的宣纸,慢慢下笔,“那件事调查的如何了?”

    春秋闻言连忙收敛了神色,“云婆婆说,府里的确有一个长着痦子的,叫白胜,是前院白总管的侄子,在府里向来是领着马房的

    差事。”

    “前院的人竟是跑到了后宅,这脚生的还真是够长。”安流烟冷声一笑,眼中是说不出的冷冽。

    春秋见状并不言语,心里却是明了:五小姐真的生怒了。

    将军府后院乃是女眷所在。前

    院的家丁小厮是不得任意前往后院的,那白胜既不是安善的贴身家丁,又不是诸位少爷的小厮陪读,不过是马房听差的,竟然

    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后宅,而且还是已经被尘封了十多年的冰雪苑。

    这要真是巧合的话,死人复生都不稀奇了!

    春秋心中一哂,一旁静候着五小姐的吩咐。

    安流烟想了一阵,刚要开口,却听到一阵笑声,人未至而声先来,“五小姐,夫人派人送来了四季的衣裳还有首饰,漂亮极了,

    五小姐要不要去看看?”

    来的还真是时候!

    安流烟秀眉一拧,很快便舒缓开来。

    老夫人亲自吩咐让安倾羽暂时住在流烟院,而此时安瑾俞还在将军府的祠堂里跪着,很显然安氏这是看到老夫人这一股东风,

    开始转舵了。

    不过安流烟可不觉得安氏会真的对自己好,安氏是笑面菩萨背地阎罗,向来心里只有自己的那一双子女,何尝会把自己这个身

    份尴尬的“女儿”放在心里?

    而且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了她,安氏只恨不得把自己杀了。

    如今这突然转变,活像是转了性子似的。想到这里,安流烟脸上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笑意,直达眉眼,“是吗?快带我去瞧瞧。”

    她脚下有些急,落在外人眼中不过是一个因为有了新衣裳而失了分寸的不得宠的小姐罢了。

    檀薇连忙搀扶住安流烟,语气里都带着羡慕,“我听冬蜜说,这衣裳料子原本是夫人给大小姐准备的,只是五小姐您回来的匆忙

    ,夫人当时正好操持着老夫人的寿辰,一时没顾上五小姐您,刚过去了这股忙劲就直接把这料子留给了五小姐。”

    说罢,檀薇似是打探一般看着安流烟。

    果然,安流烟脸上闪过一丝犹疑,似乎担忧一般道:“要不然,我把这衣裳送给大姐吧?”

    檀薇闻言不由笑了起来,“五小姐真是开玩笑,且不说大小姐那里的衣裳比柜子都多多,五小姐您身量可是比大小姐不足的很,

    这衣裳到了大小姐那里也是不能穿的。”

    安流烟想了想,点了点头道:“也是。”

    她们两人走在前面,春秋明显地被落在了后面,只是檀薇的话却也是一字不落地传到了耳中,而春秋眼中的担忧之色越发明显

    。

    究竟是什么,让檀薇以为五小姐那么软弱可欺?

    果然,安流烟还没进院子就听见冬蜜那娇俏的声音,“安氏可真是疼爱五小姐,这秋江府的古香缎,向来只用在大小姐和七小姐

    身上的。二小姐和表小姐,可是从来没有这待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